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啄木鸟专栏》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qinghui 对错误的数学论点发表评论

博文

Zmn-0555 薛问天:【批h】是破罐子破摔,挽救不了败局。评师教民先生《0545》

已有 518 次阅读 2021-5-16 21:46 |个人分类:数学啄木鸟|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Zmn-0555 薛问天:【批h】是破罐子破摔,挽救不了败局。评师教民先生《0545》

【编者按。下面是薛问天先生的文章。是对师教民先生《0545》文章的评论。现在发布如下,供网友们共享。请大家关注并积极评论。另外本《专栏》重申,这里纯属学术讨论,所有发布的各种意见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专栏》编辑部的意见。】

 

 

【批h】是破罐子破摔,挽救不了败局。

评师教民先生《0545》

薛问天

xuewentian2006@sina.cn

 

薛问天-s.jpg师教民先生在《0534》1),2),3)的叙述中,承认复合函数的函数关系是f·g。虽然基本正确,但是在4)和5)中提出了非常错误的观点。师教民先生公开把【复合函数】描绘成【该函数的函数关系是 f】,【定义域为 x=g (y)】的新函数,称其为【把它叫做自变量 x 受到 x=g (y)限制的函数 y=f (x)】,而且【可以把该函数简记做 f,并且把该函数简称为 f 函数】。我在《0540》 中对此作了评论,称其为是对【复合函数】错误认识的全面亮相。

 

一,这样的错误,根本不需要讲什么理由,一查便知。查查正确答案,就可以判定它的错误。

复合函数的函数关系是 f·g,说成是【该函数的函数关系是 f】,就是错误的。复合函数的定义域是Dg,说成是【定义域为 x=g (y)】,就是错误的。况且函数不能作为定义域。这些全都是错的。更为严重的错误是把复合函数称为f函数,【可以把该函数简记做 f,并且把该函数简称为 f 函数】。要知道f是构成复合函数的两个函数之一,一般并不等于复合函数。怎么能把复合函数称为f函数呢?

实际上师教民先生对这些错误根本无法辩解。

我们知道在函数的二大要素中说得非常清楚,〖构成函数的要素是: 定义域Df及对应法则f。如果两个函数的定义域相同,而且对应法则也相同,那么这两个函数就是相同的,否则就是不同的。〗函数的对应法则,就是函数关系,也称为函数映射。

而师教民先生却在文中硬说【虽然我提出的 f函数】的函数关系f与复合函数关系f·g不同,但是f函数却同复合函数相等,【是同一个函数】。这是说不通的,函数关系即对应法则的不同,一个是f,一个是f·g。这两者不相同,那么相应的函数就不可能是同一函数。

另外,他说他曾经说过【已经有了的 x=g (y)虽然是一个函数,但因变量 x 也是对应于自变量 y 的所有取值的数的集合,所以函数 x=g (y)也符合函数的定义域是“数的集合”的定义,即是 x 的取值范围. 因此可以把函数 x=g (y)作为函数 y=f (x)的定义域写在函数 y=f (x)的定义域的位置处.】 

他认为这就是【我用充分的理由对函数 x=g (y)是函数 y=f (x) [定义域为 x=g (y)]的定义域的严格的证明,

这是完全说不通的。师先生的辩解根本对不上号。复合函数的自变量是y,函数要素的定义域,是函数自变量y的取值范围,是Dg。把函数x=g(y)作为复合函数的定义域显然是绝对错误的。

 

二,【批h】是破罐子破摔,挽救不了败局。

师教民先生在无法对其错误进行辩解时,想出了一个他认为可挽救败局的绝招:【批h】。那就是攻击薛问天的观点。你说我把复合函数称为f函数是错误,那我就攻击你所说的把复合函数称为h函数也是错误的。可是师先生承认h代表复合函数已有很长时间了,如何能改口。然而这已是师先生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所以改口也要干,师先生刚刚说了【...我们把上述的复合函数简记做 y=h (y),并且简称为 h 函数.】也顾不上了,于是马上改口,狠批【h函数】。我们來看师先生在《0545》是怎么说的。

