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已有 2192 次阅读 2018-4-9 09:13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大学小说, 人物, 札记

前几天已经说过《大学春秋》,这里再补充几句,说说我觉得小说塑造最好的人物。虽然是次要人物,远比主要人物更为生动有趣。我小的时候看电影,先记住的话都说反面人物说的。现在看那时的小说,印象深的也不是正面人物。这里要说的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来自广州的女生黄美云。

 

黄美云的父亲是教授,因为历史问题在“镇反”审查中自杀。生前她父亲告诉过她,“只要你自己肚子里有货,随便哪朝哪代都能立足。(p. 234)”父亲去世后,母亲给她忠告,“你到北京是读书去的,学本领要紧,少出风头,少和别人吵嘴,只要学习成绩好,到哪里都吃得开。(p. 236)”我完全理解,靠自己的真本事吃饭,是社会弱势群体给自己留的希望,虽然对社会的认识还是过于简单化。我父母其实也是这样教育我的。

 

黄美云对现实不满,对社会有怨恨。开始同学觉得她郁郁寡欢,甚至有些阴阳怪气。她本来要去登长城,玩个痛快,后来登长城成了班级集体活动,她就不想参加了。“春游也有那么些政治,讨厌!……玩不玩我总该有自由。(p. 232)

 

正是由于缺席了班级春游,让黄美云有机会与助教刘鹏交流。刘告诉他,马鸣皋教授看好她的读书报告,准备推荐到报刊上发表。看了她的诗句

我讨厌轻薄的知了,

它只会无休止地噪叫。

开花前的炸弹是块死铁,

它却最懂得什么叫沉默。

觉得颇有才华,只是过于消极。劝告她“古往今来,任何有成就的人,对人生的态度总是积极的;消极的本身,就是对青春和生命的戕害。……消极,就意味着处处被动,让别人推着走;而被动,是免不了挨打的(p. 239)”。黄美云听取了劝告。顺便一提,小说中关于刘鹏的描写,例如领导的判断,“业务还行.……但城府很深,不易暴露思想(p. 334)”或许暗示可能会有历史问题,是暗藏特务之类,但后面没有说。

 

黄美云的思想虽然偏执,但坚定。班级到农村去劳动,接受贫下中农教育,落后的降级生傅一夫就幡然悔悟了,放下了地主家庭出生的包袱。黄美云似乎不为所动。反而是率先吐槽,“成天干活,觉得没有意思。要劳动,学校里也行,何必跑这么远呢。(p. 592)”引起其他同学共鸣。

 

期末考试,她学业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而且论文《论海涅的叛逆精神》发表在《黎明日报》的《外国文学研究》专刊上。与书呆子吴学孟都是学习成绩好也有研究文章,但没有评上三好学生。她在班会上出头为吴学孟争取,经验老道的男主人公许瑾马上就意识到她其实是为自己鸣不平,当然没有成功。不管怎样,她还是学生中唯一的没有碰壁、没有受到什么惩罚的反面人物。

 

她还在精神上征服和激励了碰壁失意的白亚飞。开导他,“我国有句古语,‘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看,你吃亏就吃在不识时务上。我们的古人又说,‘大智若愚。’历史上真正的英雄豪杰,并不都是锋芒毕露、锐气逼人的。(p. 636)”交谈之后,白亚飞完全拜倒在黄美云的石榴裙下,认为她是“有理想、有抱负而又才智过人的教授遗女……简直有种侠女的风范。(p. 638)”虽然按小说的描写,白亚飞人品低下,但也算得上才貌出众。如果驾驭得法,确实可以是有趣也拿得出手的男朋友。

 

最落后的两位学生,外表就与其他同学不同。黄美云是波浪型的蓬松的烫发,白亚飞正式场合用发油。耐人寻味的是,两人来自广州和上海,现在所谓一线城市,也是当时北京之外仅有的一线城市,这是种巧合吗?我觉得未必。在上海、广州这种商业城市中,市民长期潜移默化形成的价值观,不轻信,不盲从,不狂热,注重自我价值,推崇个人奋斗。这些都不同于五十年代的主流观念。观念的碰撞自然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

 

仔细推敲,黄白两人的的观念还是有些差别。简单些说,就是个人主义与利己主义的差别。黄美云是个人主义者,强调个人尊严,重视自己与他人的边界,自己不会越界,所谓“损一毫利天下,不与也;悉天下奉一身,不取也。(《列子·杨朱》)”;白亚飞是利己主义者,强调个人利益,不为他人牺牲自己,但为自己有时会损害他人。白亚飞的碰壁以及对黄美云的膜拜,可以理解为利己主义者反省自己扬弃缺陷,还有可能走向个人主义。这其实是成熟的过程。每个人在婴儿状态都是利己主义者,区别只是有些人始终停留在那个状态,成为所谓“巨婴”,而另一些人,超越了那个状态。

 

小说的结构谨严。引言中出现的后面都有呼应。只是刘鹏的许多暗示,后面就不再提起。黄美云也没有在现实中碰壁。小说中这些伏笔,似乎预示着“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或许只是因为最后定稿时,风尚变了,不强调这些了。

 

在大学时代,推测与我交往多的同学会是黄美云、吴学孟、陈筱秋甚至白亚飞,但不会是许瑾、王月英那些太正面太成熟的人物。这无关意识形态,只是因为自己不成熟有缺点,物以类聚。

 

不论是否喜欢黄美云,都应该承认,这是小说中塑造很成功的形象。在个性不突出的同学中,犹如冬日的梅花,傲雪怒放。“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冻梅花,满身香雾簇朝霞。”顺便一提,本文标题不是取自莫将的《独脚令》“玉骨冰姿别是春”,而是苏轼的《西江月·梅花》“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前者意思当然也通,但后者更恰当地说明了《大学春秋》中的黄美云,“瘴雾”中的“仙风”。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08144.html

上一篇:琼海白石岭飞来石
下一篇:看花老眼之龙华晚谢梅花

4 史晓雷 郭景涛 袁天宇 李军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7 09: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