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已有 2045 次阅读 2020-2-2 22:5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疫情, 居家, 记事

虽然决定《闭目塞听》,其实知易行难,还免不了道听途说,而且热点不断变换。总的感受,科学很小众。有机会了解些科学的精神、方法和内容真是种福分。

 

前几天是那篇NEJM的流行病学研究论文,犯了众怒,被网上狂批,让我想起小时候看过的大字报。这真是有些悲剧色彩。据我所知,中国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就是研究咨询预防医学和相应社会管理问题的事业单位,不是决策管理部门,完全不同于美国的CDC。在顶级国际期刊上发表研究论文,与全世界同行分享研究成果,怎么还成了罪过?NEJM也放弃了版权,可以免费开放获取,可以翻译成中文,这完全是多赢的结果。应该鼓励表彰的事情嘛!如果说有什么不妥,NEJM应该标注收稿日期,但该文已经用了一月下旬的数据,投稿也是在下旬。后来主编说明,在48小时内完成了同行评议等程序,网上发表。其实这种怪事背后的大众心理,我多少也理解。就像欧洲黑死病流行起来,也要灭猫烧女巫。女巫倒霉了不说,少了猫鼠疫就更要流行了。为灾难找人顶罪是古今中外的通例,而当下社会特色是批评学者最安全。相比之下,NEJM也发表了美国首例治愈的病历,国内有那么多治愈病历,居然没有总结报告在NEJM上发表,真让人觉得遗憾。这主要还不是优先权的问题,而是知识分享的需要。

 

后来的双黄连抗疫简直就是闹剧了。这么重要的突破性进展,不经过同行评议由权威学术期刊发表,而由媒体公布。按说一听就应该知道完全不可信。更逗的是,居然形成抢购风潮。这不正是电影《传染》中的情节。只是影片中的自媒体人还是用了些传播技巧,现实中的人上当更容易。至于捐赠物质的分配完全是悬疑剧,并没有科学含量,没仔细看,估计也看不懂。

 

《财新周刊》的报道非常有专业水准。特别是37位记者的四万字封面报道《新冠病毒何以至此?》,全景式回顾了过去两个月最重要的事件。共分四部分

现场篇:武汉围城

病人篇:疑似者之殇

解毒篇:溯源新冠病毒

国际篇:全球共济

越是在不确定的背景下,事实就越重要。至于各种意见情绪和表态,其实都没有必要知道。当然,这些还只是优秀的报道,还够不上伟大。

 

目前我对疫情的判断仍是稳态,没有显著恶化,也没有显著改善。这几天的数据似乎表明先前专家的判断都过于乐观。各种模型,都需要拟合和外推。历史数据的可靠性和模型结果对参数的敏感性都是问题。更何况,最本质的要看病毒传染性的变化,还有人员流动量的变化。我还是觉得,要在十五之后人员流动高峰过去的两周内,也就是下旬,看北上广深等人员流入城市的确诊病例,才能判断出趋势。另外,欧洲已经有多个国家有确诊病例。“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前两天意大利的同行还就此事问候我,希望不要过几天需要问候他了。

 

深圳也改成网上日报到。还要说明去深圳的日期,幸好有不确定的选项。昨日把每日网上报告截止从12点提前到9:30。学院秘书专门询问我的住址,我说明了情况。市和区人才服务部门都提供了几位联系人的手机和座机,需要时可寻求帮助。我估计没有什么需要打扰人家的。后来要求博士后不要回深圳,在深圳的也不要去学校。办公楼已经封了。目前的数据,深圳的病例数与北京广州上海伯仲之间甚至略高,但人口和区域比京沪都要小许多,所以形势也是很严峻。上海也通知研究生,根据通知的确切开学时间返校。晚上听说上海这边开学的时间,大学在三月后,看条件错峰开学;但现在就要开始准备网上授课,以便应对更严重的情况。

 

上海正式发布居民口罩供应方案。我觉得不论是数量还是方式与当代国际化大都市都不匹配。这种处理方式太不上海了。由居委会发口罩购买指标,每个户口本5只。到货时间要等,然后到指定地点提货,口罩类型和价格遇到什么就是什么。我们终于又回到了票证时代。许多人包括饱学高尚之士都不相信市场。据说口罩的产能恢复一半左右。这就是限价的弊端。只要价格足够高,原材料和工人的匮乏都会显著好转,口罩产量就上来了。价格放开之后,政府不妨送口罩给真正没有钱的人。昨天散步回去时在信箱中拿到居委会发放口罩的通知。今天早上妻子去领了口罩票。今天下午去我母亲等户口所在居委会又去领了口罩票。归途接到住地居委会的电话,通知翌日可以去附近的药房买口罩。又顺便去看看地点。告诉女儿领口罩票的事情,凭租房合同也可以。女儿说看见小区老头老太聚集,她就不凑热闹了。坏消息是,她购买的韩国口罩还没有发货。

 

过去三天都是艳阳当空,蓝天碧透。前天下午去散步。顺路去办理手机事宜。把一个号码销号,另一个号码改成最便宜的套餐。这也意味着第一部功能机工作不正常后,多部手机并用过渡状态基本结束。这个过渡过程用了好几年,又耗掉了两部智能机。营业部很少,全区只有两个。尽管在长假中,人也不少。带着口罩,但还是有较大感染风险。检验一下自己的抵抗力吧!昨天下午去华山绿地看看。因为前两天都路过日晖绿地,似乎没有封闭。但华山绿地也封闭了。路过交大的庙门,也是紧锁。很罕见,当场拍张照片。去超市购蔬菜鸡蛋。返沪人流汹涌,随后几天尽量不到超市去。今天下午走的比较少,只是如前述办理口罩事宜。路过超市,买些鸡蛋挂面方便面。

 

春节假期正式结束。我还可以继续闭关。本来妻子还是要上班。她决定步行去,我也计划把步行锻炼的晚上接改为早上送,推测早上空气中病毒浓度低。她向领导提出要求,提供口罩和消毒液,避免在上班途中和办公室被传染。这个要求很合理,但恐怕难以满足,地主家也没有隔夜的粮啊!领导自然也怕担责任,毕竟抗疫是重中之重,就让她们尽可能在家里办公了。

 

居家隔离,少走动,少接触,目前看是防止传染的不二法门。其它的吃药之类方便法门,都是歧途,虽然这听起来有些独断论的意味。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16669.html

上一篇:追忆梅凤翔教授
下一篇:晋升高级经理

1 夏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2 04: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