师先生问【请问薛问天先生, 您敢不承认函数 y=h (y)的函数关系或对应法则是 h 吗? 如果薛问天先生胆敢不承认函数y=h (y)的函数关系是h, 那么就请薛问天先生说明理由。】我们在引入h时就非常明确地说明,h是复合函数的记号。因而根据复合函数的定义,h函数的对应法则就是复合函数的对应法则f·g。我们没有定义对应法则h,当然也可把f·g定义为h,令h=f·g。不过我们没有这样做,这样定义也没错。

李先生反驳不了我的批评,说【我的反驳是: 对于薛问天先生发明的函数 y=h (y), 在这里薛问天先生公开违背〖数学界命名〗, 把〖复合函数:〗 描绘成〖该函数的函数关系是 h〗 的、〖没有中间变量 x〗 的新函数, 称其为 h 函数.

李先生的反驳是多么无力。h只是复合函数的记号,我什么时候说把〖复合函数:〗 描绘成〖该函数的函数关系是 h〗 ?函数h是复合函数的记号,它的函数关系当然是f·g。既使在定义了函数关系h=f·g后,说h函数的函数关系是h,也无不可。

谁又说过:〖没有中间变量 x〗 ?h是复合函数,根据复合函数的定义,构成时自然有中间变量x。

李先生说【更为严重的错误是把复合函数称为 h 函数. 要知道 h 与构成复合函数的两个函数 f 即 y=f (x)以 及 g 即 x=g (y)都无关系,怎么能把复合函数称为 h 函数呢?

既然复合函数是由f和g构成的新函数,一般地不同于f和g,为什么不可以用h做为这个函数的记号呢?

我们來看看教科书中关于函数的记号是怎么说的。同济教科书的第2,3页原文如下。


函数记号同济p3-1.jpg

函数记号同济p3-2.jpg

教科书说得非常清楚,〖表示函数的记号是可以任意选取的,除了常用的f以外,可以用其它的英文字母...。〗师先生认为复合函数不能用h作为记号的论断是完全错误的。

另外说〖但在同一个问题中,讨论到几个不同的函数时,为了表示区别,需用不同的记号表示它们。〗因而师先生用f來作为复合函数的记号的错误也是相当明显。因力f已是构成复合函数的两个函教之一,〖为了表示区别,需用不同的记号表示它们。〗

 

我翻阅了以前同师教民先生的讨论。师先生开始并不承认复合函数的存在,自然也是反对h的。下面是我在《Zmn-0224 薛问天:必须承认编号为3的复合函数的存在-评师教民先生的《0220》2020-6-10 14:49》中的一段评语。

批评师教民的先生错误,是公然忽视复合函数的合法「函数地位」。

〖师先生说【薛问天先生硬是编造出一个编号为③的函数 h(y)强加于我,......

这不是我【强加于】你的,是客观事实 【强加于】你的,是严谨的逻辑 【强加于】你的,你必须承认编号为③的复合函数的存在以及它的「函数地位」。错误的认识必须纠正。这是我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前提。〗

 

后來师先生在《0248》中终于说【薛问天先生借助我的表述B:阐述了他编造的编号为③的复合函数y=h(y)的合法性。】做了很多解释,说【这也是我最初没有设复合函数为y=h(y)的缘故】。由此就一直承认复合函数的h标记的合法性,还说这是【共识】。没有再提异议。

这次,由于找不出任何理由來为他的错误辩解,于是孤注一掷,破罐子破摔,不顾悔过改口,提出【批h】的怪招,妄图能挽救败局。

可是这样的做法是徒劳的,用h作为复合函数的记号,合情合理,函数y=h(y)的对应法则是f·g,既使用h作为复合函数的对应法则,令h=f·g。也完全正确。然而认为复合函数的对应法则是f,由于f不等于f·g。所以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另外由于函数f己经存在,再把复合函数称为f函数,也是绝对错误的。所以用【批h】,挽救不了师先生的败局。

 

参考文献

Zmn-0545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540

Zmn-0540 薛问天: 对【复合函数】错误认识的全面亮相。评师教民先生《0534》

Zmn-0534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529

Zmn-0529 薛问天: 对应法则是函数的重要要素,评师教民先生《0498》。

Zmn-0498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486

Zmn-0486 薛问天:关键是复合函数的二大要素。评师教民《0465》。

Zmn-0465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459.

