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黑色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故事》

已有 1328 次阅读 2020-4-25 10:14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学界小说, 随感, 札记

晓苏的小说《大学故事》1998年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该小说其实是短篇小说集,由24篇彼此完全独立没有任何关联的短篇小说构成,作者却将这些故事编为24章。这些故事都应该在期刊上发表过,虽然只有不到半数我知道原出处。故事发生在武汉的某大学或某些大学。时间是上世纪的最后十年。内容简介说,“大学本来是一片圣洁的净土,而在这世纪交替的特殊时代,丑恶的世风却无情地侵蚀了美丽的校园。”具体大概是1993年到1997年。因为多个故事提到毕业分配,应该是大学毕业还包分配的时代。大学毕业不完全包分配是个过程,1995年开始,1996年推广,1998年大规模实施,到2000年再没有所谓“毕业分配”原来的“派遣报到证”改为“就业报到证”。

 

24个独立的故事的梗概如下。

 

《圈套》写一个骗局。三十岁仍无男友的辅导员蔡羊,因学生李国栋的举报,抓到了坐在暗夜里的班长苏廉和女生杨若姬。因为蔡禁止学生谈情说爱,免去苏廉班长职务,并任命李国栋当班长。杨若姬找蔡深刻检讨,两人成了好友。李感谢蔡的知遇之恩,后来居然发展成姐弟恋。李多次复读才考上大学,已经26岁。李又有捡到一万元拾金不昧的事迹,入了党。毕业分配时,李国栋留校当了辅导员,杨若姬留校工会做妇女工作,班上仅有的两个留校名额。考取北京某大学研究生的苏廉,离校时与蔡羊告别。出事那天晚上,是杨若姬约他谈事情,并非恋爱关系;李国栋“捡”的一万元,失主是杨若姬父亲。蔡羊去找李国栋时,李杨正在接吻。原来他们从大一就在谈恋爱。

 

《草帽》是个感伤故事,曾发表于《青年文学》1994年第9期,原标题《黑色草帽》。来自山区农村的女研究生陶小米与她的三位室友一起去挑草帽,她买了白色草帽。成绩优秀的她本科毕业时被分回山区。后来她发奋努力两年后考取了硕士生。她认真读书完成硕士学位论文,导师夏雨沛教授给她介绍到《社会科学论坛》工作,但室友高干女儿唐秋抢走了这份工作。她自己求职中美合资文化开发股份公司,但需要提供1万元股金,室友老板的女儿吴菲拿到这份工作。夏教授又给她介绍给楚杰研究员当秘书,但楚杰选了她的美女室友黄若鹂。前两次她在白色草帽上用黑钢笔画图。最后一次泼墨,变成了黑色草帽。陶小米最后去了她出生的群山中的师范专科学校教书。

 

《披风》有些像悬疑故事。五四青年节前,团支部书记张献春与组织委员黄果和宣传委员钟音策划有显示度的青年节义务劳动,决定去给学校隔壁的高干休养所打扫卫生。届时黄果说有事不能参加,大家推测他去陪女朋友,确实是陪女朋友跳舞了。在干休所住着位厅长和夫人,他们有件从在巴黎买的黑色披风,上面有24颗珍珠。打扫结束后,大家都没有注意到,那件披风不见了。辅导员追查披风的下落,只有没有参加劳动的黄果没有嫌疑。披风终于没有找到。毕业分配,张献春回河南老家,钟音到郊区中专,而黄果留校从事学生工作。离校前,张献春和钟音遇到黄果搂着位年轻女子,她身上穿得正是那件黑色披风。

 

《手枪》多少是个无厘头故事。副教授莫儒为晋升去找校长。校长却给他讲个歹徒手持黑色手枪在长途客车上强奸妇女的社会新闻,随后就无精打采计划睡着。过两日,莫儒到校长办公室,见到文副教授正在找校长要房子,校长又讲了持枪强奸的故事,随后似乎睡过去。有一天,文副教授要的房子搬进去个年轻人,那人别着黑色手枪。莫儒又去找校长,校长解释他职称的困难所在,为报博士点,另位老师更需要,虽然他条件差些。莫儒与搬家成新邻居的年轻人喝酒,得知他是拿手枪找校长要到的房子,但那只是玩具手枪。莫儒借了玩具手枪去找校长。不久后,他成了教授。

