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补记:后怕之旅

已有 1629 次阅读 2020-8-17 22:54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回忆, 记事

《疫时记事》系列博文,从一月二十三日开始。现在回顾,对我自己而言,最危险的或许在记事一周前的北京之旅。出发前,武汉的情况稍有耳闻但难以预料严重性。

 

一月十五日,赶早班飞机出发去北京。乘机场大巴到旅馆。

 

下午按事先约定,打车找业界大牛登门请教。讨论结束后,牛人才说,讨论前因为发烧刚打过吊针。当时还没有闻发烧色变,只是觉得人家身体不适我应该推迟或者取消。结束后,步行四、五公里,回旅馆。

 

翌日早上,与将一起参加编委会的几位同行在旅馆早餐,然后步行去开会。近二十人挤在很小的会议室,其中有来自武汉的同行,中午会议结束还在会议室吃了便当。

 

下午与一起开会的同事乘机场大巴到机场。我改签了航班,赶回上海。

 

到家后又马上参加另一个期刊的聚餐会。每年除夕前例行聚餐。前两年都没有参加,一次在境外,另一次忘记了。上次参加有近三十人,那次只有不到二十人,在一个大厅中。坐上也有与我类似,从外地过来的编委。

 

十八日下午,又去学校参加两个会议。那是疫情前最后参加会议,再参加线下会议要在三个月之后了。

 

两天后的二十日,钟南山院士公开了新型肺炎人传人的研判。再过三天,二十三日,下午母亲所住养老院封园,夜里武汉封城。

 

回想那次出差,真有些后怕。半个多月后,编辑部主任专门告诉大家,来自武汉参会的编委安然无恙。尽管如此,旅途中在飞机上和候机休息室都是与人密集接触,而且没有戴口罩。如果感染,未必马上发病,在后面几个聚会上传染给同行和同事。

 

那一切都没有发生,真是幸运。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疫时记事:休养生息

 

疫时记事:平静五月

 

疫时记事:微澜六月

 

疫时记事:涟漪七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46767.html

上一篇:泰山孔子庙
下一篇:交大闵行校区重新开放一瞥

6 马臻 王安良 周忠浩 文端智 农绍庄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8 13: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