Zmn-0459 薛问天: 文字有点不同,但还都是错的。评师教民先生《0440》。

Zmn-0440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428

Zmn-0428 薛问天: 从概念上区别复合函数同构成复合函数的函数。评师教民先生《0419》

Zmn-0419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408

Zmn-0408 薛问天: 解析式型的函数定义不能以函数作为定义域。 

Zmn-0404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395。2021-1-1 09:00

Zmn-0395 薛问天: 说了的话要承认,这是严重的概念混淆。师教民先生的《0393》

Zmn-0393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388

Zmn-0388 薛问天: 这是严重的概念混淆,评师教民先生的《0380》。

Zmn-0380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366    

Zmn-0366 薛问天:概念的混淆是产生错误的重要根源。评师教民先生《0362》的两篇文章。

Zmn-0362 师教民: 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359, 对薛问天先生和我讨论的总结

Zmn-0359 薛问天:搁置次要分歧,在主要问题上取得共识。评师教民先生的《0357》《0339》。

Zmn-0357 师教民:对薛问天先生和我目前的讨论谈点儿意见

Zmn-0339 师教民:评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330   2020-10-11 16:31

Zmn-0330 薛问天:决定数学对象含义的是定义而不是标记,评师教民先生的《0323》

Zmn-0323 师教民   面对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310谈点儿意见

Zmn-0310 薛问天:纠正错误命名,澄清被混淆的概念,评师教民先生的《0294》。

Zmn-0294 师教民:面对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287谈点儿意见

Zmn-0287 薛问天:希望师教民先生能继续纠正错误达成共识。

Zmn-0284 师教民: 面对薛问天先生的文章0280谈点儿意见

Zmn-0280 薛问天:复合函数不是函数f,评师教民先生的概念混淆

Zmn-0277 师教民: 评《重温微分标注的定义,澄清对概念的混淆.-——评师教民先生的<0268>》

Zmn-0268 师教民: 评《师教民先生不愿直接回答,我来替你回答-评<0265>》

Zmn-0265 师教民:评《师教民先生的混淆概念澄清表——评<0262>》

Zmn-0264 薛问天:师教民先生的混淆概念澄清表-评《0262》

Zmn-0262 师教民   评《说不清〖复合函数的f〗是什么,计划泡汤.评师教民先生的<0256>》

Zmn-0256 师教民:评《终于水落石出,得出结论:师先生错了》

Zmn-0252 薛问天:终于水落石出,得出结论: 师先生错了。2020-6-30 20:43

Zmn-0251 师教民:关于讨论复合函数的总结

Zmn-0248 师教民:评《不能不说这是一大进步——评师教民先生评漫画的评论》

Zmn-0247 师教民:评《条条评论条条错.评师教民先生的七个评论》

Zmn-0246 薛问天:师教民先生给出的四个【证明】全部是错的

Zmn-0242 薛问天: 不能不说这是一大进步-评师教民先生评漫画的评论。

Zmn-0241 师教民: 评《「漫画」魔术师的魔裙》

Zmn-0238 薛问天:条条评论条条错-评师教民先生的七个评论。

Zmn-0236 师教民:郑重声明,请薛问天先生直接逐篇评论《再评》至《七评》。

Zmn-0235 薛问天:「漫画」魔术师的魔裙

Zmn-0234 师教民:六、七评《混淆了函数h同函数f的微分-评师教民先生的<0214>》

Zmn-0229 师教民:论极限理论中微分等于增量的科学错误

