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大师巨笔—学界小说丛谈之《呐喊》

已有 1832 次阅读 2021-1-31 22:55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呐喊》是鲁迅第一部小说结集,收有小说14篇,包括通常认为(但也有争议)第一篇白话文小说的《狂人日记》和有广泛影响的《阿Q正传》等。《呐喊》1923年由北京新潮社出版,1924年第三次印刷起由北京北新书局出版。本文所引用页码是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鲁迅全集(1)》。毫无疑问,《呐喊》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学界小说。但其中有些短篇小说的主人公是读书人,或至少读过书的人,在广义上勉强算学界小说。这类小说有六篇,《狂人日记》《孔乙己》《一件小事》《头发的故事》《端午节》和《白光》。重点说《狂人日记》《孔乙己》和《端午节》。前两篇内容丰富影响广泛,后一篇即使在较为严格意义上也可算是学界小说。事实上,该篇是最早一批较为严格意义上的汉语学界短篇小说,发表于1922年,在此之前有胡适的《一个问题(1919)》,之后有陈衡哲的《洛绮思的问题(1924)》,主人公的都是教师,故事的展开也有学校的背景。本文只说前述六篇。小说集中有些更广为人知的名篇,如《药》《风波》《故乡》《阿Q正传》等,主人公都不是读书人。

 

《狂人日记》发表于一九一八年五月《新青年》四卷五号,我似乎在中学语文课本中读过。记不准确是因为我在小学或刚上初中时就看过。该文堪称鲁迅的成名作,也是小说处女作。故事很简单,狂人是精神病患者,患有迫害狂。在他的认知中,周围所有人和部分动物,都在与他作对,那些人包括其亲人都是吃人者,想把他杀了吃掉。由于狂人是整个故事的叙述者,所以有些真假难辨。但仔细阅读,不难发现狂人思路跳跃和逻辑混乱,从而推断阴森恐怖的氛围其实只是狂人的臆想。小说中多有警策之语被广为引用。“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p. 447)”“黑漆漆的,不知是日是夜。赵家的狗又叫起来了。狮子似的凶心,兔子的怯弱,狐狸的狡猾,……(p. 449)”“自己想吃人,又怕被别人吃了,都用着疑心极深的眼光,面面相觑。……(p. 451)”“‘你们立刻改了,从真心改起!你们要晓得将来是容不得吃人的人,……’(p. 453)”“没有吃过人的孩子,或者还有?救救孩子……(p. 454)

 

《狂人日记》比较主流的解读,是作者借狂人之口,批判了传统礼法社会吃人的本质。因此狂人其实是精神文化界的先驱和战士。这当然也说得通。只是这样阐释,小说就有些时过境迁了,现实意义有限。更广泛些理解,不妨就把狂人就按字面解读为迫害狂,他从自己的视角曲解了现实世界,认为所有人都在与自己作对。这可能是种更深刻的隐喻。人人都可能在不同程度上踏入受迫害的思维误区,例如许多文人哀怨“怀才不遇”。正如钱锺书先生在评论《落日颂》时所讥讽,“英雄失路,才人怨命,Satan被罚,Prometheus被絷的情调”。“说文雅一些,是拜伦式(Byronic)的态度;说粗俗一些,是薛仁贵月下叹功劳的态度,充满了牢骚,侘傺,愤恨和不肯低头的傲兀。”学界中人也不乏这种倾向者,尤其在网上。或许也包括我自己,在较轻的程度上。罗素的话是良好的解药。“有阅历的人怀疑这种世道不公的说法。首先,记住你的动机并不如你想象的那样总是利他;第二,不要过高估计自己的优势;第三,不能期待别人对你像你对自己那样感兴趣;第四,不要想象绝大多数人会足够在意你,以至于有迫害你的愿望。(Experienced people therefore become suspicious of those who by their one account are invariably ill-treated by the world. …The first is: remember that your motives are not always as altruistic as they seem to yourself. The second is: don’t over-estimate your own merits. The third is: don’t expect others to take as much interest in you as you do yourself. And the fourth is: don’t imagine that most people give enough thought to you to have any special desire to persecute you.)”归根结底,迫害狂其实是自大狂,把自己当成了世界的中心。在这种广义解读下,把《狂人日记》中“仁义道德”换成SCI或“帽子”,就是学界小说了。故事梗概可以是,相信自己有天赋的狂人博士或教授,因为SCI的压力,或者/并且被有“帽子”者倾轧,不仅没有划时代的贡献(从他们自己角度看是已经有了但不被当代人承认),而且几乎无法维持教职;但他坚信自己的不凡,寄希望于年轻一代,认可他的贡献。事实上,学界有狂人气质的人或许不少,如某些人坚信自己献身事业的科学家、热爱学生的教书匠等。我觉得,狂人和阿Q,是鲁迅以其大师的笔力打造的镜子,人人都需要经常照照,包括但不限于学界中人。

