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已有 2302 次阅读 2017-4-2 11:19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乘船,晕船,民兵,回忆,记事| 回忆, 记事, 乘船, 晕船, 民兵

1967年全家回上海。从大连乘轮船。我还依稀有些记忆片段。

本来在码头上等候。不知怎么回事,上船前我睡着了。一睁眼睛,看到一排排房门。我很着急地问,怎么还不上船?父母说已经在船上了,原来是父母抱着我上了船。我想象中的船,是鞍山二一九公园那种游湖的小船。因此,看到像住宅楼那样的房门,说是船上,真是莫名惊诧。

我们乘的是“工农兵”系列的客轮,具体几号忘记了。或许是因为走得太匆忙,没有买到其他铺位,买了二等舱。我们一家有个房间,房间里面有床、有桌椅,还有条长沙发。完全不像船的样子。只是窗户不同,是那种圆圆的玻璃窗,打开方式也与家里窗户不同。如果我没有记错,二等舱比较高,窗外没有甲板,直接看大海。

开动起来就像船了,很颠簸,而且我晕船。本来不知道我会晕船。父母刚给我吃了大连买的水蜜桃,我就全吐出来。或许因为晕船,后面的记忆很模糊。

再接着说说回程。从上海购票,时间比较充裕,没有买二等舱,而是三等舱。六人还是八人一个房间我记不准了,似乎是上下铺。房间也有窗,但窗外是甲板。船上的生活没有记忆。好像没有不争气地呕吐。

到大连快靠岸时又遇到情况。不知道是哪个派别的工人民兵,控制着码头。我亲眼看见,都带着钢盔,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端着冲锋枪。民兵要求船上交出武器。父亲解释,为防海盗,船上有些武器,必要时可以武装船员。我想想也有可能,符合“全民皆兵”的思想。长时间船不能靠岸。

最后,船上的军代表与民兵交涉成功。答应交出武器,并同意民兵上船搜查。民兵则保证所有乘客的安全,只要这些乘客不妨碍他们行动。我真是很害怕,一个劲让父亲在床上别来回走动,免得档了人家的路。其实我过虑了,因为民兵根本没有到客舱里面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43172.html

上一篇:东坡词的文字游戏—集句
下一篇:南京博物院

1 刘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8 19: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