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耄耋说情爱—学界小说丛谈之《师姐》

已有 1101 次阅读 2019-10-6 22:46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校园小说, 随感, 札记

小说《师姐》1990年花城出版社出版单行本,曾在《羊城晚报》上连载,1992年广东人民出版社重印。秦牧以致作者信形式为小说作序。其中写道,“你的小说当然有一点儿自己的影子,不用说并非全部雷同,(至于有多少,猜测就没意思了,你自己才能知道那一切)(p. 5)”故事发生于上海南迁到县城的东基大学。开始时已经有大四学生,至少是1942年了,结束于日本投降后一年就是1946年。原计划还有下半部,但似乎没有出版。

 

《师姐》其实不是学界小说,而是发生在大学中的爱情故事。男主人公李涛家境清贫但有天分。被乡邻富户陈表伯看中以女儿玉兰表妹相许。并在当注册主任的陈表叔帮助下作弊被迁在内地的上海东基大学。李涛读过私塾,文科尚可,理科较弱,刚入学请大四的高材生容秀枝辅导物理,进步很快,成为高材生。两人也日久生情。容秀枝父母双亡,被大伯卖给当地恶霸(可能还是汉奸)顶债,并被强奸。恶霸在东基大学读书,让她也入学。容秀枝通过讨论武则天卓文君认定李涛没有处女情结,有意与他私奔,但发现已经怀了恶霸的孩子。委托也爱上李涛室友邓丽英保护他。邓是大军阀的女儿,势力远大于恶霸。她甚至要父母派人张罗他们婚事。李涛以在农村已经结婚生子推托,在表叔帮助下躲了起来,直到邓丽英的父亲换防离开并带走了女儿才回学校。接防的军阀是表叔的朋友,也能保护李涛平安完成学业。抗战胜利时毕业,留校物理系,而且要随校去上海。奉病中母亲命回乡成亲。路上遇到在县城学校教书的容秀枝。住防县城的军阀不仅是表叔的朋友也是容秀枝已故父亲的结拜兄弟。他出面办妥了与恶霸离婚。李涛与容秀枝共渡中秋,有肌肤之亲,并留下首七绝《中秋夜》。他有意退婚,但回乡发现不可能,还是与表妹结婚。表妹虽然年轻只有16岁,没有受过太多教育,但善解人意贤淑温柔,让李涛也很受用。在去上海任教前,玉兰建议他绕道专程见容秀枝,说明自己婚姻状况及妻子怀孕。李涛硬着头皮去时,发现容秀枝知道他结婚,只身搭军舰去了台湾,孩子被法院判给前夫了。只给李涛留下一首五言诗。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小说标题“师姐”说的就是容秀枝。她真是才华与美貌兼备。“才貌出众,能文善武。在大学一年级的时候,中平均分名列全校之冠,所以被称为‘女状元’。至于她的美丽,在我们男同学中大多数人说她可被选为校花。(p. 5) 1942年就完成学士毕业论文《水面飞船》,而且能唱歌写诗画画,又是女蓝前锋。

 

这个故事的叙述者其实是男主人公李涛,因此多些唯美色彩。尽管有种种不得已,旁人看来他是渣男无疑。小说虽然结局显得凄苦,但其实有些“爽文”的特质。男主人公才华横溢,几位美女投怀送抱。故事中的诗都不太高明,这里也不抄了。这个故事其实与华夏最早的校园长篇《漩涡》有类似之处,只是主人公运气好,总有权势者关照。

 

小说多少也反映了当年大学的情况。入学方面,有人用假高中文凭报名,注册主任做手脚录取;入学考卷一年内备查然后销毁,因此过了一年就安然无恙。大一学生课程全校课程相同,成绩排榜。期末考试中,选做题答得好,4道比做题只做了两道,教授也给了满分。霸道的学生,带着手枪,向老师要求加分。优秀的学生毕业留校工作。

 

作者江静波,1919年出生于福建永定。1941年考入福建协和大学生物系,1945年毕业。随后考入岭南大学研究寄生虫学并担任助教,1948年获硕士学位留校任讲师,1951年晋升副教授。1952年院系调整后在中山大学历任副教授、教授。曾任无脊椎动物学教研室主任、寄生虫学研究室主任,主编教材《无脊椎动物学》被广泛采用。1982年获英国皇家医学研究院热带病研究奖。1985年被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院推选为外籍院士。晚年在美国定居,2002年去世。《师姐》是他70岁完成的作品。他还著有话剧剧本《晚霞》,附录两篇回忆录《我的母亲》和《并肩五十年》,由中山大学出版社1993年出版。

