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已有 1645 次阅读 2019-6-8 10:07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婚恋, 小说, 札记

《绫罗阿袁中短篇小说选》2017年由中国言实出版社出版,汇集六篇中篇小说。并非是学界小说,只是主要写学界故事的作者的小说,因此列为“学界小说外篇”。其中与学界多少有些关系的只有其中最短的两篇《天花乱坠》和《马群众的快乐经济学》,前者写在省城的大学教授夫妻面对女方的弟媳出轨,后者写县城的中学教师移情别恋。有三篇《绫罗》《锦绣》和《米红》是农村或小镇的婚变故事,这三篇另外结集为《米红》出过单行本。还有篇写小镇姐妹的故事《姹紫嫣红》。故事发生的时间不清楚,因为跨度很长,开始的要比较早,推测在90年代。《姹紫嫣红》也收入《郑袖的梨园》,已经在《花自飘零水自流》说过,《米红》收入长篇《打金枝》,已经在《可怜光彩生门户》中说过,这里就不再说了。只说另外四篇《绫罗》《锦绣》《天花乱坠》和《马群众的快乐经济学》。

 

《绫罗》发表于《天涯》2013年第2期,转载于《小说选刊》2013年第4期和《中篇小说选刊》2013年第3期。24岁的美女陈绫罗在与沈长庚相亲时看上了陪去的帅哥沈长生,未婚先孕。此前她曾与同村的天保交往两年,但男方不肯提亲。结婚后与婆婆不睦,生了女儿珍珠后更为婆家所不喜。丈夫到与哥哥到上海打工,在家里更寂寞。与妯娌打架并打破了大姑子的头后,兄弟分家。绫罗在自己的家里,招村里人打牌。其中有乡中学语文老师周述文。周老师因为家里有个弱智儿子而不愿意回家。在丈夫离家的空虚寂寞中,绫罗主动出轨周述文,而且发现周老师比天保和长生更体贴女人。绫罗第二个孩子仍是女儿,取名玛瑙。她说服长生,为了避免强制结扎,他们假离婚。长生信以为真,两人离婚。其实绫罗去找周老师,想成为周师母。发现上当的长生不肯放手,在周老师家门口堵到了与他做爱出来的绫罗,要拉她回自己家。两人后来动手,长生掐死了绫罗,自己逃到上海继续打工。被抓住枪毙。

 

《锦绣》发表于《青年文学》2007年第8期。泼辣能干相貌平常的28岁农村女子李锦绣嫁到镇上,丈夫姚明生是装修工,一表人才,锦绣很自豪。婚后受到冷落,才发现丈夫的青梅竹马沈美琴跟开饭店的老板结婚,姚明生因此赌气娶了她。夫妻两人先是冷战,后来动手互殴。她自己上街修鞋挣钱。偶尔发现姚明生和沈美琴还在偷情,曾在她的大床上,后来她跟踪发现在装修工地。锦绣喊来姐姐绫罗和姐夫捉奸。沈美琴出三万元私了。锦绣与姚明生离婚。回娘家后,弟媳芙蓉不容。她又嫁了本村23岁的李三冬。他与妻子姜小青在家人压力下离异,有个三岁的儿子阿宝。婚后两人不太亲热,但还是生了孩子,是个女儿取名端阳。婆婆不太高兴。这时前妻小青又来找三冬。锦绣不好意思再次捉奸。正在纠结如何报复时,看到阿宝自己跑出去,就没有管。结果阿宝在塘里溺水身亡。后来婆家知道锦绣看到阿宝出去没有管,全家都不再理睬她。锦绣带着女儿端阳,在大路边搭起的修鞋铺里生活。

 

《天花乱坠》发表于《长江文艺》201411期。“我”是中文系的教授,与孟文结婚二十年,有十八岁的女儿孟骊。两人属于那种没有故事的夫妻,彼此忠于对方,矛盾最多也就是现实方面就是谁做家务,精神方面只有对女儿争宠,或者妻子对丈夫帮女学生改论文有些嫉妒。他们当年是因为彼此都看着精神方面(或者说都不擅长家务)而走到一起。擅长家务的沈岱宗教授年轻时曾追求过“我”,但“我”嫌他俗气,介绍给年长几岁的外语系教师朱周,后来两人结婚。“天花乱坠”是朱周教“我”的一道菜,在英国呆过两年的朱周的厨艺,用沈教授的话说,是《百年孤独》的风格。孟文不喜欢家里有客人。“我”的弟媳小学教师顾艳带着侄子小灯来住了几天还不走。“我”每天都用简版的“天花乱坠”对付,很难吃。孟文对客人不走有些不耐烦。他偶然发现,顾艳在与人网恋,半夜出去与网友约会。他们发现后先告诉了“我”的妹妹马果,她曾与男同事在夜里去城外的湿地公园,被丈夫的朋友撞到。丈夫在盛怒下打了马果并把他赶出家门,但后来接受了他们是偶遇在一起探讨教学的说法,和好如初。马果告诉他们,顾艳回家后,一改原来的颐高气指,变得低眉折腰,由杨玉环变成花袭人了。马果希望“我”不要再扩散,但“我”还是告诉了自己的母亲,多少也有些赌气的成分。她最偏爱当邮递员的儿子,而看不上当大学教授的女儿“我”。孟文的评论是,“不是母亲偏爱没出息的孩子,而是孩子因为偏爱而变得没有出息了。被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p. 144)”。这是个很有趣的说法。但母亲表示坚决不相信儿媳出轨,说没有任何事情,而且也不让他们告诉弟弟。这让“我”很困惑。“一直以来,我以为小地方的道德环境是更肃杀的,因此小地方的女人,会过着一种更道德更贞洁的婚姻生活。如果她们不守妇道,……结局不可能再花好月圆了。这是世道人心,是小地方的狭隘,也是小地方的本分。如果这样子还能花好月圆,哪个女人还愿意过道德的婚姻生活?毕竟道德的生活比不道德的生活辛苦。(p. 148)”这也是个有趣的断语,道德的生活更辛苦。他们因此也不回老家了。按小说的说法,出轨后仍然花好月圆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结婚经济成本很高,离婚再结婚,折腾不起;另一个是弟媳已经有了儿子,传宗接代,功莫大焉,因此瑕不掩瑜。多少也算种解释。小说结束时,沈教授认为“我”的“天花乱坠”比朱周做的还好吃了。

