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插班入学

已有 1970 次阅读 2017-12-25 19:13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小学,入学,插班,考试,回忆,记事| 回忆, 考试, 小学, 入学, 插班

虽然觉得幼儿园的老师对我还不错,但我实在不想再在幼儿园里呆着了。最不能忍受的不是吃饭,而是睡觉。幼儿园下午都要睡觉。还能记得幼儿园的床,平时挂在墙上,基本不占空间。睡觉时拉下来支上。妻子也记得她幼儿园里的那种床,说是刷着淡绿色。记得我所在的幼儿园,床是刷成淡黄色。实在睡不着,也不愿意在床上趟着。我苦苦哀求父母,让我去上学。与其说是对学校的向往,不如说是对幼儿园特别是午睡的厌倦。那时候我六岁多。

当时孩子比较多,校舍不够。因此一年级不在小学读,在街道办的所谓“抗大小学”。后来知道,抗大,是抗日军政大学的简称。在真正的延安抗大,讲课的是中央领导,听课有大都市来的电影明星。那个名称多少有些滑稽,甚至是种讽刺,正如那时的生活。

父母同意我上学要求的时候,早过了秋季开学时间。春季学期开学已经两个来月,期中考试刚刚考过了,推测应该是705月上旬。我要上学,就是插班生。母亲领我去街道的抗大小学。当时好像也没有太严格的学籍管理,老师说考试,如果合格就入学跟着读。

当场就考语文和算术两门课。似乎就是用班上才考过的期中考试的现成题目。成绩记不准了。语文好像是50多分,没有及格;数学60多分,算是及格了。成绩虽然不好,但老师觉得孺子可教,就收下了我。现在想想,那位老师也是设定我人生轨迹的关键因素之一,但当时没有意识到。很多重要的事情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而有些当时觉得很重要的事情,回头一看鸡毛蒜皮。

就这样我上学了。只在抗大呆两个多月,而且没有过冬天,想必少吃了些苦。相当于1969年秋季入学,实际上是跳了约0.75级。女儿青出于蓝,完整地跳了一级。我当时还没有到6周岁,比班上多数同学小两岁。可惜辽宁的小学,秋季班毕业改春季班毕业,后来又改回来,就多读了一年。不然就在7915周岁上参加高考了。当然现在这样也挺好。20周岁时毕业留校教书,60岁退休时正好从教40年。

上学了,我很开心,白天不用再睡觉了。我后来一直没有午睡的习惯。不用睡午觉,这是我通过考试入学才争取来的权利,当然不会轻易放弃。现在要是睡午觉,未免要感慨,辛辛苦苦五十年,一下回到上学前。当然,等我更老些,对睡午觉就也许就不那么排斥了。返老还童,大抵就是这个意思。

在我6周岁时,考试改变了我的生活,不需要再勉为其难地睡午觉了,而且在条件艰苦的街道抗大小学只呆了两个月。凭借考试来实现愿望,后来的人生之路从那时就露出了端倪。尽管我并不擅长应试,更不喜欢考试,但对我而言,真是没有其他比考试更快捷的愿望实现方式。广义的考试就是学术工作,这就是我现在还在作的事情。是否擅长不知道,至少自己还喜欢。不管主观好恶,客观地看,学术工作本质上与近50年前的入学考试作用相同。我的工作当然不能改变世界,但使得我自己许多愿望得以满足。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忆往昔之父母的忧虑

忆往昔之家教惜福篇

忆往昔之家教独立篇

忆往昔之母亲在祖父家

忆往昔之挨父母打

忆往昔之背主席诗

忆往昔之出师傅坑

忆往昔之小学试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91439.html

上一篇:琼海北仍村
下一篇:大连金石滩某会议中心掠影

1 袁天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5 00: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