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 精选

已有 5247 次阅读 2024-4-11 22:57 |个人分类:教学行思|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30多年前,我还没有到30岁,从教9年,在鞍山钢铁学院当副教授第二年。懵懵懂懂地获得了校级教学成果三等奖。最初只是响应系领导号召,写了课程教学总结。不管好不好,写东西比较快,随便一写就是两三千字。当时还是用笔写。教学总结草稿未必有,觉得不太重要的就不打草稿,写完就交了。顺便一提,论文基本上都打草稿,但早期也有个别论文没有草稿,是没有不是没留。用电脑后就无所谓草稿定稿了。教学总结的基本思路后来扩充为篇文章收入论文集,《机械振动课教学内容的更新》。这样,稀里糊涂地获得首个教学奖,校级教学成果三等奖,奖金50元。作为比较,论文认定一等论文的奖励是每篇30(九十年代初的论文奖励),后来还不发现金只发购物卷(九十年代初的论文奖励())。那个三等奖证书极小,基本上是32开纸再对折一次就是64开。没有项目名称,逻辑上获奖人是成果,不是很通。而且几等处是空白,或许是因为三等最低,就不用写了。领导觉得孺子可教,让我立项,两年后获得校一等奖。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证书了(也许是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没拿到),只有巨大的奖状,比三等奖证书大8倍都不止。从大小不变的学校公章的差别,可以看出照片放大倍数的不同。那个项目立项准备报辽宁省的教学成果奖,二等奖奖金是两千元。但在1996年报到学校的主管部委当时的冶金工业部,获得教学成果二等奖,不记得有奖金。或许因此就没有报省里的奖。现在推测,省里报奖应该也是1996年或者1997年。省里立项改为部里报奖的原因不清楚。“是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至今此意无人晓”。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1.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2.jpg

 

1999年起在上海大学当教授。那时起教学成果奖很规律,4年评一次。我本着重在参与的态度甘当分母。2000年有一次报奖,当时可能还没有设校级奖,学校只进行市级奖的初选。也许设了但我不知道,毕竟在上海交大和上大我都是参加博士生导师和博士后合作导师负责的项目,后来都获了市级二等奖。2004年作为第五完成人获得特等奖。手里没有证书原件,也没有扫描件,只有纸质的黑白复印件。2008年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得二等奖。2013年作为第一完成人获特等奖,作为第三完成人获二等奖。2017年作为第四完成人获得一等奖。2021年作为第一完成人的研究生教学成果获得特等奖,作为第二完成人的本科生教学成果获得一等奖。后来初选更公开和规范,特等奖和一等奖能出学校报到上海市,二等奖不能。有意思的是,我作为参加人的项目,后来都没有在市里得奖,简直是毒药参加者。尤其是2004年那次,我参加的特等奖未在市里获奖,但没有参加的本系校级一等奖项目获奖了。校级获奖后来能在市里获奖,必须是牵头的特等奖,牵头的二等奖就不行,参加的奖项不论等第都不行。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3.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4.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5.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6.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7.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8.jpg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09.jpg

 

2017年起在哈工大(深圳)有了教学工作。由于校区的传统,主要是科研和研究生培养,但也参与本科生教学。去年赶上校区教学成果报奖,最终有一等奖9项和二等奖15项。这是我第一次作为第一完成人但没有动手起草申报书,也没有仔细改申报书。评审答辩我去汇报,所用PPT我仔细改过。机缘巧合,结果比我预想的要好,得了一等奖。或许如郭德纲所谓,都是同事衬托,毕竟大家本科教学才起步不久。后续有资格报哈工大的教学成果奖,进而报黑龙江省的教学成果奖。团队成员兴趣不大,我觉得也是有自知之明,便没有申报。不过后来又有深圳市教学成果奖申报,本着重在参与的心态交了本子。全部材料中,写得最好的是专家鉴定意见,完全是专家看材料亲自写的。时间太紧,无法按专家意见修改申报书了。后来预料之中的没有获奖,仍然符合非牵头特等奖不能在市里获奖的惯例,没设特等奖的一等奖也不行。

 

 校级教学成果奖:30年的回顾10.jpg

 

教师报奖有些像农民种田。年年播种是本分,有没有收成,收成好不好,不仅要人努力,更要天帮忙。从个人角度,就是不嫌麻烦,“多能鄙事”。当然心态要放松,改用知堂老人的话,“老去无端玩骨董,闲来随分种胡麻”,老去无端写论文,闲来随分报成果。关键是“无端”和“随分”,就是我从年轻时所向往和追求的,居心无所为,处世有不为。直白些说,目的性不要太强,用力气不必太猛。上善若水,细水长流,Still waters run deep.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429262.html

上一篇:天津蓟县盘山之水影
下一篇:自笑平生为口忙之新加坡日本店咖喱饭
收藏 IP: 59.37.8.*| 热度|

9 杨正瓴 王安良 崔锦华 周健 刘进平 周忠浩 郭战胜 冯兆东 xt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31 00: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