 

《孔乙己》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四月《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我记得选入过中学语文课本。小说以鲁镇镇口的咸亨酒店小伙计“我”的视角,记录了潦倒的读书人孔乙己在酒店出现的场景。孔乙己其实不是姓名,只是绰号。“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教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姓孔,别人便从描红纸上的‘上大人孔乙己’这半懂不懂的话里,替他取下一个绰号,叫作孔乙己。(p. 458)”当时的酒店顾客也分阶层,穿短衫站着喝酒,最多加盘一文钱的茴香豆;穿长衫的要酒要菜,坐着喝。孔乙己介于两者之间,当时读书人的社会地位应该坐着喝酒,但穷困潦倒的经济地位只能站着喝。“孔乙己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p. 458)”关于孔乙己窘境的由来,“听人家背地里谈论,孔乙己原来也读过书,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写得一笔好字,便替人家钞钞书,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吃懒做。坐不到几天,便连人和书籍纸张笔砚,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钞书的人也没有了。孔乙己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p. 458)”尽管如此,孔乙己本人对自己的“回字有四样写法(p. 459)”这类知识非常自负,还要教小伙计,结果被人鄙视,“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p. 459)”结局很悲惨。孔乙己偷有权势者东西被抓住,打断了腿。仍来过酒店喝酒,并赊了账。最后终于没有还账,推测是去世了。

 

在作者塑造的人物中,孔乙己无疑是最知名的读书人。知名度上或许仅次于阿Q,但阿Q不是读书人。孔乙己或许成了潦倒读书人的典型,既不善于读书,却又拙于谋生。从小说中看,他的优点或许仅有与人为善。如果说与小伙计分享他的知识多少有些炫耀的成分,给围着他的小孩子分茴香豆,堪称是纯粹的慷慨了,虽然也许有无奈的成分。小说的悲剧结局让人有些怅然,虽然也知道那其实是必然。孔乙己的社会成因很复杂,既有华夏教育传统本身的问题,也有那种传统走向没落时的问题。传统科举导向的教育,能通过层层选拔脱颖而出的,光宗耀祖。但对选拔中的落败者而言,教育并没有增加他们的多少实际谋生能力,好的出路也只是依附在教育系统内当教师。除此之外,如果没有遗产,生计便成问题。就个人原因而言,孔乙己的主要问题就是小说中所谓的“坏脾气”,“好吃懒做”。他意志薄弱,读书似乎也没有读通,否则不至于连秀才也考不中。现代教育其实也可能造就孔乙己这类人物,除了解题什么都不会,除了上网什么都没有学到,只是学界小说中还未见很出色形象的展示。或许更有普遍意义的是,他人对失意者的态度,在眼前时嘲弄,不在眼前时忽略。这其实是非常有现代性的文学作品主题,“他人就是地狱”。

 

《一件小事》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二月一日北京《晨报·周年纪念增刊》。我似乎在小学语文课本中学过。作文时套用过该文的句式,“我这时突然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觉得他满身灰尘的后影,刹时高大了,而且愈走愈大,须仰视才见。而且他对于我,渐渐的又几乎变成一种威压,甚而至于要榨出皮袍下面藏着的来。(p. 482)”虽然我其实没有“皮袍”可穿。而且还记得老师说过,鲁迅文章中的话不是都合适写进作文里,不合适的例子,就是该文中“其间耳闻目睹的所谓国家大事,算起来也很不少;但在我心里,都不留什么痕迹,倘要我寻出这些事的影响来说,便只是增长了我的坏脾气,老实说,便是教我一天比一天的看不起人。(p. 481)”故事很简单。似乎是读书人(从其复杂的心理活动推断)“我”乘人力车,车夫途中意外带倒位老妇人。在“我”看来,妇人并无大碍,但她坚持说自己受伤了。车夫不顾“我”的劝阻,带着老妇人去警署报案。于是“我”的心灵受到了震撼。“我”出场最多,是故事的叙述者,也是形式上的主人公,虽然实际的主人公是车夫。在小学学该文时,就觉得这篇除了个别词语古怪外基本上就是学生作文,现在也还是看不出特别高明之处。小说的主题是歌颂世俗意义上的卑微者内在灵魂的高尚。这其实也是个不论中外都很俗套的话题。西方许多作品歌颂所谓“高贵的野蛮人”,“五四”时代作品鼓吹“劳工神圣”。在那个谱系中,《一件小事》似乎只是很寻常的一篇。

