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蜂围蝶阵乱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师母》

已有 1200 次阅读 2021-12-6 22:56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听了长篇小说《师母》。主要是发生在学界的婚恋故事,当然多少也有学界小说的成分。没有阅读是因为看过中篇《师母庄瑾瑜》(发表于《十月》2015年第2 ,转载于《作品与争鸣》2015年第6期和《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5年第4)和《师母鄢红》(发表于《星火》 20162期,转载于《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20165)。《师母》最初发表于《小说月报·原创版》20157期,2019年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不清楚这两个长篇版本异同,也不清楚播讲的是哪个版本。长篇的28章中大致有18章与两个中篇重合,但即使重合的部分也增加了内容。

 

故事发生在省城师范大学。省城是江西省会南昌,小说中说到虹桥机场起飞的东航MU5559,终点是昌北机场。在期刊版的中篇《师母庄瑾瑜》更是明确了地理信息“东经115°,北纬28°”,就是南昌。小说中还说到学校已经有固体力学博士点,南昌甚至江西省有固体力学博士点的高校其实只有南昌大学,由扶名福教授创建。当然这与虚构的小说背景无关。小说发生的时间似乎在2010年后,提到“2010-2011年第一学期中文系日常工作报告”。另一方面,师范大学申报博士点还是以二级学科申报,这意味着不会晚于2008年。《关于做好2008-2015年新增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单位立项建设规划工作的通知(学位〔200830)》明确,2008年以后,博士点按一级学科申报。师母鄢红在昔日同居男友陈良生大二结束后分手,在书店打工七年后嫁给孟一桴教授,过了六年。也就是陈良生在11年前本科毕业。从小说上下文看,陈良生大学毕业时还有统一分配,最迟在1997年。因此故事也不会晚于2008年。不妨假设为2007年。此外,小说似乎在智能手机之前的时代,大家都不用微博微信,这也是2007年的情形。年代在该小说中其实也不重要,但“学界小说丛谈”是按故事时间排列的,总要大致确定年代。从该小说的氛围看,故事发生的年代应该更早。

 

故事中的三位“师母”都是省城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家眷。女一号似乎是鄢红,因为开头和结尾都写她,她是古典文学教授孟一桴的夫人,高中毕业的职业主妇。小城辛夷裁缝的女儿鄢雉两度高考落榜后,应同学陈良生的邀请,带着从家里拿的五千元钱到省城师范大学旁听。很快在陈良生的文学攻势下无法自持,与他同居。顺便一提,这种挟文学以令文学女青年的文人传统在华夏源远流长,该小说多少有些漫画化的叙述是种解构。不到半年,对鄢雉习以为常的陈良生,又在讨好省宣传部官员的女儿。半年后鄢雉快用完家里的钱时,与陈良生分手,到老树书屋打工。七年后,偶然送醉酒的书店老板朋友孟一桴教授回家,看到他的家后,她马上明白了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也马上爱上了离异单身的孟一桴。“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有时需要郑重其事一辈子,有时呢,只需要仓促的几秒钟。”随后不动声色地接近孟一桴,并在一次孟一桴醉酒后主动与他上床。“如果不是和陈良生在那间半地下室过了几个月的同居生活,那么,鄢雉就没有那么厚颜无耻,就还是辛夷的那个鄢雉,骄傲、保守、清白,不可能那样随随便便地和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而且还是主动的。孟一桴以为是自己主动,一个月后求婚。两人结婚后孟一桴为她改名鄢红。小说开始时,他们已经结婚六年,孟一桴愈发喜欢鄢红的明理和安静,干家务都“又温柔,又深情,又幸福,不像是在劳动,而像在恋爱。”两人似乎有了爱情。“鄢红现在真是好看。一个对自己的生活心满意足的女人总是好看的,像丰饶的土地,万物生长欣欣向荣;像太平盛世,丰衣足食歌舞升平。”另一方面,他们不太平等的婚姻也有威胁。刚结婚时还有些女学生靠近孟老师,如马骊,“她做生做旦,唱念做打,原都是给他看的”。故事当时有孟一桴的前妻,他们女儿要到师大读大学,在北京工作的前妻要调回来。两人背着鄢红在茶馆见了面。不过女儿最终去了四川大学,前妻之事其实多虑了。更有挑战性的,鄢红的同居男友陈良生和她背着孟一桴在咖啡厅见过面,陈良生激愤之中,强抱了鄢红,这个见面还被庄瑾瑜知道了。陈良生跟孟一桴的同学在社科院文学所读了博士,可能到师院工作。这也说明故事发生较早,现在非升即走,饭碗不牢的青椒怎敢骚扰师婶辈的教授夫人。