 

 

附:已经贴出学界小说丛谈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且在新年读旧书学界小说丛谈之缘起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华夏大学的肇始学界小说丛谈之民国大学

 

遥观当年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赵子曰》

 

校园中的风月案学界小说丛谈之《漩涡》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危城内外学界小说丛谈之《双山》

 

“索隐”的尝试学界小说丛谈之《东藏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少年不识愁滋味学界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象牙塔旁学界小说丛谈之《杨绛全集(1)

 

树欲静风不止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的大学

 

学府变色学界小说丛谈之《红路》

 

学人入彀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

 

力争上游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

 

微动涟漪学界小说丛谈之《勇往直前》

 

溪云初起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玉骨冰姿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春秋》

 

花好月圆学界小说丛谈之《洗澡之后》

 

相煎太急学界小说丛谈之《牵牛花》

 

疾风劲草学界小说丛谈之《生命与爱情》

 

风刀霜剑学界小说丛谈之《马兰草》

 

天翻地覆学界小说丛谈之《朝云暮雨》

 

异婚奇情学界小说丛谈之《半个月亮,半个太阳》

 

风起云涌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时代(上、下册)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理想主义学界小说丛谈之“十七年”大学反思

 

身世浮沉雨打萍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红莲相倚浑如醉学界小说丛谈之《诗人之死》

 

“文革”的大学理念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时代背景

 

大转折前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魂兮归来》

 

工农兵大学生的爱情学界小说丛谈之《起步》

 

师大三年学界小说丛谈之《黄花堆积》

 

由红到紫的工农兵大学生学界小说丛谈之《紫色学历》

 

只是当时已惘然学界小说丛谈之《我的大学》

 

昔日娇子学界小说丛谈之《工农兵大学生》

 

拨乱反正学界小说丛谈之1977-1989年的大学

 

英语教授的求学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

 

英语教授的工作年代学界小说丛谈之《求(第二部)

 

回首向来萧瑟处学界小说丛谈之《人啊,人!》

 

时代伤痕的想象学界小说丛谈之《何直教授》

 

二十年后的同学相会学界小说丛谈之《土壤》

 

坎坷学者路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探索美的人》

 

解开谜团学界小说丛谈之《女大学生》

 

与魔鬼交易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晕眩》

 

一地鸡毛的学界学界小说丛谈之《无爱的情歌》

 

梧桐应恨夜来霜学界小说丛谈之《空中的足音》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英语青椒初入行学界小说丛谈之《真》

 

浮事新人换旧人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城》

 

满园春色关不住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恋》

 

思而不行的大学老师学界小说丛谈之《精神隧道():侏儒》

 

情欲激荡的校园学界小说丛谈之《第十一诫》

 

从希望到惶恐学界小说丛谈之《知识者生存》八十年代部分

 

休对故人思故国学界小说丛谈之《悬空的十字路口》

 

菲菲物竞华—学界小说丛谈之《承担:六〇后大学生》

 

雅俗熙熙物态妍—学界小说丛谈之《苏黎红小姐》

 

惊雁失行风翦翦学界小说丛谈外篇之《绫罗》

 

欲望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欲望的旗帜》

 

何人可觅安心法—学界小说丛谈之《脑裂》

 

沧海桑田—学界小说丛谈之《裸体问题》

 

教授的“为”与“争”大学小说丛谈之《天眼》

 

推枕黄粱犹未熟—学界小说丛谈之《大学梦》

 

冶金教授的似水流年—学界小说丛谈之《教授罗恒》

 

大学的历史转折—大学小说丛谈之《感受四季》

 

教学型高校流水账—学界小说丛谈之《一个大学女教师的手记》

 

教授的硬功夫和软实力学界小说丛谈之《所谓教授(修订版)

 

花自飘零水自流学界小说丛谈之《郑袖的梨园》

 

墙角数枝梅学界小说丛谈之《中国女博士》

 

求荣争宠任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鱼肠剑》

 

江山有恨销人骨学界小说丛谈之《梨园记》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步步寻花到杏坛—学界小说丛谈之《弦歌》

 

可怜光彩生门户学界小说丛谈之《打金枝》

 

无边落木萧萧下学界小说丛谈之《子在川上》

 

一场春梦日西斜—学界小说丛谈之《应物兄(上,下)

 

曾经沧海难为水学界小说丛谈之《上邪》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00869.html

上一篇:追忆张嗣瀛院士
下一篇:长假的伤和痛

2 杨金波 韩玉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5 01: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