 

《头发的故事》发表于一九二〇年十月十日上海《时事新报·学灯》。这篇在鲁迅小说中不是很知名。作者在形式上有新的尝试,通篇小说都是对话,发生在1913年第二个到1920年之间的某个双十节(中华民国的国庆日)。对话者是在学校教书的“我”和前辈先生N。“这位N先生本来脾气有点乖张,时常生些无谓的气,说些不通世故的话。(p. 484)”其实主要是N在说,与其说是对话体,不如说是独白体。“我大抵任他自言自语,不赞一辞;他独自发完议论,也就算了。(p. 484)”小说中议论的主题是头发。宏观上,满人入主留辫子、长毛之乱留头发、民国革命剪辫子,再后来的妇女解放剪头发。“不知道有多少中国人只因为这不痛不痒的头发而吃苦,受难,灭亡。(p. 485)”就个体而言,N先生留学时剪辫子受非议,回国装假辫子被旁人冷笑,索性不带辫子了被路人笑骂,后来手里拿只手杖一路拼命打过去,就渐渐不骂了。这让N先生想到,“我在留学的时候,曾经看见日报上登载一个游历南洋和中国的本多博士的事;这位博士是不懂中国和马来语的,人问他,你不懂话,怎么走路呢?他拿起手杖来说,这便是他们的话,他们都懂!我因此气愤了好几天,谁知道我竟不知不觉的自己也做了,而且那些人都懂了。……(p. 487)”难怪《阿Q正传》中的假洋鬼子也带着手杖。N先生在师范学校当学监,劝阻学生剪辫子以免麻烦。学生不听,果然被学校除名,直到一年后民国建国。N先生到北京,还是有人笑骂,直到笑骂的人被警察剪去辫子。他自知到乡村去可能还是有人笑骂。N先生对妇女解放的剪短发也有了保留。“现在你们这些理想家,又在那里嚷什么女子剪发了,又要造出许多毫无所得而痛苦的人!”(p. 487)”但还是愤慨民族的惰性。“造物的皮鞭没有到中国的脊梁上时,中国便永远是这一样的中国,决不肯自己改变一支毫毛!(p. 488)”该故事以小见大,从头发的变迁以及人们对这种变迁的态度,折射了历史的变化及其相应的文化心理演变。也说明了变革先驱者的困扰和无奈。

 

《端午节》发表于《(上海)小说月报》1922139期。这个故事发生的年代比较明确,在1920年《尝试集》出版之后到1922年该小说发表之间,教师“索薪”请愿被打发生在1921年端午节前不久。这是鲁迅笔下最典型的学界故事。主人公方玄绰是北京首善学校的教师,又是政府某部门的公务员。顺便一提,鲁迅非常熟悉这种生活,在给郁达夫信中“……同唱戏的一样,每天总得到处去扮一扮。上讲台的时候,就得扮教授,到教育部去,又非得扮官不可。”其实说得不准确,当时的惯例,兼职只能是讲师,所以在辞去教育部佥事去厦门大学当教授之前,鲁迅在北大等校都是讲师。只是方玄绰远没有作者那样左右逢源,他经济拮据,因为要养家包括付孩子的学费。拮据的原因是欠薪,学校欠薪,部里也欠薪。教师集会讨薪他没有参加。发薪后学生总会要求扣除教师罢课期间的薪水,虽然并没有落实。同僚集会讨薪他也没有参加。发薪后,组织讨薪的人先是要不给没有参加讨薪的同僚发薪,后来又要求本人去领,最后也不了了之。这些让方玄绰都感到困扰。他是老派文人,“他是自从出世以来,只有人向他来要债,他从没有向人去讨过债,所以这一端是‘非其所长’。(p. 563)”薪水不能按时拿,在家里的权威都受到挑战。面对这些经济压力,译书写稿的挣钱方式都不容易。方玄绰只能读《尝试集》以逃避。

 

