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涟漪七月

已有 1464 次阅读 2020-8-2 22:5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记事

境外仍是要么第一波没有结束,要么第二波又开始。似乎有些“风景这边独好”的意思。当然,现代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其实没有“独好”。正如John Donne所谓,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七月境内不如五月平静,微动涟漪。乌鲁木齐和大连两地先后有本土病例,每个城市感觉似乎与六月北京情况伯仲之间。乌鲁木齐人数更多,大连扩散更广,总体上比六月稍严重些。但毕竟现在应对套路也明确了,因此都不足为患。大连有情况后,妻子还去趟鞍山沈阳,鞍山已经有大连关联病例。多少有些让人担心,幸运的是顺利返回了。

 

教学方面又在一种新的网课平台上操作过。中学教师暑期培训,我上一次《高中物理教师网课》。主要劳神的是熟悉平台,《人之病札记16》。至于教学本身,倒是乏善可陈,《人之病札记17》。

 

因为疫情,今年基金委的答辩在网上进行。已经进行优青和杰青,不仅网上播放PPT,而且没有回答问题环节。申请者准备好PPT,录制有语音陈述的汇报,网络上提交给基金委。会评由基金委组织专家在网络上进行。有位十二年前毕业的博士生入围杰青答辩,有位四年前出站的博士后入围优青答辩,都已经结束。他们或许比我讲得好,但肯定都算不上特别会讲。这种录音不当场汇报不答辩的形式,对他们更有利些。希望他们都能如愿以偿。

 

七月中上大的研究生可以自愿返校。课题组也不做统一要求,学生自行决定是否返校。因为疫情,实验室长期没有人。长期的降雨后,房屋漏雨泡了些地方,而且鼠患严重。幸运的是没有太大损失。下旬已经动工再装修,同时也修补。七月底哈工大放暑假,但离开深圳仍需要报备。特别是走过高风险地区要检验核酸才能返校。现在似乎就是常态化管理了。

 

中旬录制一次访谈,作为《纪念钱伟长先生系列活动》之一。号称是直播,女儿看了说是伪直播,不明白其中的区别。有人说我在回答时经常皱眉,显得比较凶。主办者事先答应给我录像视频文件,但一直没有给我,所以我自己还没有看。

 

妻子女儿去宝山校区一趟,看拍摄场面。疫情时期,还是需要事先办入门手续。那次很奇怪,我自己的入门失效了,与保安商量,违规入校。既然好不容易进去,在图书馆前合影。在食堂共进晚餐,那天妻子和我没有吃中午饭。饭菜尚可口,只是饭桌都像课桌那样,一个方向排开。反正每人打份便当,各自吃掉。中午也聚餐过两次。女儿搬新办公室就不方便了。终于搞清楚,要搬到AI Tower,西岸国际人工智能中心。但搬迁一再推迟,所以八月似乎仍可以约午餐。养老院似乎也有些放松。我有次去,绿码总出不来,也放我进去了,而且不洗手喷脚了。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疫时记事:休养生息

 

疫时记事:平静五月

 

疫时记事:微澜六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44747.html

上一篇:看花老眼之鞍山人民公园黄刺玫
下一篇:南京夫子庙商业区掠影

1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18 12: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