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已有 2100 次阅读 2018-9-1 08:44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工农兵大学生, 历史, 伤痕, 随感, 札记

王曦昌的小说《紫色学历》由中国青年出版社于1999出版。小说有略过三分之二的篇幅描写1973年到1976年的工农兵大学生生活。其余部分写同学在1988年重新聚会后的发展。故事发生于东北某省城的S大学,推测就是东北师范大学了。作者标注“一九九八年一月至五月三稿于长春”。作者后记中自述,初稿完成于1991年,篇幅介于中篇和长篇之间;1996年同学聚会后一气改定。

 

该书写作时间与故事发生时间有20年左右,作者充分应用了“后发优势”,可以在写作时回头看。以后要说的《工农兵大学生》也是如此。当然,并非都如此,前面说过的《黄花堆积》虽然出版更晚,但完全没有涉及后来的信息。小说通过一个班级展示了几位工农兵大学生的性格和命运。这些来自工农兵的大学生,经历了批林批孔、农场学农、评《水浒》批宋江、开门办学、丙辰清明等历史事件。既有校园中常见的读书学习、谈情说爱、同学竞争、毕业分配等,也有当时特有的学生举报教师等。

 

小说用第一人称写成,叙述者为卓夫,也是小说的男主人公。他是来自农村的学员,但有写作才能,读书期间就发表过小说,也发表过批判宋江的文章。可能是由于才华出众,受女生喜爱。一直与漂亮多才多艺但被认为落后的同学梅洁有特殊关系,但没有明确为恋爱关系。非常革命的班团支部书记何立敏也委婉地表示过爱意。第一批工农兵学员留校的宣传组长仲少宜当面表达喜欢他。工宣队长胡文奎的女儿也要以身相许,并答应毕业留校或留省城。这简直像金庸笔下的男主人公,众多美女暗送秋波。这种写法似乎彰显着小说的主观性。他拒绝胡女后因胡反对没有能去北京,回到了原地区。1988年才调回省城,担任杂志编辑。此时已经结婚但夫妻感情不好,只是为了孩子没有离婚。他重新联系梅洁,两人有些暧昧关系。

 

从与男主人公还是叙述者关系密切程度看,女主人公无疑是梅洁了。梅洁出身家庭没有说,但从她生活习惯如吃零食早上喝奶粉或麦乳精等看,应该是比较富裕的家庭。性格阳光,文艺体育都擅长。入学不久,就因为随手丢掉了食堂变质的发糕被开了现场会。后来又偷偷把室友的粪筐压上石头扔入河里。毕业时相信外语系帅哥的话,以为结婚后能调入北京,与他结婚。但帅哥并没有兑现诺言,反而另寻新欢。两人离婚。她又嫁给大学期间就追求他的同学康健,一年后又离婚。见到卓夫,旧情复燃,或许本来就一直没有熄灭,但卓舍不得孩子不愿离婚。康健官场得意,想复婚,并答应帮她上正教授。她没有同意,因为汲取过去教训,“以前吃亏就吃亏在把爱情和事业、前程联系得太密切了,所以,我在爱情上得到的只能是苦果。(p.291)”从常理推测,她的生活状态不应该这样功利。后来出国,在国外大学任教。顺便一提,写工农兵大学生,如果不说到国外当教授,好像就不足以渲染水平之高。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人物形象是团支部书记何立敏。她是返乡青年,以在家庭内部搞阶级斗争闻名。上大学后,不仅是班级团支部书记,而且是系团总支副书记,校团委委员。但给人感觉她总是用力过猛。同学乱扔粮食可以批判,但把已经扔进洗碗池又捡回的发糕,在批判会上自己吃下去证明没有变质,实在是过分了。大学毕业时去了农村,而且嫁给了残疾农民。古人所谓,“外有余必中不足”。后来她自己承认,“当时完全是出于一种政治目的,想一鸣惊人,爆个冷门。……用我的灵魂和肉体压的是政治赌注,但很快被现实证明,我输得太惨了,不仅老本输光了,整个人都搭进去了。(p. 308)”与丈夫离婚后,辗转新疆海南。后来竟成了所谓神奇功的信徒,回到S省办神奇功辅导站,成了“何仙姑”。后来遇歹徒袭击,重伤不治身亡。小说还写了另一位投机者。当年批林批孔反走后门时,干部子弟文子丰暴露了父母托人入学的情况,并不顾家庭反对,坚决退学。当时也上了省报。但后来很不得志。靠同学帮忙,稍有好转。他自己反思,“我这些年的路,全是让我自个儿走歪了,咱们念书的时候,我一心想出名,想干一番大事业,一个跟头折到农村去了,不挣工资挣工分,还美其名曰同传统观念彻底决裂,做反潮流的英雄,结果怎样?真是露多大的脸,现多大的眼。(p. 308)

