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小木匠

已有 2475 次阅读 2015-5-6 15:26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往事,木工,沙发| 往事, 沙发, 木工

小时候,我干过木匠。有作品为证,一对沙发和一个茶几。具体在几岁已经记不清了,估计在十岁左右。考大学前最后次到上海是73年,舅舅送我套木工工具,而打沙发在这之前。

当时父亲工伤休息在家,与隔壁邻居兰叔叔过从甚密,他也是工伤休息在家。他俩都是外伤,伤筋动骨一百天,就在家里养着。兰叔叔心灵手巧,决定给自己家作沙发。他妻子王阿姨是附近学校的教师,就从学校拿回些坏的桌椅,这样就有木材了,虽然都是硬杂木,不算好料。他还真作成了。

父亲决定我们家也做。兰叔叔陪他去很远的市场买木料。几块厚板,好像叫核桃楸,花了12元。父亲设计好沙发,就下料,还用那种自制的墨线在木板上弹出线条。把木板用锯子破开,就成了木方。破木方的工作责任大,技术含量也高,父亲亲自做的。

我是干粗活和力气活,例如,起毛的木方,或者锯过不平整的木方,我用刨子刨刨平。当时人小胳膊也不够长,刨子不是用双手把着柄推,而是站在木方旁边,双手直接拿着刨身拉。其中也是有些窍门,例如要看木头的纹理。如果是顺着纹理,刨刀就要浅些。特别小心钉子,会刮坏刨子。刨刀退出来很神奇,就是用锤子在刨子后面敲几下,刀就出来了。用刨子的活,基本都是我干的。父亲伤的是腿,但腰从小就不好,弯不下来。看着光洁的木方出来,我很开心。好像还凿过榫洞。父亲画好位置,我就拿把凿子去凿。榫头用锯子锯,我可能没有做过。我很少用锯子,除非是特别简单的把木方锯断。

在正式干活的前些年,我见习过木匠干活,没有自己动手。那是我们家地板坏得不像样子了,房产处来人修。大师傅是我们本家,大家叫他陈大头,说他有个傻儿子。我很喜欢看木匠干活,他们刨下来的刨花我也常拿着玩。

做沙发其实不仅是木匠活。还要自己做坐垫和靠背。那倒是基本不动刨子。先用薄木板钉个方框,上下钉上那种包装用的薄铁条的网格,中间就是螺旋弹簧,弹簧穿在铁条上,还要用绳固定。绳子是从工业用带中拆出来,结实而且有点弹性。再用帆布把铁条等包上,帆布用秋皮钉钉在木框上,这个活我能干。帆布是从劳保手套中拆的。再放棉垫,并且包上布。

沙发的框架还要上色刷油。怎样上色我不记得了,但还记得上好色后,要用木砂纸打磨。那也是第一次知道,砂纸还分木砂纸和钢砂纸。刷油是刷亮油。最后,颜色比木头深些,仍透出木材的花纹,并且有些亮光。

除了两只沙发,还有剩余的料打了个茶几。下面是个开门的柜子,上面有个抽屉。四周就是用种好像叫马粪纸的纸板钉上。

父亲是同济毕业的工民建工程师,沙发的结构很结实。而且符合工效学原理,坐着很舒服。后面家里买的几个沙发,都没有那对舒服。40多年过去,沙发好像还在用。我们从鞍山搬到上海时没有带,现在在岳母家了。以后拍张照片,有图有真相。当然,沙发是我的作品,但我不是第一作者。我只是个干粗活的小工,挂上名也无不可。

打沙发的工具非常简单,刨子、锯子、凿子都只有一个。后来舅舅送我那套木工工具中,刨子有好几个,大的粗刨,小的精刨,还有专门刨边的刨子等。我很喜欢,但再也没有干过木工活。我服膺圣人的话,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论语·卫灵公》)。但自己的经历告诉我的是,事情总要在没有准备好时候做。昔日小木匠用简陋的工具做了沙发,只是这种体验的一个例子。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887803.html

上一篇:黑天鹅:徐家汇公园暮春
下一篇:上海植物园:银莲花

2 袁天宇 陈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14: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