 

鄢红的朋友只有朱周,外国文学副教授沈岱宗的夫人。当年外语专业的系花,现为外语系资料员。鄢红刚嫁孟一桴时,因为她年轻没有学历,受到师母们的孤立,只有朱周接纳了她,成了朋友。两家住在五楼的对门,沈岱宗和孟一桴也是好朋友,虽然朱周不喜欢孟一桴,鄢红也不喜欢沈岱宗,不过沈岱宗喜欢鄢红。朱周的父亲是中文系的教授,似乎是沈岱宗的导师(我记不准了)。沈岱宗单纯、多嘴、有趣,喜欢“美女,美食和美书”。研究菜谱和房中术,食色方面都能满足朱周。两人很恩爱,中年之后仍然性趣盎然。

 

鄢红和朱周的对头是庄瑾瑜,现代文学教研室主任和教授,主要研究冰心,文学系副主任、古典文献研究中学主任胡丰登教授的夫人,复旦的博士和博士后。庄瑾瑜和胡丰登似乎是模范夫妻,每年的新年联欢晚会都庄瑾瑜都朗诵《致橡树》然后夫妻合唱《天仙配》。胡丰登在性事上不能满足庄瑾瑜,她在饮食用药都在为胡壮阳。后来她发现胡丰登在书房中对着吕小黛的照片自读。表面上,庄瑾瑜对胡丰登的女学生也很好,对美女学生吕小黛尤其好。庄瑾瑜本来准备隐忍到吕小黛毕业离校,后来听说胡丰登把她推荐给自己的导师杨老作关门弟子,就出手让杨老的夫人制止。不料胡丰登又拼命为吕小黛争取了留校的工作。庄瑾瑜得知后在菜里加了另外的药,把丈夫变成“半个李莲英”。“这也是为他好,他一个农民的儿子,走到今天不容易,不能毁在吕小黛手上。而她半生苦心经营的幸福生活,更不能毁在吕小黛手上。只好牺牲。在国破家亡面前,燕婉之事就先搁到一边。庄瑾瑜是个识大体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她能和王熙凤一样杀伐决断。”这种果决真有教授风采了。量小非高知,无度不教授。

 

还有多位熟谙冷若冰霜、辣手摧花、坚壁清野等各类驭夫之策的师母们。从我自己的经验看,这些师母都有些过于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其中原因可能是理工科教授都没有什么魅力,因此他们的配偶可以从容地敝帚自珍。当然也是小说总要有些夸张,这样才有戏剧性可读性。小说还有些校长书记院长等学界人物,其描写多少都有些偷工减料。中文系主任是作者多部小说中出现的龙套陈季子,快要退休。

 

小说中三位师母的婚姻,恰是张中行老先生所谓“可意”(朱周和沈岱宗)“可过”(鄢红和孟一桴)和“可忍”(庄瑾瑜和胡丰登)。小说似乎告诉读者,婚姻的基础其实不必是所谓爱情,也可以是彼此的敬意,或者彼此的需要。孟一桴的前妻小邶,喜欢快节奏的生活,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对慢节奏自得其乐的孟一桴失去了敬意,他们的婚姻就维持不下去了。作者笔下很少有快乐的婚姻,能维持已经算佳偶。这次所写朱周和沈岱宗似乎是第一对。不过,如张爱玲所谓,“生命像一袭华丽的袍,爬满了蚤子。”小说写出了庄瑾瑜和胡丰登婚姻中的“蚤子”,也写出了鄢红和孟一桴婚姻中的“蚤子”。 朱周和沈岱宗的婚姻没有“蚤子”,真的可能吗?或许快乐的婚姻也有“蚤子”,只是夫妻能够开诚布公地共同面对。

