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初听《柳如是别传》全本

已有 821 次阅读 2024-2-25 18:49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严格而论,不是全本,因为是从第四章《河东君过访半野堂及其前后之关系》开始。虽然只有两章,但占全书3/4篇幅。前三章听过,听《柳如是别传》。先听一个全本怀疑是机器读的,“传记”的“传”多读成chuan。读诗词时尤其无感。听了5个多小时后,找到个人读的,有些口音,说不清楚是天津山东还是河北,而且发音有些气弱,但还是比机器播读要好多了。从第4章不到5小时处听。一直到最后也没有再换。后来听这个主播也有些习惯了,甚至有娓娓动听的感觉。中间还出个小岔子。无意中把播放顺序设置为随机,听着听着就回去了。赶紧订正了。

 

第四章“半河东君过访半野堂及其前后之关系”主要是将柳如是和钱谦益关系的发展。这章故事性很强,有画面感,像听故事。柳如是主动去拜访钱谦益,有慕名的因素,更有现实的困境。她主动赠诗,钱谦益答诗回应。

 

庚辰仲冬访牧翁于半野堂,奉赠长句

声名真似汉扶风,妙理玄规更不同。

一室茶香开淡黯,千行墨妙破冥濛。

竺西甁拂因缘在,江左风流物论雄。

今日潬潬诚御李,东山葱岭莫辞从。

 

柳如是过访山堂,枉诗见赠。语牧庄雅,取次来韵奉答

文君放诞想流风,脸际眉间讶许同。

枉自梦刀思鸾婉,还将抟土问鸿濛。

沾花丈室何曾染,折柳章台也自雄。

但似王昌消息好,履箱擎了便相从。

 

由此开始,两人关系密切。共同泛舟后钱谦益赠了两首诗,柳如是答一首。

 

冬日同如是泛舟有赠

冰心玉色正含愁,寒日多情照舵楼。

万里何当乘一艇,五湖已许办扁舟。

每临青镜憎红粉,莫为朱颜叹白头。

苦爱赤栏桥畔柳,探春仍放旧风流。

 

次日叠前韵再赠

新诗吟罢半凝愁,斜日当风似倚楼。

争得三年才一笑,可怜今日与同舟。

轻车漫忆西陵路,斗酒休论沟水头。

还胜客儿乘素舸,迢迢明月咏缘流。

 

次韵奉答

谁家乐府唱无愁,望断浮云西北楼。

汉珮敢同神女赠,越歌聊感卾君舟。

春前柳欲窥青眼,雪里山应想白头。

莫为卢家怨银汉,年年河水向东流。

 

除夕守岁时也有唱和,抄录于春节时贴出的《“最是春人爱春节”》。钱谦益的家庭挺复杂。有正妻陈夫人,有位原先最受宠的妾王氏,两人联手反对新来的柳夫人。这也在情理之中,河东君既是夫人又最受宠,让两位都感受到威胁。至少还有位如夫人朱氏,是儿子的生母,与王氏有矛盾。家人和学生都在两位夫人间站队,有陈派,也有柳派。对柳如是不利的是,为钱谦益的《初学集》《有学集》做注解的钱曾属于陈派,不然诗词中“今典”涉及柳如是可能更多些。

 

第五章“复明活动”有更广阔的历史背景,更像传统的历史。虽然过去曾初读《柳如是别传》,第一遍听,还是有些不得要领。

 

有意思的是,过去在《“江左三大家”及咏美诗选》提到的两首叙事长诗,《圆圆曲》和《有美诗一百韵》。陈老自述常年习诵研究。关于《圆圆曲》,“寅恪追忆旧朝光绪己亥之岁旅居南昌,随先君夜访书肆,购得尚存牧斋序文之梅村集,是后遂习诵圆圆曲,已历六十余载之久,犹未敢自信能通解其旨趣。可知读书之难若此。际今以废疾之颓龄,既如仲公之健忘,而欲效务观之老学,日暮途远,将何所成?可伤也已!”关于《有美诗一百韵》,“取材博奥,非俭腹小生翻检类书、寻求故实者所能尽解,自不待言。所最难通者,即此诗作者本人及为此诗而作之人,两方复杂针对之心理,并崇祯十三年仲冬至次年孟春三数月间两人行事曲折之经过,推寻冥想于三百年史籍残毁之后,谓可悉得其真相,不少差误,则烛武壮不如人,师丹老而健忘,诚哉!仆病未能也。”我也查了《“有美一人”》的典故。

 

以后再次听《柳如是别传》全本,从头开始。不过,急用先学,接下来听《澳大利亚简史》。

 

 

听书系列博文

 

听书

 

青年中年老年--听古希腊古罗马史诗随感

 

管中窥豹的误解--听狄更斯小说随感

 

光芒万丈长—听七部社科类名著随感

 

听《陈寅恪魏晋南北朝史讲演录》

 

听《元白诗笺证稿》

 

听《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听《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

 

听《柳如是别传》

 

听《六神磊磊读金庸》

 

蜂围蝶阵乱纷纷—学界小说丛谈之《师母》

 

重听《元白诗笺证稿》

 

听《诗经译注》

 

重听《诗经译注》

 

听《历史文化的全息图像:论红楼梦》

 

试听《楚辞》

 

三听《诗经译注》

 

听《罗马帝国衰亡史》之换主播

 

初听《罗马帝国衰亡史》

 

再听《罗马帝国衰亡史》

 

三听《罗马帝国衰亡史》

 

听《牛津英国史》

 

听《牛津古希腊史》

 

听《牛津古罗马史》

 

听《牛津法国大革命史》

 

听《高卢/法国历史》

 

听《玩笑》

 

重听三部意大利经典的解说

 

听《生活在别处》

 

听《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听《日本史》

 

初听《艺术的故事》

 

听《欧洲史》

 

听《女儿经》和《蓝屋》

 

听《牛津史前欧洲史》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422980.html

上一篇: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校园一瞥
下一篇:重庆洪崖洞
收藏 IP: 203.153.195.*| 热度|

2 郑永军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15 17: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