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已有 826 次阅读 2020-4-4 22:5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资讯, 家居, 记事

新冠病毒横行欧美,情况似乎比我预料的严重多了。从汉语媒体看,现在的情况,真有些像我从小耳熟能详的说法,世界上有三分之二受苦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当然,英文新闻或许更糟,毕竟主要报道“人咬狗”而不是“狗咬人”。现在的局面毫无疑问令人吃惊了,但险情究竟多大,还是要看与归因无关的总死亡率变化。有人说美国第一季度死亡人数比去年减少,我没有见到原始数据。我个人感觉,对欧美特别是美国而言,疫情最大的危害仍是导致经济衰退。不是说疫情不严重,而是对经济的影响更严重。

 

在《“全球抗疫,四海同心”第二届新冠肺炎多学科论坛》上,中国、德国和美国的专家研判了疫情走向和各国抗疫策略。《第一财经》上有专家发言的文字稿。专家们其实也没有充分证据的判断。德国专家准备用两年时间,美国专家说疫情的结束取决于病毒而不是人。就我的理解而言,最关键的是两点,其一,病毒是否能变化到让疫苗失效的程度;其二,无症状传染者的比例和传染能力。英国德国的主流意见是群体免疫,因此比较悲观。本周日,美国的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发表健康政策的研究报告,National Coronavirus Response: A Road Map to Reopening。把抗疫分成四个阶段:延缓扩散,各州重开,群体免疫,准备未来。现在还是第一阶段,可能是其中最困难的时期。如果疫苗顺利的话,一年半后第三阶段;如果不顺利,最终也会进入第三阶段。因此,英美的选项,与其说是选择,还不如说是路径依赖的无法选择。

 

疫苗是治本之法,治标就是快速检验和临床救治。张文宏主任说美国已经有六代试剂,准确率在95%,最新一代2分钟出结果。如果疫苗迟迟不能问世,或许会有验孕棒似的新冠试剂,检验抗原抗体,抗原阳性隔离,抗体阳性就不怕传染赶紧干活挣钱。临床救治的根本还是呼吸机,巨大的需求或许能对行业有革命性的推进。归根结底,治本治标都是靠科学技术。

 

疫情在境内应该算控制住了,但很难说根除。随着航班的减少,输入病例也显著减少。我现在的基本判断,因为有境外爆发和境内复发危险,疫情防控持续时间可能要以年为计量单位,一直持续到疫苗投入使用,或者持续到形成群体免疫。所谓持续,并不是说爆发,而是不能完全根除并且可能有局部爆发。如果不出非常大的意外,我认为不会有类似武汉那种规模的所谓二次爆发。特别是现在也开始关注无症状者,减少了复发风险。抗疫将是场持久战。在相当长时间内,不会有绝对安全,要保持警惕,保持社交距离洗手带口罩。对个人而言,现在该做什么就要抓紧做了,不要想等疫情结束后再说。我已经把这个个人判断与课题组师生交流,让他们好自为之。

 

周日上海宣布,重新暂时关闭东方明珠、金茂大厦等室内景点,那是在恢复开放18天后。类似的措施是上周在全国范围内叫停了电影院重新开放。我个人觉得这种谨慎还是有必要。事实上,我个人偏好,宁可反应过度但不要不足。重新开放有两个时间点可以考虑。其一是限制航班和入境两周后,那时输入压力减少;其二是武汉交通管制完全解除后三周,那时无症状感染者的作用应该也比较明朗。这两个时间节点具体分别是本月的13日和30日。周四看到小区通告,一周后快递外卖可以进小区,但仍只开一个门。

 

疫情对工作的影响正在显现。所有的会议计划不得不调整了。五月有个国内会议,估计时间要调整,但还没有通知。有个国内的国际会议,原来定于7月,现在让大家投票,原计划、十一月和明年七月三个选项。我个人喜欢十一月的选项,毕竟今年的事情,还是在今年了结比较好。但投票结果是明年七月。原计划七月布拉格的会议,已经来了通知,推迟一年。八月米兰的会议,连发推迟通知或许都不得不推迟了。美国之行恐怕也要流产,那恐怕就不是推迟一年的问题了。

 

周一到校,为有疫情后首次。路上领导让我为夏季学期开学讲次课,我过去答应了,那个时间应该也没有冲突,就答应了。后来发现是要上网课,我就拒绝了。不是很急迫的事情,没有必要上网课。等学生都到校了,我在课堂上讲。到校后,事先办理了入学申请,因此在门卫刷工卡时顺利通过;但测量体温时出了问题,照手腕高达38度,再照也是37.3度,门卫说我不能入校;我让他照头,温度正常,再照手腕,也正常,真是奇怪了。校园里几乎不见人,虽然阴天,景色也不错,拍照或许有水墨画的风格。但时间比较紧,没有拍照。直接去吃午饭,现在只开一个食堂的一层。入口出口分开。里面人不多,每桌一人都不到。大家都是脸朝门坐,“吾从众。”有位老师脸朝打饭窗口坐,有工作人员去提醒她换个方向。饭后去办公室。两盆绿萝长期缺水,已经枯黄,可惜了。不久,摄影团队到了,在非常困难的时刻努力完成艰巨的任务。本质上是艺术摄影,而非新闻摄影,所以完全是摆拍。独特的经历,专门记录一下,《且趁闲身未老》。