 

《石桌》有些像悬疑小说。校心花园的黑色石桌几次被人掀翻。上级领导检查在即。副校长带着保卫处长等蹲守。终于在后半夜三点钟见到来掀翻石桌的人,但却不敢叫出声。小说到底没有说那人是谁。

 

《酒吧》是个因果报应的故事。美术系教师苟日把过去的物美价廉的桃李餐馆改为黑色酒吧。他曾经利用叙述者的轻信以同事关系减少学费为名多收取他女儿学画的学费,还骗得他为自己在桃李餐馆买单。苟日要求装修工人在承重墙上打洞,导致屋顶塌落,自己被砸死。

 

《松林》是个黑色幽默故事。新校长经济学家郑非要毁掉学校东部的黑色松林。前校长现任顾问李骚态度暧昧,而四位副校长都反对。原来五十年代的文学系讲师李骚以与后来的妻子白虹在黑色松林的相遇为灵感,写了长诗《黑色松林》,一举成名。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姚标在教授李骚指导下完成毕业论文《黑色松林初探》,获得优秀论文并留校。后来在校长李骚支持下,出版专著《黑色松林研究》破格晋升教授。包括姚标研究生的王广,用论文《黑色松林研究之研究》,击败了本来胜券在握的如花似玉女对手,被录取为研究生。

 

《墨镜》是个荒诞故事。历史系王古副教授不能晋升,除非愿意到新成立的经济系讲市场经济学,但他不想放弃历史专业。他的硕士生贺适之找不到专业工作到合资企业打工。贺请导师到桂林旅游。王古在游船上想省钱反而多花钱,在娱乐城与小姐没有干什么却不得不出大价钱。他认为原因是没有像贺那样戴着墨镜。旅行结束时,他不仅买了副墨镜戴,而且买了本《市场经济学概论》。

 

《奸案》仿写推理侦探叙述离奇故事,曾发表于《青年文学》19971期,原标题《黑色麻将》。东南西北中五人轮流打麻将。东的妻子孩子去了深圳,在家里邀人打麻将。南是循规蹈矩的科长但晋升副处长败给个马屁精。西是访学美国一年归来的破格教授。北是忙于挣钱的本校在职博士生。中是学校老领导的孩子当车队司机,有美貌妻子。他有副从香港带来的黑色麻将。打麻将四人上场一人等候,等候的人可以休息吃饭等,这样便于长期作战。中接到妻子电话,撒娇让他回去睡觉,他没有带钥匙,让妻子不要锁门,本来准备马上回,但因为赢钱走不了,早上才回。妻子说他晚上回去过,两人还滚了床单,中意识到妻子被某位牌友强奸。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到底是谁。在第二天在他等候时,他像公安局举报有人聚赌。他在外面吃完饭,回到东的家,人都被抓走,黑色麻将还在。他没有动麻将就回了家。准备与妻子睡觉时,警察找上门来,原来那些被抓的也供出他来。

 

《根雕》是个社会批判故事,曾发表于《飞天》1996 8期,原标题《黑色根雕》。来自农村的自费新生孙小雪,有个畸形少女黑色根雕。她的高考分数比同宿舍的都高,但仍被录取为自费生。需要交五千元学费。为此他委身村里根雕厂老板钱堂。钱到学校找孙小雪,两人在校园里做爱时被保卫郭科长抓获,郭曾任招生科长。孙被学校开除,但并没有退回五千元学费。

 

《乳罩》是个变态心理学故事。硕士孟焕之毕业留校教变态心理学课程。他自述曾与宿舍楼上花姓女博士恋爱,并有肌肤之亲。后来觉得博士难以驾驭,分手。花博士送他黑色乳罩纪念。后来与学生辅导员韵恋爱,讲了与花博士交往和分手的细节,韵与他中断关系。再后来又认识了打字员爽。直到两人结婚,都没有提花博士。婚礼喝醉了,又说往事,还展示了黑色乳罩。爽为丈夫能吸引女博士自豪,还告诉了女同事。春游归途,与同事一起去看花博士。不料,花博士根本不认识她丈夫,只是丢了条黑色乳罩。爽在同事面前丢人,也恨丈夫吹牛,与他离婚。最后孟焕之用黑色乳罩自杀身亡。韵和爽都泪如雨下。

 

