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养蟋蟀

已有 1490 次阅读 2019-9-3 16:18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蟋蟀, 记事, 回忆

我的养蟋蟀记忆很温馨,因为是爸爸领着玩的。

 

当时周围的孩子不知道蟋蟀,因此都不玩蟋蟀。因此我知道这种昆虫就是听爸爸说的。他小的时候在上海就玩,听蟋蟀叫,斗蟋蟀。最难的可能是把蟋蟀养过冬,爸爸自己没成功过。有个大伯父做到了,他有个很不寻常的葫芦,冬天把蟋蟀养在葫芦里,贴胸口放着。

 

爸爸不仅讲玩蟋蟀的旧事,也带着我去找蟋蟀。这这有些工程师的动手精神了。我们晚上出去,在有碎砖烂瓦的地方转悠。听见蟋蟀的叫声,就屏住呼吸判断方位。然后翻开砖头瓦块,有时候就看到蟋蟀了。用手电照着,蟋蟀不跑,而且跑也不快,捉住了放在瓶子里,带回家。

 

蟋蟀比较好养。吃没有问题,只要喂大米饭粒就可以。住是个问题。按照爸爸的说法,蟋蟀正常应该在蟋蟀罐中。但我们没有蟋蟀罐。我让蟋蟀住过纸盒,也住过空花盆。花盆很大,上面压块玻璃,蟋蟀就挑不出来。只有愿意,蟋蟀的一举一动我都可以尽收眼底。按照米歇尔·福柯《规训与惩罚》的观点,那是理想监狱。其实我想为蟋蟀准备的是别墅。如果是现在,我会往空花盆里放些砖头瓦块,那就是蟋蟀的理想别墅了。小的时候没有想到。

 

蟋蟀会叫,养在空花盆里也能叫。但最好玩的是斗蟋蟀。我们还真抓到过第二只蟋蟀。把它放在已经有一只蟋蟀的空花盆里,但两者相安无事。或许是花盆太大,反正蟋蟀从来没斗过。爸爸说,有种什么草,撩拨蟋蟀,它就会生气,更好斗。可惜当地没有这种草。总之,养蟋蟀过程中,听过蟋蟀叫,但没见过蟋蟀斗。

 

至于我一直期待的繁殖,更遥不可及。爸爸告诉过我,雌蟋蟀肚子后面有三根刺,雄的有两根。雌的不会叫,所以抓不到。现在我明白,为什么我们抓到的蟋蟀都是单身,因为蟋蟀鸣叫是在求偶。一旦夫妻对拜进入洞房之后,或许就不叫了。由此也可以理解,为鲁迅父亲看病的中医所开药引子,“蟋蟀一对”“要原配”真是很难找。一对蟋蟀就不容易捉,何况还要原配。鲁迅说在百草园找到成对的蟋蟀很容易,他本事比我大多了。

 

三生万物。我已经回忆过养三种小动物,《养鸡》《养鸟》《养青蛙》。又说了养三种昆虫,《养螳螂》《养蝈蝈》和这次的养蟋蟀。其实我还养过其他昆虫,例如蚱蜢和蜻蜓,但都不成功。传闻蚱蜢要喝露水,家里没有,自来水达不到蚱蜢的饮用标准。蜻蜓可以吃蚊子,也没见吃过。我都抓到过,但其实没有养活过。就不说了。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小木匠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母亲在祖父家

 

忆往昔之父母的忧虑

 

忆往昔之中学时的工作意向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忆往昔之家教惜福篇

 

忆往昔之家教独立篇

 

忆往昔之挨父母打

 

忆往昔之背主席诗

 

忆往昔之出师傅坑

 

忆往昔之小学试读

 

忆往昔之插班入学

 

忆往昔之抗大小学

 

忆往昔之无电视时的除夕夜

 

忆往昔之“反标”事件

 

忆往昔之小学时的“创新”

 

忆往昔之少年“军迷”

 

忆往昔之热极凉来

 

忆往昔之不敢下山

 

忆往昔之杀鸡

 

忆往昔之童谣

 

忆往昔之吃蛋

 

忆往昔之养鸡

 

忆往昔之养鸟

 

忆往昔之养青蛙

 

忆往昔之白日说梦

 

忆往昔之撒豆成兵

 

忆往昔之养螳螂

 

忆往昔之养蝈蝈

 

忆往昔之折纸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96486.html

上一篇:疗疴五日
下一篇:名作过眼:达芬奇的绘画I

3 张叔勇 郑永军 夏力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4 2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