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忆往昔之养鸟

已有 1198 次阅读 2019-6-17 11:20 |个人分类:往事钩沉|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养鸟, 记事, 回忆

最早养小动物是《养鸡》,只养过一次。养鸟的次数最多,多到记不住了。养过的鸟有两位数,甚至多于二十只。

 

养鸟的最初尝试是麻雀,但不成功。母亲的同事忘记了是谁,捉了只飞进房间的麻雀送给我。我放在北方两层窗户之间,这样能看到,但鸟飞不出来。很可惜,麻雀颇有些不食周粟的气节,就在窗户玻璃之间扑腾。最后气得鼓鼓的,一命呜呼。后来,有邻居说,麻雀不知道玻璃因此朝光亮的地方冲过去。又走不脱,便生气了。所以这种麻雀只能养在黑盒子里面,放上小米。这就是所谓眼中光明面前无路,有些人都难理解这种处境,何况是鸟。“早岁哪知世事艰”,我由此对麻雀的智商大为鄙视。这个早期经历影响深远,以后在影视文学作品中看到宁死不屈的忠义之士很难生出敬意,反而总让我联想到那只负气绝命的麻雀。似乎我从小就信奉贪生怕死的叛徒哲学。不然,应该赞叹麻雀的气节,或者感慨对光明的向往和不惜代价的追求。

 

大量养鸟是帮同学养,那是读小学的时候。同学冯宝东攒钱买鸟。如果我没有记错,一毛钱能买类似麻雀的鸟,身体似乎稍微小些。当时被称为shu(不知道怎么写)鸟。但脾气比较小,能养活。一毛五就能买更大些,彩色嘴上的掾是交叉的,称为xishuaijiaoshuai,仍然不知道怎么写。以下简称小鸟大鸟吧。小鸟啄人不疼,大鸟咬住了拧有些疼。我们把鸟装在盒子里。为了防止鸟飞走,我们把翅膀的羽毛剪掉些,或者把那种大的羽毛拔掉两根。这或许是很残忍的行为,但我们真是出于对鸟的喜爱。鸟要吃小米,我们到附近的农田里去拣农民剩下的谷穗,甚至到谷子垛上偷。去偷都是冯宝东干,我胆小,再说那些要喂的鸟归根结底是他的。谷子有壳,鸟吃后吐得到处都是。有次鸟还越狱,大鸟就着盒子的窗户,把纸壳撕开,都逃出去。不过还是在家里,最后都被我们逮捕归案。鸟的逃跑让我理解,鸟并不喜欢我们安排的舒适生活。

 

我父母对我在家养鸟很有意见。怕鸟逃出躲到某个角落,死在里面,腐烂发臭。持续了一段时间,就不养了。为什么我记不清了。可能是与冯宝东有矛盾了,不让他把鸟放在我们家了。那就像当年在《参考消息》上看到的,有些小国家与美国或者苏联闹翻了,就要求迁走军事基地。更可能是冯宝东兴趣变了。在小学较高年级时,他要与班上位女同学交朋友,问人家要照片。人家说他出钱可以去照相馆拍张送他。他就不能买鸟而要攒钱了。不管怎样,反正不在家里的纸盒子里养鸟了。

 

后来自主养鸟,开始用鸟笼了。忘记了什么人送我只鸟笼,也忘记了鸟是怎么来的。我的毛病是记不住什么人送我的东西,优点是自己送人家的东西也忘了。养得都是像麻雀似的鸟。只要喂小米和水,鸟便能活。印象中先后养过两只。第一只失足落入喂水的小缸子,淹死了。如果是这样,又是只傻鸟。当然,也有可能是鸟由于其它原因死了,坠入水缸。当年没有死因鉴定,就成悬案了。

 

另一只的死亡方式印象更深。天亮了鸟就在笼子里面跳来跳去,弄出声响。有声响是因为鸟笼下面垫着纸,不然鸟粪和掉出来的小米到处都是。家里大人觉得很烦。因此,每天晚上把鸟笼子拿到厕所里面。一方面远,有声音听不到;另一方面,厕所没有窗,早上也不亮。有一次,厨房和厕所撒了大量的敌敌畏,毒蟑螂还是蚊子。很不幸把厕所鸟笼子里面的鸟也毒死了。真是悲惨。这是我养鸟的最后记忆。

 

养鸟的悲剧,教训其实很深刻。那就是要给所爱的自由。当然,我小时候理解不到这一点。但朦胧中多少也有些感觉,那就是对自由的向往,这几乎在任何时候都是我的优先选项,如果存在选项的话。目睹生命的终结,自然不是愉快的事情,但也是人生的历练。然后理解,“自然是生生死死,永恒是花落花开”。在养鸟过程中,有了这种历练,也算收获吧!

 

 

附录:忆往昔系列博文

 

忆往昔之放鞭炮

 

忆往昔之穷游吃住

 

忆往昔之故友

 

忆往昔之初入幼儿园

 

忆往昔之母亲的工作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及对老师失望

 

忆往昔之吃在幼儿园续兼说家长老师

 

忆往昔之幼儿园小朋友

 

忆往昔之首次乘海轮上海往返

 

忆往昔之童年乘火车启示

 

忆往昔之生病看医生吃药

 

忆往昔之生病找护士打针

 

忆往昔之手术

 

忆往昔之手术补记今昔护理

 

忆往昔之门诊部医生闹的笑话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记2

 

忆往昔之地震亲历后记

 

忆往昔之挠痒捶背

 

忆往昔之小木匠

 

忆往昔之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外祖父家往事

 

忆往昔之母亲在祖父家

 

忆往昔之父母的忧虑

 

忆往昔之中学时的工作意向

 

忆往昔之家教讲理篇

 

忆往昔之家教惜福篇

 

忆往昔之家教独立篇

 

忆往昔之挨父母打

 

忆往昔之背主席诗

 

忆往昔之出师傅坑

 

忆往昔之小学试读

 

忆往昔之插班入学

 

忆往昔之抗大小学

 

忆往昔之无电视时的除夕夜

 

忆往昔之“反标”事件

 

忆往昔之小学时的“创新”

 

忆往昔之少年“军迷”

 

忆往昔之热极凉来

 

忆往昔之不敢下山

 

忆往昔之杀鸡

 

忆往昔之童谣

 

忆往昔之吃蛋

 

忆往昔之养鸡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185421.html

上一篇:广富林文化遗址之海派文化
下一篇:北京北海公园西天梵境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18 1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