《雨伞》也是个社会批判故事,曾发表于《长江文艺》1996 1期,原标题《黑色雨伞》。叙述者是教写作课的苏老师。他有位叫山珍的农村进修教师,为成绩及格愿意投怀送抱。他批评了她,后来了解她的故事。高考落榜,想当代课教师被副乡长夺走少女的第一次。随后送她把黑色雨伞。在学校,为保住教师位置必须进修,又被迫与校长睡觉。在大学,受到苏老师鼓励,丢掉了黑色雨伞。在作文中,还虚构了老师送她红色雨伞。进修结束后,回到乡村学校。因为拒绝校长性侵,失去了教师工作,回乡务农。

 

《错位》是个失落理想婚姻的悲剧故事,曾发表于《海燕》19972期,原标题《黑色恋歌》。三年前硕士毕业任助教的孔高,为教授代课时与美女学生杨群一见钟情。他听信了教学秘书卢力的话,准备等杨群毕业后两人再定终身。杨以为孔另有所爱,就接受了卢力的追求。孔另娶了高中毕业的女打字员,学校某处长的女儿。后来孔到南方另谋高就,抛弃了杨。杨找孔时,孔已经去度蜜月。杨嫁给了卡车司机。

 

《舞迷》是有些过分夸张的社会小说,曾发表于《花溪》199511期,原标题《黑色舞池》。校长酷爱跳舞,还喜欢轻骚扰美女,因此跳舞总瞒着夫人老胡。在参加公关系舞会前,办公室主任朱光请校长携夫人参加,校长只好带上老胡。先被太太跳,然后太太被朱光请去跳舞。美女教师李可欣请校长跳舞,行为亲昵,要求破格晋升副教授;校长答应后,献上香吻。美女麦莹殷勤陪舞,要求校长提拔她丈夫接替要退休的公关系书记,校长也答应。太太老胡则要求特批朱光把一室一厅房子换成两室一厅,校长也只能答应。

 

《乌龟》是个有些离奇但彰显人性的故事,曾发表于《山东文学》19975期,原标题《悬赏爱情》。毕业两年的学生辅导员顾尔金应在文化局工作的同学刘侠之约去吃饭。顾带了她还没有公开的学生恋人魏璞。席上刘希望老同学帮忙介绍魏那样的女大学生当他女朋友,在他28周岁前成功的话,赠送价值万元的出土黑色乌龟。席上还有两位同学,表面上不屑刘侠,其实也在积极物色。顾请魏帮忙把同学介绍给刘,魏满口答应。不久,刘侠送上黑色乌龟。原来魏璞已经与他交往。

 

《窗帘》也算是黑色幽默故事。心理学系青年讲师毕右,偶然在信箱里看到张小报,有篇文章说中国六成男人有情人。他推测是某位女性朋友给他的暗示。于是他想到可能的人,见过两面比自己大七八岁的某工学院副教授朱谷丽,见过一面找他心理咨询过的少妇王小寒和曾对他有意的美女学生董雅。在妻子回娘家的日子,约她们在不同时间来找他,以黑色窗帘为信号。朱电话回绝了他,因为她丈夫从外地考察回家了。王派保姆来告诉他,小孩周岁,家里请许多客人。董没有消息,电话询问得知她到广州度蜜月去了。正失落时,妻子回家了。原来那种小报是她放信箱里的,其中有则某人喜欢吃土的消息,想给丈夫做个心理变态的例子。

 

《项链》是个充满巧合的故事。曾发表于《清明》19964期,原标题《黑色项链》。高仁教授60岁生日前,他的45岁妻子艾岚去公共浴室洗澡时丢了条乌金项链。20年前,高仁讲师打着鲁迅先生的旗号,成功追求女学生艾岚,给她戴上乌金项链。一年后,高教授在锻炼时遇到男女学生做爱,报告保卫科抓获的英文系二年级女生赵壁,他居然带着那条乌金项链。很快抓获了逃跑的男生是高教授的研究生楚基。原来是师娘艾岚勾引他,两人在浴室旁交欢后送了他项链。

 

