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已有 2425 次阅读 2017-4-13 18:18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看病,诊断,吃药,记事,回忆| 回忆, 记事, 看病, 吃药, 诊断

总体上我应该不是“多愁多病身”。在35岁之前,似乎只住过一次院,作了个外科小手术。比较大的病也只有一次,痢疾。还有慢性病是鼻炎,在鞍山常犯,到了上海基本就好了。其他的内科病,基本是两种,一种是头疼脑热偶尔并发扁桃腺炎或肺炎,另一种是消化不良或者急性肠胃炎。

最常犯的病是消化不良。生长于匮乏年代,虽然家里经济条件还算不错,但胃口极好。有时候,难免眼大肚小,吃多了消化不好。这个毛病直到结婚也没有改掉。有时候到岳父家,招待太好,吃得太多,回去就出问题。药也很简单。西药有酵母片,中药有山楂丸。都比较好吃,酵母片香,山楂丸甜。也就是饭吃多了,继续吃药。现在这两种药好像都没有了,挺遗憾。如果这两种药都不行,那就要上吐下泻,然后就好了。后来有什么东西没有吃好,直接上吐下泻,吃药过程都省略了。

如果是通常的感冒,我的症状主要是咳嗽流鼻涕,通常不头疼。这个阶段什么药也不用吃。现在的说法是多喝水,卧床。我不记得小时候母亲这样告诉我。反正就是该干什么干什么。通常我也不必报告家长。报告了,还要检讨一番什么时候没有注意冷热调整衣服。到了发烧阶段,自觉症状就很明显了,人无力,觉得冷,皮肤有些发紧。治疗是卧床观察。如果人不精神了,就要吃退烧药。当时吃的退烧药是APC(当时就这么叫,应该是复方阿司匹林)或者安乃近。量都很小,开始只吃半片。后来听母亲同事说起安乃近的针剂出过什么问题,家里就不吃安乃近了。只吃APC

感冒两、三天不好,就要到医院检查了。主要是验血,采耳血,验白血球。如果不高,就是病毒性感冒。据说病毒性感冒没有什么切实的治疗方法。只能靠自身抵抗力。有时候也口服病毒灵,虽然实际上并不灵。

白血球高,就是有炎症。比较简单的是先看看扁桃腺。如果肿大了,推测是扁桃腺炎。因为扁桃腺比较容易发炎,也没有什么实际功能,因此可以切除。但母亲说,不要切除,发炎也是功能,属于预警,所以我直到现在也没有切除。也可以用听诊器听肺部呼吸。据说不正常的话,有水泡音。肺炎要确诊,需要透视。我很少透视,母亲觉得X射线有害健康,能不查就不查了。反正是抗生素治疗。口服土霉素或者四环素,两者的区别我不清楚。当时的感觉,四环素更厉害些。后来说四环素对牙不好,我就不吃四环素了。土霉素我用了很长时间,直到后来消失了。当时有些新的抗生素,先锋霉素、辉煌霉素等,我从来没有用过。

顺便一提,按当时的医疗体制,我算是职工家属,吃药半价。但我怀疑我吃过的要都是以父母的名义从医疗开的,因此免费。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在医院的母亲,自然可以免费吃药。当然,如前所述,免费的药吃得也很节制。药是公家的,身体还是自己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48722.html

上一篇:武夷山万亩荷塘
下一篇:文殊院记游:玉佛殿、圆通殿和祖堂

2 袁天宇 ljxm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3 1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