 

虽然是工农兵大学生,也是摆脱过去社会关系的机会。欧阳明本与支书女儿韶桂花恋爱,借助书记的力量被推荐进大学。在大学里,与漂亮有风度的同学伊娜谈恋爱。也对欧阳明有意的女同学罗兰把消息透露给韶。欧阳在伊娜逼迫下,不得不与韶摊牌,中止恋爱关系。韶到学校大闹,两人不得不中断关系。读大学是提高社会地位的机会,就是在文革中,也是如此。88年,欧阳明在当了省委党校的副教授,有三室一厅90多平的房子,娶了伊娜。罗兰毕业时去了西藏,官至处级。婚姻不成功,已经与丈夫分居,说仍爱着欧阳明。

 

小说也没有回避时代给学员的伤痕。首届工农兵大学生仲少宜出生于上海晚报编辑家庭,父亲受冲击自杀,母亲受刺激得精神病也自杀。她到东北偏远山区集体户插队,被造反派头头强奸。毕业后留校工作,与学校一把手军代表朱向东保持性关系。主人公同届的学员周继红,入学一直带着粪筐拣粪,直到粪筐丢失。她是与贫下中农划等号的先进典型,但也平易近人,只是似乎一直忧心忡忡。同学白梦启追求她,两人关系稳定。后来周继红投河自杀了。她留下的日记揭开谜底。原来在大学拣粪是朱向东的创意和暗示。在农村时她被一个娶不到媳妇的老光棍强奸,那人又追到学校继续蹂躏她,并索要现金。她因此怀孕并打胎。自觉无颜活在世上,就寻了短见。

 

主人公同学中也是人才辈出,特别在政界。他的同学也是情敌康健,善于收集情报,有小福尔摩斯之称;当年就是靠此法宝迫使基层推荐。在即将升副厅级时还给主人公妻子写匿名信,让她去捉奸;小说结束时已经是副省级领导,而且仍有上升空间。当时策划竞选班长当未获胜的周国治,在86年当了县长。朴素诚恳、学习刻苦的高干子弟白梦启,在军队当了少将师政委。班长庄则生留校当辅导员,后来从事民间文学研究,当了副教授。毕业时走后门留校的谷云娜连续几年报考硕士生,在81年考取,85年拿到硕士学位,继续攻读博士生。

 

当年在学校时,这些学员喜欢当干部的多。其原因两方面。其一,“当官有些像抽大烟土,抽上几口就上瘾,一旦上瘾就丢不下,一旦丢下就浑身哪儿都难受。所以这些当过干部的学员,大都喜欢出头露面,喜欢张罗事情,喜欢在众人面前讲话,喜欢让别人尊重自己,围着自己转,喜欢发号施令,所以,也就想当学员干部。(p.76)”其二,“在学校想表现突出,给老师、系、校领导打下个好烙印,不当学员干部就很少有发挥或表现自己才能的机会,如果自己的能耐显露不出来,在毕业时想留校或分配到好一点的单位就难,现在在学校能当上学员干部,毕业后在社会上才有可能弄个好位置,这是一条实现未来理想与愿望的捷径。(p.76)”作者在后记中分析,工农兵学员长于仕途。“工农兵学员一般都能吃苦,工作卖力,上进心强,总是自强不息。他们之中的很多人对政治比较感兴趣,这些人高科研、搞业务很难成为突出贡献的专家、学者,但一旦从政,大都得心应手,不仅能得到群众拥护,领导赏识,而且总有升迁的机会,中途跌倒是极少的。在政治场合竞争中,他们往往是胜利者。(p.338)

 

我个人阅读时略觉怀疑和遗憾的是,在作者笔下,所有的工农兵大学生,居然没有一个,是当时主流意识形态的真诚信仰者。当时的积极人物,要么是投机,要么是不得已。另外,多数工农兵大学生婚姻都不幸福。我没有看过相关资料,不知道这是否符合历史的真实情况。

 

作者王曦昌,1951年出生于吉林。1976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在乡、县政府工作。1986年河北大学“中西艺术审美比较研究班” 结业,1988年中国作家协会鲁迅文学院四期文学创作进修班结业。1985年起从事编辑工作,历任《东北文学》月刊副主编、《小说月刊》编辑部副主任、副主编。1996年转入出版社工作,先后在吉林文史出版社、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供职,历任室主任、《中学生文史参考》、《小学时代》和《汉字大王》月刊主编等。2007年起任东北师范大学人文学院文学院教授。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文革”的大学理念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时代背景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32161.html

上一篇:“帽子”系列谈:遴选
下一篇:广州珠江雾中一瞥

2 李军红 张庆费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3 10:0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