《蝴蝶》又是个悬疑故事。一只黑色蝴蝶落在听课的女生龙景头上,引起了讲课的著名文学史家周乐天教授和身边的班长朱顺天对她的注意。辅导员余先芬发现龙景怀了孕,龙景承认但拒绝说出是谁的孩子。余找周教授调查,周教授承认对龙有非分之想,但否认发生肉体关系,因为他发现已经朱顺天捷足先登了。余又找朱调查,朱说龙一直拒绝她,直到有一次两人发生关系时,发现她已非处女,是周教授先占有了她。余再找龙,给她听周教授的录音和看朱顺天的交待材料。龙景提出要先自己静一静,然后就在宿舍割腕自杀身亡了。

 

《凉鞋》是个貌似荒诞其实耐人寻味的故事。而立之年的单身助教朱思在长途车上旁边坐着位美女。他用脚勾美女的脚,后来发现只是美女的黑色凉鞋。他跟园林工马吉讲述,很快马发现花木公司的技术员是位美女而且穿着黑色凉鞋。马让朱去找美女,朱退缩,请马跟美女讲车上的故事。马自己搭上了美女,她叫云岚。两人谈起恋爱,准备结婚。朱在单身教工宿舍中常能看到鸳鸯楼中的云,精神有些错乱。居然去找云,索要黑色凉鞋留作纪念。他钻入床下找凉鞋时,马回家取修理树木的剪刀。从床下拽出朱,用剪刀伤了他。

 

《情书》是有些讽刺意味的故事。原来的恩爱夫妻中丈夫罗正在美国访学1年。在第三封情书说明,夫妻两人都可以另外接触异性,渡过空窗期。妻子宋婉以为他在美国有了外遇。他们是本科同学,罗研究生毕业留学当讲师,宋本科毕业到图书馆工作。后来宋与北方来读博士的乔迪高有了亲密接触。罗在美国确实有不止一位情人,但他自己觉得还是最爱宋。他提前两个月回国,准备给宋个惊喜。不料回家碰到床上的乔。随后罗宋两人离婚。

 

《发套》也是个有些神秘有些无厘头的故事。年近花甲的老教授俞言被25岁的女研究生柳思追求。俞教授拒绝,称自己老得头发都没有了,戴着发套。俞教授的儿子俞非在校产公司当经理助理,有钱又帅,追求柳思却被拒绝。俞非有些神经失常,后来长跪不起,请父亲劝柳思接受自己。俞教授给柳下跪,柳终于答应。结婚那天,俞非出门,晚上柳思睡着后才归。两人做爱时,俞非的发套突然掉下来,原来他出门剃个光头。见到发套和光头,柳思各惊叫一声,性趣全无,枯坐一夜。翌日清晨,柳教授在书房病故。从死亡时间推测,可能与柳思两声惊叫有关。葬礼后,柳思与俞非离婚,带着俞教授的两张照片和发套,搬回研究生宿舍。俞非彻底疯了。

 

《围巾》写个骗局。曾发表于《花溪》199510期,原标题《黑色围巾》。围着黑色围巾的女大学生方晴找学报编辑周晖,说有急事要到他朋友徐华博士家。到了又怕徐博士夫人在家,把稿子直接给了周编辑。后来谈稿子时,方表达了对徐博士的爱慕,并与他上床,徐送她黑色围巾。也表示愿意与周编辑上床。周大窘,赶紧处理了稿子,并在学报刊出。周遇到方的辅导员刘基,方告诉刘与周上过床,是她自己主动。刘推荐她保研。他们两人一起找徐博士,原来方告诉徐导师刘满教授骚扰她,让他帮忙改写论文,愿意以身相许。他们一起去看望黄满教授,方晴也在,已经是黄教授的研究生。这次她告诉黄教授,黑色围巾是刘基所送。

 

《门卫》是个无厘头故事,曾发表于《小说选刊》19967期,原标题《黑色门房》。二号教学楼的门房老头郭亮园向保卫科举报有男女学生在教室里做爱。两人都被现场抓住。女生叫罗隐,非常漂亮。教学楼本来应该十点关门。郭老头关照她,锁门后仍可在里面自习,离开时再给她开门。一直相安无事吗,直到只认识了一天的柯基陪她自习。这次出门时,郭老头拒绝开门。两人只能在自习室过夜。罗隐有些冷,柯基抱住她,后来就做爱了。两人被学校开除。临走时还来与郭老头告别(这也许是郭的幻觉)。两天后,郭亮园被发现死在自己床上。

 