小说颇有意思的是方玄绰的“差不多”论。“他最初说的是‘都一样’,后来大约觉得欠稳当了,便改为‘差不多’,一直使用到现在。(p. 560) “譬如看见老辈威压青年,在先是要愤愤的,但现在却就转念道,将来这少年有了儿孙时,大抵也要摆这架子的罢,便再没有什么不平了。又如看见兵士打车夫,在先也要愤愤的,但现在也就转念道,倘使这车夫当了兵,这兵拉了车,大抵也就这么打,便再也不放在心上了。(p. 560)”“现在社会上时髦的都通行骂官僚,而学生骂得尤利害。然而官僚并不是天生的特别种族,就是平民变就的。现在学生出身的官僚就不少,和老官僚有什么两样呢?‘易地则皆然,思想言论举动丰采都没有什么大区别……(p. 560)”这种观点强调不同的人有着类似的深层文化心理,因此在相同位置上都有“差不多”的行为。同样是“差不多”,与胡适《差不多先生传》中批判的个人敷衍了事不同,是群体行为方式的类似。小说还有突出的特点,是方玄绰对自己行为每每有深刻的反省。例如对“差不多”论,“他这样想着的时候,有时也疑心是因为自己没有和恶社会奋斗的勇气,所以瞒心昧己的故意造出来的一条逃路,很近于‘无是非之心’,远不如改正了好。(p. 560)”“这不过是他的一种新不平;虽说不平,又只是他的一种安分的空论。他自己虽然不知道是因为懒,还是因为无用,总之觉得是一个不肯运动,十分安分守己的人。(p. 561)”“可见如果将‘差不多说’锻炼罗织起来,自然也可以判作一种挟带私心的不平,但总不能说是专为自己做官的辩解。只是每到这些时,他又常常喜欢拉上中国将来的命运之类的问题,一不小心,便连自己也以为是一个忧国的志士:人们是每苦于没有‘自知之明’的。(p. 563)”对于自己不参与讨薪,他也有所反省。“他最不敢见手握经经济之权的人物,这种人待到失了权势之后,捧着一本《大乘起信论》讲佛学的时候,固然也很是‘蔼然可亲’的了,但还在宝座上时,却总是一副阎王脸,将别人都当奴才看,自以为手操着你们这些穷小子们的生杀之权。他因此不敢见,也不愿见他们。这种脾气,虽然有时连自己也觉得是孤高,但往往同时也疑心这其实是没本领。(p. 563)”这种自省的深刻程度,为多数学界小说主人公难以企及。按周作人《鲁迅小说里的人物》所云,“这是小说,却颇多有自叙的成分,即是情节可能都是小说化,但有许多意思是他自己的。(《呐喊衍义七十三》)”,首善学校就是作者兼着讲师的北京大学。

 

《白光》发表于《(上海)东方杂志》一九二二年第十九卷第十三号(七月十日),可能是鲁迅最不出名的短篇小说之一。故事发生在1906(光绪三十二年)废除科举之前。五十多岁的老童生陈士成第十六次参加考试,仍未能考取秀才。在此之前,他的梦想完全破灭,“隽了秀才,上省去乡试,一径联捷上去,……绅士们既然千方百计的来攀亲,人们又都像看见神明似的敬畏,深悔先前的轻薄,发昏,……赶走了租住在自己破宅门里的杂姓那是不劳说赶,自己就搬的,屋宇全新了,门口是旗竿和扁额,……要清高可以做京官,否则不如谋外放。(p. 570)”他家里过去阔过,所以有大宅子,只是现在败落了,有许多外人住进来。他私塾授课为生。落榜归来,先给七个学生下了课。然后想到祖母曾听她祖母说,过去家里是巨富,埋藏了金银给有福气的子孙,于是又想前几次落第后那样挖地找传说中的金银。精神崩溃,处于疯癫状态。家里找不到,在白光引导下,去山里找。结果落水身亡。标题“白光”有些费解,最直接的解读是清冷的月光,也可能是陈士成疯癫后虚幻出地下宝藏发出的白光。我觉得是种象征,读书中举光宗耀祖的虚妄,近于引人走上绝路的白光。陈士成的人物形象与孔乙己有些类似,走完了“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的全程。该小说把陈士成五十来年尤其是近二十年的酸甜苦辣,压缩到考试发榜后的几个小时,尤其是发疯出走前很短暂的时刻,便是完全不同的故事。

 

众所周知,鲁迅对历史有个他自称“直捷了当的说法”“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坟·灯下漫笔》)。《呐喊》所反映的时代处于新旧过渡中,在老派读书人眼中,就是礼崩乐坏的乱世,属于“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小说出版四年后,学术大师王国维自沉颐和园昆明湖。鲁迅以其如椽巨笔,塑造了那个时代几位读书人的经典形象。孔乙己和陈士成是科举时代的旧读书人,N先生和方玄绰是废科举之后的新读书人,而狂人则在不同时代的读书人中都可能出现。时至今日,也不难遇到狂人或孔乙己或方玄绰,当然不会像鲁迅笔下的那样典型。

 