 

《马群众的快乐经济学》发表于《小说月报•原创版》20095期。28岁的马群众是中学语文老师。他的所谓快乐经济学就是延迟和有节制的享乐。“快乐是母鸡,如果要图一时嘴的快乐,忍不住杀了它,那得到的,就只是一只母鸡的单纯快乐。但你把它养起来,鸡生蛋,蛋生鸡,那快乐就能繁衍无穷了。而且原来的那只母鸡还在,虽然由小母鸡变成了老母鸡。口感上或许要差一些了,可就营养价值而言,老母鸡一点儿也不比小母鸡差。(p. 203)”开始与同校英语教师陈荞交往时,他们就是遵循这种快乐经济学。“太平盛世中的女人,总是有些跋扈和愚蠢的,总以为自己的爱情江山能千秋万代。(p. 212)”陈荞到省城进修,马群众到洗头店找陈荞的妹妹陈麦洗头。结果被陈麦提纲挈领直捣黄龙弄上了床。在随后的日子里,两人昏天黑地欲仙欲死。“马群众的快乐经济学不翼而飞。什么细水长流,什么鸡生蛋,蛋生鸡。陈麦统统不管。陈麦让马群众成了一个慷慨解囊的人,成了一个一掷千金的人。(p. 207)”当然,马群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心中也有天人之战。“快乐有多深,痛苦就有多深。身体有多快乐,精神就有多痛苦。身体和精神一分为二,成了不共戴天的仇人,都想置对方于死地。两者各为其主,浴血奋战。(p. 207)”陈荞进修归来,正在与同事寒暄,见到妹妹陈麦走进马群众的房间,再没有出来。陈荞只能与马群众分手,后来嫁给条件比马群众更好的银行科长。陈麦结婚后,仍然不买菜烧饭洗衣服,都是马群众干。让那些师母们非常气愤,包括校长夫人姚红梅。后来陈麦又离开了马群众,与开酒楼的四川人住在一起。姚红梅赶紧给马群众介绍当护士的表妹朱丽娟。她离异一年多,急着结婚,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合适。马群众同居半年多,仍无意结婚。这时,陈麦又回来找马群众了,她被四川老板的原配带着儿子女儿赶走了。于是马群众与陈麦继续婚姻生活。这个故事有些传奇性,非理性的欲望太强烈,不像作者的小说。但语音典雅,但又很放开,简直有些《西厢记》的风格。

 

上述四个故事加上收入集中但没有说的《米红》,都是小城的出轨故事。这与作者常写的省城大学教师的出轨故事不同。或许由此可见,出轨并非文化人的专利,只是文化人能为出轨找到更多正当性理由。出轨可能导致婚变,也可能还是相安无事。就像离群的大雁,未必非要独飞,也可以归群。本质上,婚姻是夫妻双方所缔结的一种合同,而且还是格式合同,毕竟只能依照婚姻法。一方的违约,未必一定导致合同的终结。婚姻的基础是理性的算计,这一点上作者的学界小说与这里所谈的非学界小说其实相同。

 

作者阿袁,本名袁萍,1967年出生于江西。1990年南开大学计算机专业本科毕业获得学士学位,到江西师范大学任教。1996年到南昌大学任教,并在南昌大学中文系读研究生,获得硕士学位。现任南昌大学人文学院中文系教授。2002年开始发表小说。已经谈过长篇小说《鱼肠剑》《打金枝》和《上邪》,还有个据说是长篇的《师母》。中短篇结集还谈过《梨园记》《郑袖的梨园》《苏黎红小姐》,还有没谈过的有《子在川上》。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文革”的大学理念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时代背景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拨乱反正学界小说丛谈之1977-1989年的大学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83741.html

上一篇:教育随想之身体力行
下一篇: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绿园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2 13: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