《飘带》是个悬疑惊悚故事,曾发表于《青年文学》 19955期,原标题《黑色飘带》。从北方考入武汉某大学的张弓入学不久,就听室友李彪讲了高考女生杀死奶奶的故事。后来张与林超男恋爱,也谈起这桩谋杀案。林更理智地分析了案情,包括凶手的心理状态。林一度设局以另一女生名义约会张,但张拒绝并如实告诉林。张后来从报纸上读到,律师以精神病发作为由辩护成功,谋杀奶奶的女生没有判刑并读了大学。在李彪家,张看到当时的旧报纸,发现女生是用红色衣服的两条黑色飘带之一勒死了她奶奶。在学校见到林超男时,张弓见到她穿着只有一条黑色飘带的红衣服。林承认自己就是那个杀奶奶的女生,张非常害怕。不久,林在宿舍用剩下的黑色飘带自缢身亡。

 

这些小说的主题,或许能用一句话概括,“大家都很卑鄙!(p. 94)”除少数例外,故事中都有各种黑色道具。数篇小说以死亡、受伤或者被开除出局而结束。总体上都很令人压抑。作者自称是“审丑的小说”,确实彰显了校园中的“恶”,既有人性内在之恶,也有社会外在之恶。外在之恶中,既有老的权力之恶,也有当时新兴的金钱之恶。客观上,小说也揭示了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大学所生产的文化资源要与权力资源、财富资源以及美貌等自然资源博弈。我多少有些困惑的是,学校为什么要与谈恋爱大学生如此过不去。作者似乎没有看到,随着社会上市场经济的兴起,以及对校园的渗透,师生都将获得相当大程度的解放。这使得小说缺乏预见性,也不具有对大学职场的指导性,最多只是些反面个例。当然,故事都讲得颇具匠心,确实是有职业作家的才具,虽然少量故事有重复感。故事的开局都不错,但有些故事结尾比较勉强。这是悬疑侦探小说的通例,有些大家都未能免俗。

 

就个人偏好而论,小说侧重情感方面,而且过于强调和夸张了校园阴暗一面,不是我喜欢的学界小说。另一方面,这些故事对我而言,很有些耸人听闻的意味。这表明,虽然我在不同类型的大学读书教书近四十年,对大学的了解仍很有局限。

 

作者晓苏,1961年生于湖北保康。1979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1981年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至今。现任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湖北省人民政府参事。先后在《收获》《人民文学》《作家》《花城》《钟山》《天涯》《十月》《中国作家》等刊发表小说五百万字,并多次获得各种文学奖。与学界有关的短篇小说结集还有《吊带衫》(2007)和《暗恋者》(2012)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听唱新翻杨柳枝—关于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如鱼饮水—学界小说丛谈之《莫须有先生传》

 

一段好春藏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英国情人》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象牙塔学界小说丛谈之《杨绛全集(1)

 

老大嫁做商人妇学界小说丛谈之《傲霜花》

 

耄耋说情爱学界小说丛谈之《师姐》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学界小说丛谈之《半个月亮,半个太阳》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文革”的大学理念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时代背景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拨乱反正学界小说丛谈之1977-1989年的大学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今朝放荡思无涯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非学界故事)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休对故人思故国学界小说丛谈之《悬空的十字路口》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何人可觅安心法—学界小说丛谈之《脑裂》

 

沧海桑田—学界小说丛谈之《裸体问题》

 

艰难苦恨繁霜鬓学界小说丛谈之《方方文集·白梦》(力学家故事)

 

平生正被儒冠误学界小说丛谈之《暗示》(学界故事部分)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

 

一师两生三人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我们”与“我”及其超越—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心界》

 

推枕黄粱犹未熟—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梦》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言不尽意学界小说丛谈之《丽娃河》

 

青青园中葵学界小说丛谈之《毕业生》

 

从新闻到漩涡—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之后

 

才女的冷傲—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女生》

 

天才的误区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男生》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隔离—学界小说丛谈之《爱你两周半》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学者的素质学界小说丛谈之《北大先生》

 

无端却被秋风误学界小说丛谈之《象牙塔下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春江水暖鸭先知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独在异乡为异客—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之林》

 

墙角数枝梅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女博士》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无边落木萧萧下学界小说丛谈之《子在川上》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30054.html

上一篇:北京国家行政学院校园
下一篇:看花老眼之衡山公园大丽花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8 08: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