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已有 1132 次阅读 2020-1-30 22:55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学者| 疫情, 消息, 即使

大前天《琢磨病毒》推测,病情发展与防控对策都进入稳态。病情的稳态当然不是成功抑制,只是没有出乎预料的增长,甚至增速开始回落。防控的稳态是指不再大量出台新措施,转而强调已经出台措施的落实。病毒的变化其实是最关键的因素,但这并不在人力操控范围内。

 

在这种情况下,再过分关注病情及其传播的细节,反而容易被噪音涨落所误导,看不清大的走势。大前天起没有看电视新闻,因此也无必要看各种自媒体平衡过于乐观的情绪。其实都没有必要。总体感觉,多数官方发言还算谨慎,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大陆预防学术界的权威人士,态度都转向乐观,或许过于乐观了。Frankly, I have a bad feeling. 以至于对先前稳态的判断都有些疑惑。对于病毒,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类要谦卑,不能僭越。不管怎样,以后就是每天看看确诊病例数字,判断是否真是稳态。更何况,有些事情知道多了也挺愤怒,如NEJM论文所披露的早期传播动态。这种闭目塞听不仅是养生的大法,也是养心的秘诀。

 

大前天学校通知教师,开学前两周回沪,在家观察。那就是真准备中旬开学,我似乎觉得还是未定之数。昨天开始要求网上每日报到。深圳那边其实也要每日报告,还要捎上博士后,干脆让博士后一起报告了;那边再次强调,导师要保证研究生收到开学通知再到校。我个人理解,开学时间要等新的通知;同时有通知,开学前两周,教师要到深圳。这个操作就困难了,除非开学前两周就通知开学时间。教育部其实已经授权各地决定开学时间。虽然现在形势总体上稳定甚至乐观,但上海深圳这种大型城市,能否二月中旬开学,我个人怀疑。果然,今天收到深圳通知,开学最早是224日。我觉得这个时段比较合适,可以看看返城高峰后,疫情变化情况,再决定是否开学。鉴于在黑龙江的高校都要三月一日后开学,也不能排除要到三月了。如果疫情没有显著改善,经常在沪深之间奔波,对自己对别人都增加风险。那还不如索性调整教学任务。

 

现在似乎可以排除航班高铁全面停运的可能性。新的举措选项很有限。原先估计,如果情况好转较慢,上海的小区可能半封闭,不许外人出入。这个已经实施了。昨天中午女儿叫的外卖,就送不进来,要下去取。学校其实也已经封闭,假期中师生不能返校,无关人员更不能出入。这种封闭增加些小麻烦,但加强了物理隔离。

 

前天傍晚、昨天下午和今天傍晚继续出去散步。路上人显著多起来,不仅是长假快结束,与晴天可能也有关系。去家三甲医院急诊问问母亲的外地医保卡是否能用,结果是急诊不能用,住院是否能用要问住院部。昨天和今天顺便看看口罩,走了近十家药店都没有货。消毒酒精也脱销,甚至有的药店连体温计都没有了。有家药店还有消毒液棉球,买了些。以上海的物质充裕和安排精细,尚且不能保证供应。万一真要是节后大量人员流动,疫情有反复,准备就很不充足了。我们口罩存货已少,幸好女儿从韩国网购一些口罩,把她现在用的给我们一些。她从韩国某厂家官网上又订购些,如果到货,能用上一段时间。让我们没有了告诉她。

 

女儿傍晚回她自己的出租房,做上班前的准备。带着些熟食、零食、面点、水果等回去吃。她说在这里住没有她租的房子舒服。这或许既有习惯的问题,又有个人空间的问题。她在家长时间睡觉,真要有浑身乏力和酸痛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症状了。间或打游戏调剂一下。最后两天据说开始健身了。每天早饭不吃。午饭需要叫了才起,还要求“温柔地”叫她起床。

 

昨天中午她请客,叫了洋快餐的外卖;还试验了她没有吃过的新品,父母与她一起当小白鼠。晚上一起吃了饺子。我还是更喜欢中餐。昨天下午去超市买些肉和菜。今天中午按女儿建议,吃火锅告别。吃得很开心。

 

前天和昨天各看一部我所谓《病毒电影》。前天看的是《传染》,昨天看的是《失明》。今天看的是女儿推荐的韩片《流感》。不喜欢韩片。

 

不管孟子的本意,从现代词义上曲解,“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唯送死可以当大事(《孟子·离娄下》)”还是有几分道理。长假即将结束,我还是当个闭目塞听的“养生者”,做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不亦乐乎?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16206.html

上一篇:蛮云瘴雨晚难收—看电影《传染》
下一篇:武汉记游 (1983)

1 夏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2 04: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