Zmn-0228 师教民:评《关于互为反函数的微分问题的分析》

Zmn-0225 师教民:再、三、四、五评《混淆了函数h同函数f的微分-评师教民先生的<0214>》

Zmn-0224 薛问天:必须承认编号为3的复合函数的存在-评师教民先生的《0220》

Zmn-0220 师教民:评《混淆了函数h同函数f的微分-评师教民先生的<0214>》  

 Zmn-0215 薛问天:混淆了函数h同函数f的微分-评师教民先生的《0214》

Zmn-0214 师教民: 评《这是不同的微分变量不容混淆-评师教民先生的<0209>》

Zmn-0213 薛问天:这是不同的微分变量不容混淆-评师教民先生的《0209》

Zmn-0209 师教民:评《对「反函数导数定理」的严重歪曲-评师教民先生的<0199>》

Zmn-0203 薛问天:对「反函数导数定理」的严重歪曲-评师教民先生《0199》

Zmn-0199 师教民:评《欲盖弥彰真相大白-师教民先生的<0191>》

Zmn-0195 薛问天:欲盖弥彰真相大白-评师教民先生的《0191》

Zmn-0191 师教民:评《评师教民先生在证明中所犯的低级错误》

Zmn-0188 张景中: 对《薛问天:评师教民先生在证明中所犯的低级错误》一文的评语。

Zmn-0186 薛问天:评师教民先生在证明中所犯的低级错误

Zmn-0184 师教民: 评《教科书己给出【微分的两套符号表示方案】——评师教民先生的<0180>》

Zmn-0183 薛问天:教科书己给出【微分的两套符号表示方案】-评师教民先生的《0180》   

Zmn-0180 师教民: 评《「于无声处听有声」-评师教民先生<0147>的评论》

Zmn-0162 薛问天:「于无声处听有声」-评师教民先生《0147》的评论

Zmn-0152 师教民:评《谈同一个符号dx表示不同的微分…》

Zmn-0147 师教民: 评《评师教民<讨论微积分的活动的总结>》

Zmn-0136 张景中:对【薛问天:评师教民《讨论……总结》】一文的评语。

Zmn-0133 薛问天:评师教民《讨论微积分的活动的总结》

Zmn-0128 师教民: 对薛问天和师教民讨论微积分的活动的总结

Zmn-0082  师教民:评【问题Ⅰ的讨论取得了进展——评师教民<0078>的回复】2019-12-26 21:44

Zmn-0081  薛问天:问题 I 的讨论取得了进展-评师教民《0078》的回复

Zmn-0078 师教民:评《第二代微积分求导过程没有矛盾》

Zmn-0075 薛问天: 第二代微积分求导过程没有矛盾。评师教民先生对问题I 的错误论点。

Zmn-0074 师教民:  评《「无穷大变量」和「无穷大极限」》

Zmn-0064 薛问天:「无穷大变量」和 「无穷大极限」

Zmn-0062-0,1,2,3 师教民:  答文清慧先生于2019.10.08给我的信兼评薛问天先生的《 再评师教民先生...》

Zmn-0058-1,2,3 薛问夭;再评师教民先生提出的三个问题(1,2,3)

Zmn-0037-1,2,3 薛问夭;于无声中听惊雷,从回答中析共识。评师教民先生的七答(上,中,下)

Zmn-0036-1,2,3 师教民: 答《评师教民先生在zmn--0028的回答》(上,中,下)

Zmn-0029-1,2  薛问天: 争论的目的是求得共识。评师教民先生在zmn-0028的回答(上,下篇)

Zmn-0028  师教民:  答《评师教民先生的回答》

Zmn-0025薛问天: 评师教民先生的回答

Zmn-023师教民:答《解开「微分迷团」…》,论极限理论中微分等于增量的科学错误。2019-04-17

zmn-012 薛问天:解开「微分迷团」,兼评师教民先生的疑惑和莫绍揆教授等的置疑。2018-7-7 16:14




返转到

   zmn-000文清慧:发扬啄木鸟精神-《数学啄木鸟专栏》开场白及目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755313-1286857.html

上一篇:Zmn-0554 反对伊战:对李鸿仪先生一些观点的评论
下一篇:科学网《数学啄木鸟专栏》Zmn-000 到 Zmn-0550 期目录: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6-29 1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