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已有 3076 次阅读 2017-3-7 10:11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门诊部药房,药剂师,回忆| 回忆, 门诊部药房, 药剂师

小的时候,常去母亲工作单位玩。有时候也帮忙干活。

母亲就职的是鞍钢立山医院(后来改归曙光医院)太平门诊部。那个门诊部的地位,似乎处于上海现在的社区中心医院和卫生服务站之间。更接近中心医院,分科挂号、有透视化验等设备,只是不能收住院。当时的医疗体系,鞍山市有市属和鞍钢管辖两套医院系统,总体上似乎是鞍钢的更高明些。所谓企业办社会,就是说企业有医院、幼儿园等,我在《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中说的幼儿园,也是鞍钢系统的。当时有所谓条块分割,条是从中央下来的,块是地方的。在鞍山,至少有三个属于冶金部的与鞍山市平级(厅局级)的单位,鞍钢、三冶(第三冶金建设公司)和鞍山钢铁学院。我刚工作时,我们一家三口,每人在其中一个。我小时候,鞍钢下面的医院有铁东、铁西和立山三家,后来又多了家曙光。医院下面又有若干门诊部。太平村门诊部就是其中一个。门诊下面是不是还有医疗机构,我不清楚。也许有医疗点之类,因为听母亲说过医生护士“下地段”。但我没有去过,不知道“地段”到底是什么。

太平门诊部有个十人左右的药局,西药为主,也有中药。药局有两个负责人,一个是真正的负责管全面工作,另一个是只负责药品,母亲就是后者。她后来管理库房,决定进药的计划。后来这个岗位含金量很高。但当时也没有什么。在很长的时间里,母亲的职称是药剂师。门诊部的药房,只有两位负责是药剂师。同事客气些都叫她薛药师。全面负责人,开始是位女士宁桂兰宁药师,后人是为部队转业的男士任药师(名字我知道,但一时想不起来了)。他妻子部队转业后门诊部化验室工作,叫黄美薇是上海人,与母亲关系很好。当时人家说她漂亮,她说如名字“美薇”,有一点儿漂亮。我小时候以为药剂师是个挺高的职称,就像工程师一样。后来才知道,药剂师其实是初级职称,相当于助理工程师。与工程师相当的职称是主管药剂师。母亲就是在这个职称上退休。相当于高级工程师的是主任药剂师。医生对应的就是医师、主管医师、主任医师。但当时被称为药师也确实是尊称,除两位负责人外其余的人还没有职称。看金庸《射雕英雄传》里面有黄药师,我便联想到药房。

那个药局是朝北的3间屋。从中间的房间进去。西面的房子有对外的两个窗口,一个西药,一个中药。东面的房子有个高压消毒锅,止咳糖浆等用的玻璃瓶子,回收洗净消毒后再使用。后来还有套生产蒸馏水的装置。门诊部用的蒸馏水自己生产,通过树脂交换等。我当时费了好大劲弄清楚,现在已经忘了。那个装置,好像也是母亲主持制造安装的,也比较费心思。

药局的工作,最累的是所谓“坐窗口”。那是在药局的西医窗口负责发药,同时也审核挂号室的划价(药价计算),甚至还有医生的用药(有些贵重药、麻醉药等有特定的审批程序)。如果发现错误,就告诉患者找挂号室或医生改正。企业医院,患者分为三类,职工是除挂号费外全公费,家属是一半公费,市民是全自费。“坐窗口”这个工作八小时不能离开人,上洗手间,患者就要排长队。同时责任又大,发错了药可能出人命。药局内部是轮班,每人顶一天。

不坐窗口的人,就相对比较轻松。在中间那个房间准备药,就是所谓“数药片”。当时药片都没有小包装,要人工把瓶子或盒子里的药,装到药口袋中。装药的纸袋也是人工填数目字,说明每日几次每次几片。“数药片”这个工作,只要识数就可以做,因此我小时候也帮过忙。虽然简单,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干。别的小孩都坐不住。我比较老实,能一直数下去。如果药片太小太多,就不是数,而用天平秤。那也是我喜欢干的事情。

药局还另有个药库,不在门诊部的平房内,在后面的住宅楼中。似乎有好几个房间,印象中没有窗户或者是挂着厚窗帘,很黑,白天都开着灯。母亲在那里有张办公桌。很安静的地方,虽然有些冷清。最重要的职责可能是贵重药、麻醉药的管理。当时没有电脑,都是手工记账。

医院还安排夜班。很长时间,都是上中夜班,就是晚上12点下班。母亲下班自己回家,步行大概要十分钟。许多人都觉得她胆子有点大,虽然叫太平村,其实也不太平。母亲跟我说过她的预案,如果有坏人,她就用手里的手电筒砸路边人家的窗户玻璃。窗户打破,人总会出来看,就把坏人吓跑了。幸运的是,很多年也没有出过什么事情。母亲自己觉得是因为她走得很快。后来改成了大夜班,就是早上八点下班。药局的人都是下半夜睡觉。把常用药给医生,请医生帮忙发药,自然也帮忙不要用没有留出来的药。但母亲说她在医院睡不好。周末也要坐窗口。如果是中班,下班后在家休息一天。如果是大夜班,好像白天和后一天都在家里休息。周末上班,有个“待休”,就是可以在需要时休息一天。夜班的休息赶上周末或节假日,也有个“待休”。

我记事起,母亲的工资是每月79.5元,另外有6元所谓“活工资”。当时确实不低,在门诊部可能是最高的,我记不准了。主流的工资分布似乎是在4050元之间。我不觉得她的工作多么有趣,但也不算乏味,不过从来没有打算我自己将来也干这个。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37994.html

上一篇:南航故宫校区校园
下一篇:朱熹的诗与弘一法师的偈

1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9 1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