 

周日哈深再次通知,经学校同意后,教师可以入校到办公室工作;除湖北和境外的教师,尽快返深。我将根据前面对疫情的研判,在不惜代价最大限度保证安全的前提下,谨慎安排行程。初步计划13日后返深,如果课堂教学还没有开始,争取30日后再返。这也许是过于谨慎,但没有必要冒险。周一上午参加校内评审的远程会议,前一天收到了大部分要讨论的PPT。奇怪的是登陆会议后,声音消失了,试用的时候还有。尝试重新登陆APP,但无效。会务人员建议我用耳机,但我从来不用找不到。后来让我重启手机,问题就解决了。重启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很落俗套,但有时确实有用。折腾半个多小时,后来参加会议就正常了。原计划上午结束,但时间控制不严格。现场开会的有饭吃,远程只能干活不能吃饭。下午开一小会儿后,有更重要的会议要用那个能远程会议的会议室,现场开会的要换个会议室,我们远程的就无法参加了。

 

《柳如是别传》渐入佳境。吸引力更大些,读得也比较多,基本读完了。估计以后还会重新读。第五章也是最后一章《复明运动》其实没有第四章有趣,而且更为复杂。在这章中,“钱柳已由言情之儿女改为复国之英雄”。内容比标题更宽泛,包括钱谦益入狱及获释的分析,参与复明活动主要是游说高官反正活动的考察,钱谦益身后的家族矛盾和柳如是的自杀。覆盖了钱谦益的迎娶柳如是之后的二十余年。书中提到《列朝诗集小传》和《钱注杜诗》,都在三十年前买了上海古籍的竖排繁体本。前者当成人物小品看;当时没有注意著者是钱谦益,其中似乎没有柳如是,不知何故。《钱注杜诗》并未终卷。柳如是驭夫从严,钱谦益为其诗句“虽无桃叶迎双桨”自注,“妇嘱买婢不得。” 陈寅老案,“非不得也,乃不敢也。”在松江钱谦益与妓彩生交往,为她写不少诗,柳如是还加以评论“独觉樽前少一人”取自两句唐诗。从柳如是不嫉妒推断,彩生也是反清复明的义士。“须眉男子原无几,巾帼英雄自有真。”柳如是确实有巾帼英雄的风范,上周曾引《和东坡西台诗韵六首》中两句,“恸哭临江无壮子,从行赴难有贤妻。”该组诗还有序,说到钱谦益“锒铛拖曳,命在漏刻。河东夫人沉疴卧蓐,蹶然而起,冒死从行,誓上书代死,否则从死。慷慨首途,无刺刺可怜之语。余亦赖以自壮焉。” 陈寅老云,“可惜河东君固能为梁红玉,而牧斋则不足比韩世忠。此乃人间之悲剧也。”还写到柳如是身故后,其女婿有她的“小照”“其容瘦小,而意态幽娴,丰神秀媚,帧幅间几栩栩欲活。”书中一些题外话也是充满历史智慧的洞见,如“吾国政治史中党派之争,其表面往往止牵涉一二细碎之末节,若究其内容,则目标别有所在。”最后抄首钱谦益的七律,《后秋兴八首八月初二日闻警而作》其四

由来国手算全棋,数子抛残未足悲。

小挫我当严警候,骤骄彼是灭亡时。

中心莫为斜飞动,坚壁休论后起迟。

换步移形须着眼,棋于误后转堪思。

这首诗虽过于直白但道理不错,讲大局观,讲经验教训总结,只是钱谦益和柳如是其实都算错了“全棋”。他们毕竟还是“言情之儿女”,在“复国之英雄”中远非“国手”。

 

重启《十日谈》阅读。上周比较忙,上床晚,就没有看。看过一些后,理解为什么过去看过的完全没有印象,虽然读的时候挺有趣。都是些市井故事,不像史诗那么聚焦那么庄严。风格或许有些像《故事会》,当然我也只是随便一说,因为《故事会》我其实没有看过。

 

周日晚上冒小雨散步。去面包店买面包。周一晚上出去散步,在徐家汇公园走两大圈。周二没有晨走,晚走时小雨,到超市买鸡蛋鸡翅根,到小区有拿快递。手里东西太多,乘电梯时忘记带口罩。周三晨走时阴,晚走时晴。周四放晴,晨走去途归途晚走归途都从华山绿地穿过,晚上其实还在里面稍微绕绕。周五天气晴好,晨走去途归途和晚走归途都从华山绿地穿行,早晚归途还在里面拍摄了《华山绿地垂丝海棠》和《华山绿地梨花》。晚归途中在绿地里面吃根油条,在加拿利海枣树旁居高(虽然高度差很小)看园外华山路人来人往。晚归去超市买菜鸡肉猪肉和蛋。周六晚散步时,有人突然想吃生煎,去家数年前常去的店吃了少许。然后在徐家汇公园转一圈。晚樱开得很好,垂丝海棠已经开过,花朵寥寥。

 

今天本来约女儿回家吃午餐。但大厨身体不适,前一天有类似新冠的症状。取消了聚餐。如果一切顺利,周一在家聚餐。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26886.html

上一篇:看花老眼之华山绿地梨花
下一篇:且趁闲身未老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9 04: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