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疫时记事:结界破防

已有 940 次阅读 2021-9-11 22:58 |个人分类:生活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南京输入关联病例导致的疫情终于平息。上次说《结界安居》,结果破防了。上海一度是病例增加最快的地方,连续3天,每天比前一天多增加一例,第二和三天的增长率是100%50%,还没有算从01的无穷大。就算是上海强调精准防控,核酸检测人次估计也在数十万量级。当然,比起其他城市多轮全员检测总人次的千万量级,还是小数目。上轮有个病例使得上海有中风险地区,这轮又有了,两者之间只有一两天没有中风险地区。现在中风险区终于又没有了。简要回顾破防后的日子。

 

公园开始严格测体温戴口罩。徐家汇公园关掉了几个小入口,包括我们常走的,只留几个大的有人值守,测体温戴口罩并检查健康码。华山绿地只留两个出入口,戴口罩测体温但不查健康码,另外六七个都关掉了。商店等也严格检测健康码,有些还要行程卡。去《看话剧《繁花》》,取票后先查行程卡,入场时再看健康码。到交大去参加博士生答辩,也是在事先入校审批(需要健康码和行程卡)通过后,入校还是要看行程卡。养老院仍是完全封闭。送东西和交钱只能隔着铁门进行。

 

去珠海开次会。虹桥机场也加强管控。航空公司常客休息室原来对面坐的餐桌改为单面坐。碗面改成了一次性盒子装,自取食物都加了小包装。在珠海,来自上海的航班,全部旅客下飞机后在机场检测核酸,如《核酸检测12》所记。入住宾馆要求在珠海检测核酸阴性,但不用办理入住时出示,等出了报告再交就可以。会议主席是境外来的,会前在宾馆隔离了21天。最后7天可以居家观察,但他没有家。会议期间他需要“三天两检”,而且指定医院,费用是60元,比会议周边的采样点贵。他去检测时,我们有些担心,如果出了问题,大家都走不了了。幸好,没有什么问题。返程珠海机场要求有48小时内的核酸报告,因此有《核酸检测13》。在虹桥机场出来时,检查了健康码。这也比过去紧。以往是广播说需要检查,实际上并不检测。大概是境内唯一出去不查健康码的机场。

 

在没有中风险区后,管控已经放松。公园入门提醒但不强制戴口罩,也不查健康码了。商店等仍有看健康码,但不需要行程卡。当然,看行程卡可能也是流于形式,行程卡上显示我去过澳门,虽然并没有去过,但并没有人不让进。养老院重新开放,探视者可以入内,但止步于大厅,不能进房间。

 

影响最大的是入校。如果所在城市有中风险地区,哈工大深圳要求在深圳检测核酸后观察14天才能入校。这个无法满足,只能先不入校了。上海没有中风险区后,行程卡上有澳门,还是不能入校。知会了领导,也走了开学不能返校的程序。网上处理课题组和研究生的事情。上大要求有出市旅行之前要报备,返沪后要在沪检测核酸,审批后入校。去珠海我忽略了报备环节,后果是无法报销差旅费。珠海返沪后,本准备去核酸检测。这样虽然程序方面有些瑕疵,实质方面没有问题。但终究还是没有去。以后如果按程序报备,返沪后检测核酸,出报告再进校,要等到返沪后两三天后才能入校。目前能想到的对策是外出尽量集中,一两周走三四个地方,这段时间就不进校了。好在现在网络上能作所有事情,包括开会评审讲课等,尽可以闭门家中坐,安居平五路。

 

近日闽中又有病例。结界未必不被破防,只是破防后对其中多数人影响不大。这或许是结界的精要所在。

 

 

疫时补记:后怕之旅

 

疫时记事:森严壁垒

 

疫时记事:防患未然

 

疫时记事:研判猜测

 

疫时记事:关门闭户

 

疫时记事:琢磨病毒

 

疫时记事:病毒电影

 

疫时记事:闭目塞听

 

疫时记事:乱云飞渡

 

疫时记事:风平浪静

 

疫时记事:沧桑句工

 

疫时记事:积草屯粮

 

疫时记事:足不出户

 

疫时记事:坚壁清野

 

疫时记事:峰回路转

 

疫时记事:风月同天

 

疫时记事:步行倍增

 

疫时记事:一步之遥

 

疫时记事:小小寰球

 

疫时记事:天地不仁

 

疫时记事:零敲碎打

 

疫时记事:内外有别

 

疫时记事:网上张望

 

疫时记事:道阻且长

 

疫时记事:水深火热

 

疫时记事:此起彼伏

 

疫时记事:渐入常态

 

疫时记事:休养生息

 

疫时记事:平静五月

 

疫时记事:微澜六月

 

疫时记事:涟漪七月

 

疫时记事:人在途中

 

疫时记事:应对反弹

 

疫时记事:重归平静

 

疫时记事:两次邂逅

 

疫时记事:风声又紧

 

疫时记事:结界安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303810.html

上一篇:南昌之东湖
下一篇:天津古文化街

2 郑永军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4 2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