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已有 1867 次阅读 2017-7-18 10:42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家教,讲道理,人以群分,记事,回忆| 回忆, 记事, 家教, 人以群分, 讲道理

在《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中结束时,提到“我们”和“他们”,这其实与我的家教有关。这里再多说几句。

我的家教,对讲道理非常推崇。我现在回想,自己从小的家庭教育隐含着这个意思:人与人不同,有些人野蛮、有些人愚蠢。野蛮愚蠢的判据就是不讲理,野蛮者不愿讲理,愚蠢者不能讲理。我们自己应该讲理,避免野蛮愚蠢,但没有权力也没有义务教化他人。当然我们可以躲着他们。所谓人以群分,就是讲道理的人和不讲道理的人。应该说,我父母在讲理方面做得不错,虽然我是小孩,但并不常感觉父母不讲道理。

父母从来没有明确说过人以群分,但应该有这个意思。小时候,父母告诉我,如果小朋友或其他什么人骂我,我不用理睬。因为挨骂其实也不损失什么。于是有人骂我时,我只是不吱声溜走。可能是我胆怯不敢骂回去(其实我也不会骂人),至少我当时觉得是不屑。别人说脏话或许没有错,但我还与他们在一起我就错了。后来知道,这也是种“道不同不相为谋”吧!

挨骂无所谓,挨打就另当别论了,因为我很怕皮肉之苦。在小学低年级,我至少是受到这种威胁,虽然成为现实的并不多。我感觉父母在这方面不能帮助我,除了让我赶紧逃。毕竟讲道理,只在讲道理的人中起作用。我只能另想办法。至于我实际上如何解决,以后再专门回忆。

关于“我们”和“他们”,再引申几句。长大之后,我或许懂得稍微多些。多少有些沮丧地发现,我们自己在努力避免野蛮愚蠢的时候,自以为在讲道理时,可能还难免仍然有野蛮愚蠢,默认着一些所谓不言而喻的前提。人以群分之后,在我们眼中的“他们”眼中,我们自己或许也是不讲理的人,可能是“他们”。因此,separate but equal(在美国政治的语境中,有专门含义),或许是没有办法时的办法。有些时候,也是一种解决方案,虽然应该被更好的解决方案所替代,如果有的话。

不管怎样,我对自己的不讲道理时刻保持警惕。如果读到或者听到某些话,有股无名之火,让我继续不下去了。我就提醒自己,更需要好好读或听下去,免得自己成了不讲道理的人。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66922.html

上一篇:上海交大闵行西校园一隅
下一篇:北京某宾馆:晴日下午

1 袁天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6 2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