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抗大小学

已有 1666 次阅读 2018-1-11 15:46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街道抗大小学, 回忆, 记事

在晓光街道抗大小学呆了半学期就是两个多月,然后就升入正式的小学,晓光小学。抗大小学的事情记忆不是特别清楚。

印象最深的是学校没有桌椅。桌子是用水泥垒的方台子。事实上,我的记忆台子是泥的,黑乎乎,凉冰冰。但妻子说她记得是水泥的。我刚入抗大时可能还分不清楚泥和水泥。凳子是学生自己从家里带。如果我没有记错,需要每天从家里带,而不是放在教室,因为教室有两个班分别在上午和下午上课。

学习内容印象不深。算术我应该已经都会了,具体学了什么,我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语文的课文没有印象,学过拼音,但据隔壁王老师说教得不准确,把不该出声的(类似于英语中清辅音)pbmf都发得很响。连体育老师都知道抗大小学语文教得不好。

还能想起来的是朗诵“老三篇”,即《为人民服务》《愚公移山》和《纪念白求恩》。我不知道别的同学感觉怎么样,我觉得背诵下来很容易。那真是童子功。现在当然背不全了,但仍有许多片段能脱口而出。“老三篇”就是我们这代人的《论语》呀!当然,我不是说我们这代人都能熟背“老三篇”,就像古人也不是人人都能背《论语》。

学校里老师好像只有一位,就是同意我入学的老师,姓刘,名字我忘记了,真不好意思。刘老师是后来所谓的知识青年再后来的待业青年,因病没有下乡,属于街道管的人。可能是高中毕业生。她弟弟就在班上。刘老师的形象现在已经很模糊。从我尚有的依稀印象,不是美女也应该差不多。

同学也记不住,除了三个打架大王。看来当王是容易被人记住,那怕是打假大王。大王是杨文清,住在我们家楼上。不知道为什么他是大王,很少来上学。杨文清更像所谓的社会青年。读小学时他仍然是同班同学。二王是刘姓同学,名字我忘了,我们老师的弟弟,也是我们班长。后来升小学我们没有在一个班,所以印象也不深。小王或者三王是王敏胜,我们副班长。小学我们还是一班,他好像还是副班长。我们关系不错,而且在小学里还配合老师上演过一场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戏,以后再说。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打架,也许是我入学前已经抗大论剑,决出高低了。我也不记得有任何人欺负过我,当然我也没有欺负过人家。总体上,就是与同学交往特别少。

如开始所说,我在晓光街抗大小学只读了两个多月,所以没有什么特别深的影响。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忆往昔之父母的忧虑

忆往昔之家教惜福篇

忆往昔之家教独立篇

忆往昔之母亲在祖父家

忆往昔之挨父母打

忆往昔之背主席诗

忆往昔之出师傅坑

忆往昔之小学试读

忆往昔之插班入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94333.html

上一篇:伊春石林国家地质公园石簇
下一篇:南京清凉山公园寻古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1 11: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