鲁迅,原名周樟寿,后改名周树人,字豫山,后改字豫才,1881(光绪七年)925日出生于浙江绍兴。1898(光绪二十四年)入南京水师学堂,翌年转入江南陆师学堂附设矿物铁路学堂,学开矿,1902(光绪二十八年)毕业。同年到日本公费留学,入弘文文学院普通科江南班速成学习日语,1904(光绪三十年)结业。同年入仙台医学专科学校(现东北大学)1906(光绪三十二年)弃医肄业,将学籍列入东京德语协会的学校,学习德语和俄语,并进行译著。1909(宣统元年),回国任浙江、杭州两级师范学堂生理学和化学教师并兼任植物学日本教师的翻译。翌年,任绍兴中学堂教员兼学监。1912(民国元年)应北洋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之邀,任教育部社会教育司第一科科长,不久后升任教育部佥事(略高于科长的中级官员)1920(民国九年),兼任北京大学、北京高等师范学校讲师,讲授中国小说史。1923(民国十二年)底,又兼任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和世界语专门学校讲师。1925(民国十四年),被教育总长章士钊解除佥事职务,新兼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和中国大学讲师,黎明中学教员,不再兼任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和世界语专门学校讲师。1926(民国十五年),年初行政诉讼胜诉复职教育部佥事,八月辞去教育部佥事和各校兼职,到厦门大学任国文系教授,年底辞职。1927(民国十六年),年初到广州,任中山大学文学系主任兼教务主任,四月辞职,十月到上海,后来再没有任教职,主要是自由撰稿人。十二月应国民政府大学院(后改为教育部)院长蔡元培之聘请,任特约著述员,不用上班没有具体任务但支薪的职位。1928(民国十七年),大学院改为教育部,蒋梦麟任部长,特约著述员改任特约编辑,薪酬不变。1931(民国二十年),行政院长蒋介石代理教育部长,以填补前一年底蒋梦麟辞职的空缺,在年底裁撤特约编辑职位。此后完全是自由撰稿人。1936(民国二十五年)1019病逝。除《呐喊》外,小说结集还有《彷徨》和《故事新编》。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听唱新翻杨柳枝—关于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开山之作学界小说丛谈之《一日》和《洛绮思的问题》

 

先驱足迹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问题》

 

命题作文学界小说丛谈之《去国》

 

辗转反侧学界小说丛谈之《菤葹》

 

春蚕到死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戒指》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云中锦书学界小说丛谈之《春痕》

 

边缘体验—学界小说丛谈之《沈从文全集》选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望洋兴叹学界小说丛谈之《棘心》

 

文人魅力学界小说丛谈之《冬的空间》

 

如鱼饮水—学界小说丛谈之《莫须有先生传》

 

学店学渣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大学生日记》

 

一段好春藏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英国情人》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象牙塔旁学界小说丛谈之《杨绛全集(1)

 

老大嫁做商人妇学界小说丛谈之《傲霜花》

 

耄耋说情爱学界小说丛谈之《师姐》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异婚奇情学界小说丛谈之《半个月亮,半个太阳》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今朝放荡思无涯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非学界故事)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休对故人思故国学界小说丛谈之《悬空的十字路口》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困穷宁有此—学界小说丛谈之《表弟》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何人可觅安心法—学界小说丛谈之《脑裂》

 

沧海桑田—学界小说丛谈之《裸体问题》

 

艰难苦恨繁霜鬓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力学家故事)

 

平生正被儒冠误学界小说丛谈之《暗示》(学界故事部分)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一师两生三人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我们”与“我”及其超越—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推枕黄粱犹未熟—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梦》

 

夕阳残照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楼》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情似雨馀黏地絮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赵孟)

 

黑色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故事》

 

言不尽意学界小说丛谈之《丽娃河》

 

宿舍楼中的家长里短—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蔡小容)

 

青青园中葵学界小说丛谈之《毕业生》

 

从新闻到漩涡—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之后

 

校园内外的几幅速写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逸事》

 

才女的冷傲—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女生》

 

无可奈何花落去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囚徒》

 

天才的误区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男生》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青春作伴学界小说丛谈之校园言情小说

 

谈笑有鸿儒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教授》

 

隔离—学界小说丛谈之《爱你两周半》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学者的素质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先生》

 

杜鹃啼血猿哀鸣学界小说丛谈之《高等学府》

 

满纸荒唐言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出家》

 

无端却被秋风误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塔下》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春江水暖鸭先知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独在异乡为异客—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会当车载金钱去—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墙角数枝梅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女博士》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博士之难学界小说丛谈之《缺氧》

 

师生关系的极端案例学界小说丛谈之《关关雎鸠(王刚)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无边落木萧萧下学界小说丛谈之《子在川上》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69935.html

上一篇:身在青天朝下看
下一篇:合肥浮庄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9 05: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