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禁足七日

已有 1550 次阅读 2022-3-10 22:5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上海的疫情出现多点异源散发的情况,似乎也有外溢。当然,“守住疫情不出现规模性反弹的底线”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前几天,张文宏主任发长微博,提出“探索更智慧的动态清零模式”。过去的三个阶段是“清零”“动态清零”和“精准动态清零”,还要探索更智慧的方式。不管沪上疫情走向如何,摘星都要等上段时间了。下个月有会要出差,“烟花三月下扬州”,“俯凭驼铃临河套”。现在看恐怕无法成行。

 

上次《疫情严峻》中说到半夜接到通知,要去学校。翌日起来,还是准备去的,但总要再有个通知。果然,院办主任电话与我联系,说需要到学校封闭管理,就是住在学校测核酸。我答复:对各种防疫举措,立场是一贯的和明确的,全面遵守,听从安排;同时,各方面也应该理解个人合理的健康关切,并提供切实的保证和保障以避免可能的意外。我个人的健康关切是血压有些高,如果休息不好可能更高,各种治疗条件是否有保障?如果有医疗保障,我去也可以;如果没有,去了对大家都不方便。如果不去,若担心传染,我可以居家隔离两周。对方说是要核酸报告,我说居家隔离结束后我测核酸再入校。又说不是入校时要,现在就要。我让她弄清楚有关方面到底要什么,以便尽量满足。总之,我听安排,如果医疗条件有保障我随时可以去学校,如果只是需要个核酸我自己去测,如果需要居家我自行隔离。对方说请示了再通知我。

 

最初确实是持开放态度,去不去两可。前一天刚接到通知有马上去的冲动,打过电话,觉得不去的可能性更大了,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如果仍需要我去,只要任何有官方授权的人,给我给书面(包括微信或短信)说明,医疗条件没有问题,我只好去了。当时觉得拖过去的可能性比较大,以为只是封闭起来,两次核酸。借用我办公室的青椒微信说,要封闭七天,听说不去也可以;说明情况之外当然也给我建议。办公室条件还可以,有中央空调和独立空调,有长沙发,有网络。一个人用应该说条件尚可。我决定坚持不去了,虽然一贯安分守己,但也不妨“偶尔露峥嵘”,守住底线“不动如山”。

 

当天晚上,院办主任忙大事,具体与我沟通的是院办秘书,统计未返校教师的地址。让我居家隔离,不要外出,先测次核酸。鉴于家里没有核酸测试的条件,也没有上门测试的服务,那是矛盾的要求。禁足在家就无法核酸检测,要核酸检测,就无法居家隔离。请她弄清楚到底是不外出还是测核酸。她语音与我交待,防疫要求是前七天4次核酸,后七天1次核酸,可以出门但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这当然都没有问题。只是当天来不及测核酸了,只能翌日测。夜里又语音通知我,不用测核酸了,社区和民警会找我,核对居家的原因,要严格居家,就是不出门;当然如果要去学校封闭,也可以。我说没有问题,我居家。那是封闭管理的第一天。

 

第二天严格居家了,早上送幼儿园例行万步都取消了。下午秘书又传达了新指令。我的信息还没有给社区,最好在社区找我之前,有核酸检测结果,也就是需要我去测次核酸。我说没有问题,就是不知道社区找到我时,报告是否出来。她说下午才会把统计信息给社区,找我时会更晚。于是有了《核酸检测25》。晚上时,与位院领导聊天,说各校区都在找人返校封闭,有四百多人还在外面,找回人数简直像KPI般重要。我说没得到医疗条件的保证,目前已经在按居家封闭的轨道上了。返校隔离的时间窗口已经关闭了。

 

第三天上午,秘书又联系我。信息还没有报社区,不返校的理由需要证明材料。我说到目前为止,都按要求做了,太麻烦我就不高兴配合了;她不用再联系我,语音和电话我都不接了。后来我给她留言,如果有通知还是给我留言,我不想看就当没有看见。她是我学生的学生,自己人,有话直说。后来就没有什么消息了,社区和民警都没有来找我,我很自觉地闭门不出。

 

第三天清晨,那位秘书在群里发通知,“今天开始请不要买快递,上海刚刚发生了快递感染传播事件,大面积感染。”我很意外,因为没有任何官方报道,而且真是这样应该统一管控。不清楚是哪个层级授权发布。半夜时,又通知,“1. 鉴于快递外卖存在病毒传播源隐患,即日起外卖快递进校一律暂停。师生员工可在教育超市购买生活必需品;2. 为缩短师生取餐排队,避免人员聚集,即日起,教师以小组为单位派代表到食堂或指定地点取餐(具体取餐事宜由各小组组长另行安排)。” 在家我也收快递,很有心理压力,每次收后都仔细洗手了。如果有正式通知,可能还要消毒。

 

第四天白天很太平。晚上小小虚惊。十一点多,网上有人问我们是不是在测核酸。据说所在社区十万人要在十二点前完成核酸筛查。没有官方消息,而且传闻地铁停运已经辟谣,推测说说筛查是谣言。我们照常睡觉了。确实是谣言,不知道什么人这么无聊,要是心思重的怕要吓得睡不着觉了。而且后来我反应过来传言说的社区其实不是我们社区,一路之隔。也许不是完全空穴来风。

 

第六日,学院秘书微信留言问社区是否找过我,我说没有。她说各社区要求不同,有的核酸阴性就自由活动,有的要居家14天;如果没有找我,就说明不需要居家。不过,我既然已经在家里蹲六天了,决定还是有始有终,再呆一天;更何况,中风险区只在九百米内,可能家里更安全。学校封闭七天能否解封还在未定之数。有个校区第三轮核酸有阳性,封了三栋楼。学院所在校区也封了栋楼因为有密接。其余的人都是非必要不出楼,吃饭派代表到食堂取。

