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已有 2287 次阅读 2017-6-16 22:16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父母,挠痒,敲背,记事,回忆| 回忆, 记事, 父母, 挠痒, 敲背

父亲年轻时皮肤不太好,再加上有些药物过敏,因此皮肤常痒,就叫我挠痒。通常是四肢,也有后背。挠痒过程中,他还不断指挥,“上面些,嗯,太上面了,再下面些。往右一点点儿。”或者“重点儿,太重了,再轻点儿。”我不记得对这个差事有什么反感,基本上看成种亲子活动吧。总体态度是乐于效劳。或许为自己能有些用处而自豪。

母亲对此比较反感。经常当场说他,哪里痒自己抓,要轻就轻,要重就重。父亲不回嘴,但依旧让我挠。用从小就学的阶级分析的方法,我现在推测,是父亲看爷爷或者太爷爷有人伺候,潜意识中也摆摆阔人的谱;没有丫鬟,自己的儿子也凑合,聊胜于无。母亲家庭成分虽然也是地主,但家里很穷,便看不惯这种阔人作风。

除了挠痒,还有捶背。开始时我应该三岁左右。父亲坐在床边,我站在床上,捶背位置正好合适。父亲常要我,“重点儿,重点儿!”我抡圆了拳头,也重不了,就那么大力气。父亲对敲背要求比较高,要敲出所谓铜钱背,就是敲的时候拳头要发出声音,仿佛有两枚铜钱在手里。后来我自己也琢磨出来了,秘诀是拳头不能握实,大概能插枝钢笔的空。这样敲起来,会发出声响。捶着捶着,我就长大了。大些的时候,父亲还是坐在床沿,我跪在床上,高度正好敲背。用力起来也要有节制,不能太使劲。再后来就不敲了。确切地说,不用我敲了。

妻子说,她小时候是给妈妈捶腿。她妈妈回家说,上了一天班,很累!她就去捶腿。仿佛是种条件反射,就像小狗看到主人站在门口,就去叼来拖鞋。岳母与父亲是同行,都是土木工程师。看来这个行当很不容易。于是,我和妻子都没有承父业或母业。当然也就不需要有人敲背或者捶腿,不然真不够女儿忙的,假如她足够听话。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61239.html

上一篇:上海交大闵行东校园之植物园
下一篇:上海某医院绿地掠影

1 郭战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15: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