 

高校只是小说故事发生的背景,高校教授师母是男女主人公的身份特点,但所反映高校特色其实并不突出。总体上,该书所写的学界更像是官场。有世俗追求的就是要当官,而没有的就是读书自娱。当然也不是完全与学界无涉。胡丰登对学问就有独特的看法,“学问是什么?就是舍近求远,就是化俗为奇。说白了,就是要把学问弄成黄药师的桃花阵,人进得去,出不来,才显得高韬。知道了这个,也就基本掌握了做学问的秘诀。”小说还写到,师范大学中评选的十大教学名师,都是院长副院子主任副主任,这也是较为普遍的现象。这甚至也不是个人品德的问题,而有其必然性。教学的评价与纯粹的课堂教学关联并不强,更看重教学成果奖、教学项目等。这些都是劳动密集性的教学活动,有行政权力的人便于布置人手。所以上课特别受学生欢迎的沈岱宗,不仅不是名师,连教授都评不上,后来连课都不让他上了。庄瑾瑜和胡丰登都痛恨沈岱宗,原因有差别,庄瑾瑜因为讨厌朱周而痛恨沈岱宗,胡丰登因为喜欢朱周痛恨沈岱宗。因为沈岱宗没有按教学计划进行定个教学事故停放奖金,后来更因为沈岱宗被胡丰登安排的学生举报不当言论而被停课,调到资料室,他们夫妻成了学校第一对夫妻资料员。

 

值得注意的是,小说中的学界中人多数不是学二代,也不是省城人。庄瑾瑜和胡丰登都是农民的后代,孟一桴老家也在外地且家境也普通。沈岱宗父母具体做什么不清楚(不记得是否说了,这是听书的缺点,无法翻阅)。只有资料员朱周是省城教授的女儿,虽然衣食无忧,但在旁人眼中恐怕是向下流动了。这都表明学术职业仍是社会流动的通道。不过,再下一代就难说了。胡丰登让自己女儿学自己的专业,虽然她对生物更感兴趣,已经有上海和武汉高校的导师愿意招她读博士。孟一桴的女儿学了艺术。父母在东北开小饭店的吕小黛,她还有几分驾驭老男人的资本与心术,出路仍有些艰难。

 

小说中主要人物都是已婚男女特别是女性。如同象牙塔中的蜂围蝶阵,又像暮春里的风花雪月。作者的强项是揭示婚恋中的人性而非分析大学里的职场。我重点看职场故事,其实有些买椟还珠。当然,故事之外,我欣赏小说的典雅语言,以及故事的精妙布局,当然更重要的是对人性的洞悉。职业作家在写校园故事,不同与校园中老师写自己身边的故事。从学界小说的角度看,高校生活的八卦化,也解构了传统或者外行想象中高等学府的神圣性。这其实是学界小说最深层最基本的前提,世俗性。甚至也事关高校的发展,能否顺利完成职业化转型。成功的职业化大学总体上如岁月静好的婚姻,而想象中的理想大学往往追求如火如荼的爱情。去魅大学想象中的神圣性,是高校职业化的前提。

 

顺便一提,师母这种传统的称呼,其实并不适用于职业女性。我读硕士时,称导师的夫人为师母,她也欣然接受。但读博士时,第一次称呼导师的夫人为师母时,她就很郑重地告诉我她是医生。我以后就用北方人的说法,称她为大夫。我的学生称我的妻子为老师,至少在上海,这几乎是脑力劳动者版的师傅。如果有人为了表达敬意坚持称师母,我会请学生给职业女性个面子。

 

作者阿袁,本名袁萍,1967年出生于江西。1990年南开大学计算机专业本科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到江西师范大学任教。1996年到南昌大学任教,并在南昌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获得硕士学位。现任南昌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2002年开始发表小说,有长篇小说《打金枝》《上邪》《鱼肠剑》和《师母》,另有中短篇小说结集为《梨园记》《郑袖的梨园》《子在川上》《苏黎红小姐》等。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听唱新翻杨柳枝—关于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大师巨笔学界小说丛谈之《呐喊》

