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卡片机Ⅱ傻拍2023(2)

已有 2341 次阅读 2023-2-10 15:01 |个人分类:痛苦的人生|系统分类:图片百科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卡片机Ⅱ傻拍2023(2)

                   

佳能卡片机Ⅱ(第二架) SX170 IS 试拍。感谢您的指教!只压缩,未做其它调整。

拍摄于2023-01-22 12:11:27 ~ 12:16:50 许,天津市河东区。大年初一中午。

   20多年前,我爹曾经扶着这棵树锻炼身体。那是它还很细,利于手握。

   我爹已经去世23年了。2000-02-09(正月初五)下午还能正常对话,但是后半夜后意识逐渐变弱。夜里我还给爹利用吸痰机吸痰几次。夜里还与我数次对话,我问爹是否要吸痰?爹还会明确表示。初六(10日)下午逐渐失去意识,印象是傍晚时分去世。一时记不准具体时间了。多人在场,包括几位亲戚。我们与爹夜里回到老家,路上天是黑的。

   爹的最后一夜(正月初五夜),我在旁边。地点是石家庄市,不是在天津。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1 IMG_9961_副本.jpg

(1)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2 IMG_9962_副本.jpg

(2)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3 IMG_9964_副本.jpg

(3)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4 IMG_9966_副本.jpg

(4)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5 IMG_9970_副本.jpg

(5)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6 IMG_9971_副本.jpg

(6)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7 IMG_9975_副本.jpg

(7)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8 IMG_9981_副本.jpg

(8)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09 IMG_9988_副本.jpg

(9)

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 10 IMG_9984_副本.jpg

(10)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人何以堪!

                  

相关资料:

[1] 枯树赋,庾信 〔南北朝〕,古诗文网

https://so.gushiwen.cn/shiwenv_205936e31c75.aspx

    桓大司马闻而叹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桓温(312-373年):“当年栽种的柳树,繁茂可爱。现在看到它们枯败凋零,不能不令人凄伤。在短短的时间里树都老得不成样子了,人又怎么能经受得了年龄的催迫!”

[2] 世说新语《桓公北征》原文|注释|赏析|译文

https://m.pinshiwen.com/cidian/gwxs/2019060987302.html

    世说新语《桓公北征》原文|注释|赏析|译文

    桓公北征,[1]经金城,[2]见前为琅邪时种柳,[3]皆已十围。[4]慨然曰:“木犹如此,人何以堪!攀枝执条,泫然流泪。

    【注释】 [1]桓公:桓温(312—373),字元子,谯国龙亢(今安徽怀远西北)人。晋明帝婿,为附马都尉,迁琅邪内史,进征西大将军,官至大司马。卒谥宣武。北征:指出征姚襄事。 [2]金城:位于今江苏句容县北。 [3]前为琅邪(langya 郎牙)时:东晋成帝司马衍咸康元年(335),桓温为琅邪郡太守。治所在金城。琅邪,东晋元帝司马睿大兴三年(320)侨置郡,至桓温为太守时,分江乘县地为实土。 [4]围:计算圆周的长度,以两手合抱为一围。

    【译文】 桓公北伐,途中再次经过金城,看到他以前作琅邪太守时所种植的柳树,树干都已经大得有十围了。感慨地说:“树木尚且这样,人又怎么能禁受得住时光的消磨!攀下枝条拿在手里,泪水不断流下。

    【总案】 桓温初为琅邪太守到再次北伐经过金城,前后有二十余年了,先所种植的柳树,自然已长成大木,而其间人事的变迁当更为巨大。无怪乎对着时光的流逝,深感生命的短促无凭,他要发出“木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慨叹。这两句看似平淡无奇的话,却蕴涵着极为丰厚深沉的情味,它标志着随同文明的进展,人们对于时间的认识也更深了一层,和汉魏古诗中大量涌现出来的年华似水、世事难凭的情绪如出一辙。所以,它打动了后世许多读者的心,异代之下,人同此感,如北周大文学家庾信曾写过一篇《枯树赋》,在《序》中记桓温此事为:“桓大司马叹曰:‘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侧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然文字虽增,情味似还不如原作隽永。

相关链接:

[1] 2022-02-17,2022春节实现的愿望之一: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2:卡片机Ⅱ傻拍2022(2)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25885.html

[2] 2021-02-20,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手机傻拍2021(3)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277599.html

[3] 2023-02-09,2023-02-09(周四)15:36:58 到达老校区东门,快开学了。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75563.html

[4] 2023-1-19,祝大家兔年(2023)春节快乐!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72628.html

[5] 2023-01-01,俺的劳动人民手:卡片机Ⅱ傻拍2023(1)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70188.html

[6] 2022-09-19,[???] 热血沸腾之后,更是“耗尽/耗干”后的无奈(关联资料“集成电路”,诺伊斯 Robert Norton Noyce)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56020.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热门)那颗20多岁的树(白蜡?)2023:卡片机Ⅱ傻拍2023 + .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375680.html

上一篇:羊年大吉:卡片机傻拍2015(5)【重贴】
下一篇:[随笔] “P对NP, P vs NP, P versus NP” Problem 问题:问题与求解方法
收藏 IP: 202.113.11.*| 热度|

16 檀成龙 许培扬 胡泽春 宁利中 钱大鹏 杨学祥 张晓良 王安良 范振英 李学宽 孙颉 郑永军 尤明庆 王涛 周少祥 高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2 15: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