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故友

已有 2910 次阅读 2017-2-26 10:12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少年,朋友,回忆| 回忆, 朋友, 少年

过年时,母亲的大学同学史敬仁来电话,问母亲的情况。后来也聊几句。他的儿子,王玉,我过去的小伙伴,已经不在了。还没有到六十,仍在上班。高血压,导致急性脑出血。当时也没有敢多问他生前的工作情况。仿佛过去听母亲说过,有个很好的工作,我忘记了是银行还是监管部门还是其他。

回想起来,王玉可以算是第一个不在身边而结识的小伙伴。就是说,他不是那种邻居或同学。他在沈阳,我在鞍山,本来素不相识。产生关联是因为各自的母亲是大学同学。她们不仅是同学,可能还是室友,总之是最好的朋友之一。朋友简称王玉的母亲为“史仁”。辽宁人,对平卷舌音不敏感,我听起来就像“死人”,觉得很特别。

我是个很被动的人,总是处于被别人挑选的地位。或许大学吃饭的饭友除外。当年在食堂吃饭需要两人合作,一个买饭,一个买菜。我试了几个同学,后来还是抢了人家的饭友。吃饭这个事情太重要,马虎不得。饭友要经济状况接近、脾气好、不计较、好说话、动作快等,找到合适的不容易。跑题了,言归正传,我想说的只是,王玉这个小伙伴也是主动找上门来。

开始交往是在1977年。开始是他给我写封信,问道数学题。他这真是不耻下问。当时我应该是初中生,他已经是成人,在部队当兵。估计他当兵的时候还没有恢复高考,中学毕业能去当兵,至少相当于现在考取了211,如果不是985。当然,当兵并不是凭考试,因素很复杂。王玉的父亲是位文革后又出来工作的老干部,似乎是沈阳某个区的领导。当兵之后,就恢复高考了,他也在学文化课。

他似乎相信要打好基础。因此从算术开始复习或者是学习。问我的问题是鸡兔同笼,经典的四则运算应用题,不能用代数方程解。小学里应用题是我的强项,不过我读小学时应用题都比较简单。我先是用代数的方法就是列二元一次方程先解一下,然后发现关键是比较鸡兔头和腿的不同差别,也就可以列出四则算式了。回答了他的问题之后,我也说了自己的看法,已经学了代数方程,还假装不会,再算四则运算应用题,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他回信表示认同我的说法。

后来似乎有通过几封信。不记得写些什么,信件现在也找不到。只记得他对我推许有加,甚至觉得我可以去报考少年班。当时中科大的少年班风头正健。我觉得自己是非常普通的人,只是在三、四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的垫底中学里,或许比周围的多数同学稍微聪明一点点儿。大家都不用功时,这一点点聪明作用很大。但如果大家都用功,这一点点聪明远不如用功的效果。所以,我最像好学生的时候是在初中,1977年到1978年,大家都没有用功,或者不知道如何用功。

通了几封信,就该见个面了。我还是初中生,只有他来看我。回沈阳探亲时,他顺便来鞍山。他完全是大人,穿着军装。我们一起去了二一九公园,可能还去了千山,不是很肯定。有几张照片,可能是当时出去玩时拍摄的。但似乎没有合影,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是要准备高考的学生,越来越忙。他好像也读了什么大学,我不清楚。至少不需要问我什么题目了。诛心而论,也许他有些不好意思昔日的过分推许,事实终于证明我确实是凡庸之辈。

于是我们相忘于江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36139.html

上一篇:沈阳航空航天大学校园冬日
下一篇:沈阳师范大学校园的名人石雕

2 杨绪洪 袁天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0 00: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