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平静五月

已有 908 次阅读 2020-6-1 22:57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疫情, 记事

在我看来,疫情在境内已经结束了。但没有人正式宣布,所以还不能说结束。这种心照不宣的非正式结束,或许就是所谓“新常态”,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以后每个月的月初写篇疫时记事,记录前个月与疫情相关的事情,提醒暂时仍有疫情这个事情。因为每月一篇,记事内容需要廋身,严格限于疫情直接相关事宜。

 

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国内的病例很少。虽然有偶尔的社区感染,说明风险犹存。国外病例和死亡数都在增长,虽然增速已经显著回落。因为国际航班的控制,其实国外的疫情对国内影响很小,只有少量输入病例。总体上,疫情对生活的影响已经显著减少了,以至于现在基本上不关心疫情了。

 

校园的防控相对更严格些。上大校园相对宽松,或许因为学生还没有返校。每日报体温,凭工作证就可以进入。下月教师的工作完全恢复正常。学生仍是“非必要不返校”,基本上只有毕业班需要做实验的研究生可以返校。学生已经返校的哈工大深圳更严些,外地过去的要《核酸检测》,才可以进入大学城。因为参加岳母葬礼又离开了深圳,所以又第二次核酸检测,很幸运地都是阴性。直到月底,凭绿码和没有去过疫情严重地区记录就可以入校了。校园里食堂已经开了,但图书馆只能还书。到本埠另所高校参加博士生答辩,凭上海的绿码和行程记录就可以办理入门,这是疫情中首次进入其他高校。马上要去外埠参加学生答辩,不知道需要什么入校手续。当然,学校不是最严的。有次要去一个军方单位交流。因为行程记录上有东北,没有办成入门手续。

 

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线上会议大行其道。先后参加过学院层面上的教授会或学科建设会议等。听过一位名家网上讲课程建设。教学也可以在线上进行。讲课暂时没有讲。参与本科生课程网上期末考试,虽然具体工作做的不多。研究生教学也可以在网上进行,如答辩等。过去一个月,参加过硕士的开题和中期考核、博士生预答辩和答辩等。虽然线上教学很必要,甚至也方便,但我还是不喜欢。但将来线上教学的重要性肯定要增强,好在我快要退休了。当然,如果需要,也不是不可以线上讲课。到下旬时,已经陆续恢复了线下的答辩和会议等。

 

日常生活正在恢复正常。小区的后门已经开了,侧门还没有开。小区的楼宇值班,过去是两人轮岗,早七点到晚八点,疫情中改为单人值班,早八点到晚五点,目前还没有恢复。疫情期间,每日早晚两走,开始还是如此,最近原则上只是晚上走,这也是恢复到疫情之前。三月底家人已经在饭店堂吃。本月底参加博士生线下答辩后聚餐一次。飞机高铁也都乘过了。手续上有些繁琐,心态也调整差不多了。

 

养老院可以进入探望了。我去过两次。从我的角度,非常悲剧的是,母亲已经不认识我了。如果没有疫情,经常去,或许不至于如此。从老母亲的角度,未必不是好事。老太太安详恬然,心宽体胖,真到了难得糊涂的境界。《诗经·大雅·皇矣》所述周文王“不识不知,顺帝之则。”或许也不过如此。当初意识到疫情可能严峻,就是从养老院封闭开始,如首篇《疫时记事:森严壁垒》所述。养老院有条件恢复探视,也是疫情趋于结束的标志吧!条件首先是要事先预约,目的是限制人数。能行动的老人,原则上在大堂探视,不进房间;卧床的老人,可以进房间。后者似乎限制反而宽些。进门要核对绿码并登记。用消毒液洗手,工作人员用喷雾消毒鞋底。

 

先后去了两趟鞍山。第一次是岳母病危探视。她还认得我,但已经不认识我女儿了。第二次是参加葬礼。第一次去是疫情中首次乘飞机。前几次乘飞机还是有些紧张,结果《丢失手机》。其实下飞机到家途中手机丢了两次,只是第二次记录还没有贴出来。疫情期间遗体告别仪式等都取消了,仅有五人可以入室办理领取骨灰等事宜,我没有进去。参加了随后的下葬。顺便一提,上篇《疫情记事:休养生息》提到,妻子堂弟在抗疫工作岗位上去世。她去杭州参加了追悼会。听她叔父说,单位给堂弟报了优秀共产党员和抗疫先进工作者,但是否能认定烈士还没有结果。他仍是我们所有国内外亲属中唯一与疫情相关的逝者。在鞍山期间,领女儿走了《访旧之旅》,当年家旁的水浜成了《静湖公园》。重游了人民公园和二一九公园,还有路边的另一个水浜。

 

借出差的机会到南京转转。如果不算到鞍山之行,这是疫情中第一次出游了,而且也是疫情中第一次乘火车。入住宾馆和某些景点都要出示南京的健康码,而南京的健康码在某宝平台上办比较方便,我还没有用。会议入住《励志社旧址》。第一天先去了《白鹭洲公园》,然后到夫子庙和《秦淮河》,看了李香君故居《媚香楼》和包括《江南贡院》的科举博物馆,最后乘船夜游《秦淮河》。第二天先去了总统府,几个小花园不错尤其是东园和熙园,此外清朝、太平天国和民国都有痕迹,然后去了钟山中的美龄宫。随着出行常态化,以后不在“疫情记事”中记录出行中与疫情没有直接关系的内容。

 

继续读些书。第二遍《柳如是别传》还没有读完,柳如是的诗文读了些,感觉比较一般,就没有再读。对明清之际的背景有些兴趣,读了余怀的《板桥杂记》,大致看了历史小说《白门柳》,还重读了《剑桥中国明代史》的南明一章。如前所述,到南京时,实地看了媚香楼江南贡院,并领略了今日《秦淮河昼与夜》。另外,《十日谈》也读完了,多少有些失望,故事都比较简单,而且也没有机会到佛罗伦萨附近实地看看。这些都算是疫情时期的特殊阅读选题,现在已经结束。以后例行的读书,不再写入《疫情记事》系列。

 

女儿正常上班,与疫情前差不多。月初时很忙,现在似乎好些了。给我讲过个很精彩的梦,但我还没有来得及贴出来。本月里三人一起在外面共进午餐,吃的火锅。上个周末回家,带来桌游“人生履历”。动员我们参与游戏,据说能预防老年痴呆。游戏确实非常复杂,既有运气成分,也有一定的对策。女儿担任讲解。最后妻子以1分之差胜出成了人生赢家,女儿就顾着讲解了,分数最低。真如西谚所谓,会做的做,不会做的教。女儿觉得挺有意思,把游戏牌留在家里了。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疫情记事:休养生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235988.html

上一篇:南京白鹭洲公园
下一篇:南京江南贡院

4 范振英 郑永军 王安良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7 10: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