 

开山之作学界小说丛谈之《一日》和《洛绮思的问题》

 

先驱足迹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问题》

 

命题作文学界小说丛谈之《去国》

 

抒情自叙学界小说丛谈之《沉沦》

 

辗转反侧学界小说丛谈之《菤葹》

 

春蚕到死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戒指》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云中锦书学界小说丛谈之《春痕》

 

边缘体验—学界小说丛谈之《沈从文全集》选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望洋兴叹学界小说丛谈之《棘心》

 

文人魅力学界小说丛谈之《冬的空间》

 

如鱼饮水—学界小说丛谈之《莫须有先生传》

 

学店学渣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大学生日记》

 

一段好春藏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英国情人》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象牙塔旁学界小说丛谈之《杨绛全集(1)

 

老大嫁做商人妇学界小说丛谈之《傲霜花》

 

耄耋说情爱学界小说丛谈之《师姐》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异婚奇情学界小说丛谈之《半个月亮,半个太阳》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小荷才露尖尖角学界小说丛谈之《公开的情书》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假作真时真亦假学界小说丛谈之《真真假假》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今朝放荡思无涯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非学界故事)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休对故人思故国学界小说丛谈之《悬空的十字路口》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困穷宁有此—学界小说丛谈之《表弟》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区区岂尽高贤意学界小说丛谈之《红拂夜奔》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何人可觅安心法—学界小说丛谈之《脑裂》

 

沧海桑田—学界小说丛谈之《裸体问题》

 

艰难苦恨繁霜鬓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力学家故事)

 

平生正被儒冠误学界小说丛谈之《暗示》(学界故事部分)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一师两生三人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我们”与“我”及其超越—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推枕黄粱犹未熟—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梦》

 

夕阳残照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楼》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情似雨馀黏地絮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赵孟)

 

黑色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故事》

 

末世风流意转新学界小说丛谈之《二马路上的天使》

 

癫狂柳絮随风舞学界小说丛谈之《导师死了》

 

言不尽意学界小说丛谈之《丽娃河》

 

宿舍楼中的家长里短—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蔡小容)

 

人怕入错行学界小说丛谈之《婉的大学》

 

青青园中葵学界小说丛谈之《毕业生》

 

从新闻到漩涡—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之后

 

校园内外的几幅速写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逸事》

 

好怀渐向中年减学界小说丛谈之《三人行》

 

功名富贵岂偶然学界小说丛谈之《三人行》

 

竞走墙前希得俊学界小说丛谈之《三人行》

 

安得广厦千万间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先生》

 

当时年少春衫薄学界小说丛谈之《中文系》

 

才女的冷傲—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女生》

 

无可奈何花落去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囚徒》

 

末俗纷纭更乱真学界小说丛谈之《遗忘》

 

天才的误区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男生》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青春作伴学界小说丛谈之校园言情小说

 

谈笑有鸿儒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教授》

 

隔离—学界小说丛谈之《爱你两周半》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轻薄桃花逐水流学界小说丛谈之《桃李》

 

学者的素质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先生》

 

杜鹃啼血猿哀鸣学界小说丛谈之《高等学府》

 

满纸荒唐言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出家》

 

家贫无供给学界小说丛谈之《涂自强的个人悲伤》

 

无端却被秋风误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塔下》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春江水暖鸭先知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独在异乡为异客—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会当车载金钱去—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校园外的奇遇—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的黄昏》

 

墙角数枝梅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女博士》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红粉暗随流水去学界小说丛谈之《春尽江南》

 

博士之难学界小说丛谈之《缺氧》

 

事如春梦了无痕—学界小说丛谈之《月落荒寺》

 

万人如海一身藏学界小说丛谈之《隐身衣》

 

师生关系的极端案例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王刚)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无边落木萧萧下学界小说丛谈之《子在川上》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315468.html

上一篇: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91年
下一篇:哥伦比亚乡村总会旧址

3 王安良 张晓良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8 21: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