 

第七天继续居家,太平无事。不过封闭在学校的没有如期放出,只是通知可以出楼了。学院秘书说没有下一步的通知,有人说听领导们在议论14天后怎么办。老校区旁的社区有确诊病例,街道全员核酸筛查了。那个地方我二十多年前博士后时住过。秘书明确入校前只需要五次核酸检测,其他没有要求。核酸没有期,只要在入校前测了就可以。这意味着我要再测四次核酸才能进校,准备按正常需要测,估计一两个月总能攒够了。反正事情都可以线上办,不是非去不可。顺便一提,总去测核酸的医院已经闭环了。

 

居家期间还参加几个会,当然都在线上。一次是第四天下午应邀列席另一个支部活动,旁听党课,然后为报杰青的本子提意见。我所在的基层组织也有支部,大家全是党员,只有我不是,物以稀为贵,不然统战工作就无法开展了。还有两次网会都是求职者的第二轮面试,分别在第六天上午和第七天下午。另外网上开个我们组的博士后迎新会,一位博士后新入站,第一位海外博士也是第一位女博士,还有位困在海外准备入职的博士后,第一位从本科到博士都是海外的博士。组里有已有出站博士后一位在站博士后两位。

 

在学校集中封闭比我想象的要艰苦些,特别是教师。开始食堂一天两个套餐可选,一荤两素10元,比平时略便宜。难的是睡觉和洗澡。发了垫子和被子,第一天家里还可以送东西进去。我办公室那个长沙发整夜睡觉不行,不如地铺。办公楼男洗手间里有淋浴,但太少。学生都在宿舍里,生活没有太大影响。听说有阳性那个校区封楼后一度挺被动,到了吃饭要靠方便面的程度。后来食堂也只有一个套餐,有人吃腻了,都不吃饭了。学院发了些袋装泡面,但不是人人都有泡的容器。总体上,学校最优先保证学生,他们只是封闭在寝室;然后是直接服务学生的员工,最后才是一般教师。所以,帮不上忙的教师没有必要去学校,给大家添麻烦。我经常跟青椒讲,要理解学校的真实需求。不然如俗话说,干活不由东,累死也无功。领导有领导的艺术或者说难处,不是所有需要都能公开讲出来,也不是所有讲出来的是真正重要的需求。诛心而论,像我这样的老朽,不去学校皆大欢喜,只是责任要自己承担,学校不能背锅。有青椒封闭在我的办公室,意外地发现办公室家具还是有气味,最后辨识出是我用的电脑椅。已经放到会议室去了,以后换一张。

 

解禁第一日出家门送幼儿园归途到超市买了挂面、泡面、鸡蛋等。妻子单位收集地址,因疾控中心人员太辛苦,有农副产品含有生鲜类食品配送至家。如果真封楼也可以坚持一段时间。女儿已经跳槽的同事有被闭环在办公室,她背着电脑上下班,随时准备被闭环。我建设她办公室准备容器,至少可以吃泡面,住处备些吃的。她正准备换住处,因此没有什么吃的,说要封楼只能饿死了。她挺幸运,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测过核酸,疫苗打了第二针。我们家里已经做好准备,真封楼两周,应该不需要麻烦别人。与住处一路之隔的二十多层的大酒店(直线距离不到50)是隔离宾馆,现在住着不少人,880米外的隔离酒店已经有确诊病例和多位无症状感染者成了中风险区。那家闭环医院在东面1.3公里(步行距离,直线距离估算940)附近多个小区进行了全员核酸筛查,包括但可能不限于西面880米的小区、东北方向590(步行距离,直线距离估算420)的小区和南面640米的小区。总之东南西北各方向,一公里内都有情况。我们小区如果被封楼,应该在预料之中。

 

如上篇博文所述,上海本轮《疫情严峻》。禁足第二天时知道,学校疫情比我想的严重。有四位确诊病例是司机,多次到过几个校区,所以需要封闭管理。后来还有其他学校,突然闭环,两次核酸就解封。不过在第七天时,我读博士的学校也封闭管理了,而且感觉不像两天,至少是七天。第七天夜里,女儿转给我个一个通知,所在区所有文旅公共服务场馆(图书馆、文化馆、博物馆、美术馆、旅游咨询中心等) 、歌舞娱乐场所、上网服务场所、密室剧本杀场所暂时关闭。这个不像谣言。影院也关闭了,下个月有场话剧,不知道能不能看成。网上有人吐槽,上海一直在喊各地加油,没有想到自己参加的是决赛。我个人的感觉,没有什么根据,“瓷器店里捉老鼠”越来越不容易了。

 

想起小时候背过的“老三篇”,“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看到希望,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疫时补记:后怕之旅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疫时记事:休养生息

 

疫时记事:平静五月

 

疫时记事:微澜六月

 

疫时记事:涟漪七月

 

疫时记事:人在途中

 

疫时记事:应对反弹

 

疫时记事:重归平静

 

疫时记事:两次邂逅

 

疫时记事:风声又紧

 

疫时记事:结界安居

 

疫时记事:结界破防

 

疫时记事:旅行受限

 

疫时记事:闭环何处

 

疫时记事:闭环迫近

 

疫时记事:接种有礼

 

疫时记事:挂星之旅

 

疫时记事:疫情严峻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328883.html

上一篇:看花老眼之花样徐家汇国际花展蝴蝶兰
下一篇:大理古城城门
收藏 IP: 101.87.40.*| 热度|

6 杨正瓴 郑强 武夷山 王安良 罗春元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2-8 16: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