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iblo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Liblog

博文

谈现代化36:再谈优生学

已有 2561 次阅读 2022-10-24 10:09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学:学生,教:教师,李:李晓榕

李:纳粹当年之所以进行疯狂的种族灭绝,追求日耳曼种族的“保洁”和“洁化”,以及其他国家的种种种族隔离政策,有一大优生学依据:种族之间的混交杂交对优秀种族不利。可见,这个早先流行并被普遍接受的“种族保洁”(racial hygiene)优生学结论,大有责任,甚至可称为“恶贯满盈的罪魁祸首”。这个结论源远流长。比如古希腊大哲柏拉图在其哲学巨著《理想国》中明确指出1上帝向统治者宣示,高于一切的第一原则是:没有什么比保护种族的纯洁性更应操心,统治者要成为好之又好的这种保护者。事实上,它缺乏真正的证据支持。相反,科学证据表明:种族之间的混交杂交对各种族的繁衍可能有利,而且不存在种族纯不纯或者有多纯的问题——每个种族都是一个由其成员构成的大杂烩,不同的种族是不同的杂烩。一个原本只是草率、片面、不平衡的科学观念,可能发展成一种执念,被毫不顾忌其他、冷酷无情地贯彻执行到底,带来巨大灾难。纳粹的优生暴行就是这样一个惨痛的先例。从“种族保洁”的学术理论到种族隔离,再到(犹太)种族的清洗灭绝都只有一步之遥:以这个理论为基础,种族隔离、清洗和灭绝都被当作优秀种族的自卫行为,是为了人类的更好未来。

  现在的流行做法是:一方面简单地把纳粹当作毫无人性的恶魔,似乎其所作所为全是出于其邪恶本性。果真如此,那么为什么当年在德国一下子冒出了那么多这样的恶魔?另一方面把这种“种族保洁”优生学简单地视为伪科学。把这些以往科学的错误结论简单地归结视为伪科学,其实质是不愿承认科学会出错,特别是会犯灾难如此深重的错误乃至罪过。这是典型的科学主义,是不愿伤害科学之神圣颜面的遁词,无助于吸取教训,防止其他错误科学观念带来恶果。(很多罪过确实源于滥用优生学结果,但优生学的确提供了帮助,成了帮凶。这是不争的事实。)要知道,这些优生学观念当年是多么流行普及、被奉为天经地义的真理啊,绝不下于当今的众多科学结论。如果它们是伪科学,那么:今天流行的科学结论明天肯定也大都会变成伪科学;按今天的科学标准来要求,以往的科学差不多全都是伪科学;同样,这样按明天的科学标准来要求,今天的科学差不多全都会是伪科学。毫无疑问,任何优生政策和实践都只能依据当时已有的优生学成果,而这些成果未必正确。优生学因其研究对象极度复杂,至少比物理学等硬科学更易犯错得多,而就连物理学的发展也是一个不断纠错的过程。

学:无论如何,弱智者大量繁殖后代,的确对人种质量有危害,积极去除这些有害成分似乎是天经地义的。

李:当年纳粹医生也是这样为自己参与优生计划的暴行而辩护的2作为一名医生,我当然要救死扶伤。出于对人之生命的尊重,我会从病体上切除坏死的阑尾,犹太人正是人类身上坏死的阑尾。这儿的关键是缺乏同情、视其为有害而故意铲除。比如,你总不至于因为你的父母、子女或兄弟姐妹有严重生理或心理问题而要处死他们吧?为什么不呢?答案就在于爱心和良心。在一个毫无人性的冷血者看来,你真是傻透了。再说,弱智者的后代未必弱智,凭什么剥夺他们有后代的权利?

教:不过,强制有时是必不可少的。比如在像新冠肺炎和SARS这样的流行病爆发的时候,我们也会强制进行隔离,这样就难免伤及无辜,就可能要牺牲原来没有患病的人。

李:那是不得已,为了更多得多人的利益,不得不这样。这两种情况仍然大有差别:①流行病很容易直接伤害他人,而优生学上的生理心理缺陷并非如此,它们不会传染。②在流行病爆发时,除了隔离之外,我们不仅不做任何伤害病人之事,而且还大力施救。

教:随着医学的不断进步,原来很可能会被自然淘汰的大量生理和心理病人,今天靠医疗技术不仅能存活,而且还能繁衍后代。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搞优生,对人类总体来说恐怕很不利,这大概不能不说是现代医学成就的一个重大副作用。还有,在现代化国家里,穷人弱者的素质低、教育水平低,却早生多生子女。精英强者却正好相反。这正像野草比鲜花生命力更强一样,长此以往,人类的平均素质会变得越来越低。对于发达国家的长远发展,这大概会拖后腿吧。全球大面积现代化以后,这也不利于人类的共同未来啊。这些都是进步的悖论。这样看来,搞优生更是势在必行啊!

李:这种观点表面上在理,其实不然。我想谈三点。

   ①人类生活的外部环境不仅有大自然,更重要的是人类社会,而人类社会无疑包括医药卫生。强与弱、适应与不合都应该是对这种“社会+自然”综合环境而言的,而上述观点只片面地强调自然选择的进化论,而忽视更重要的社会环境。在社会+自然这一综合环境下,单靠自然选择的进化论肯定不成立,就连综合环境选择的进化论也未必成立,因为人的主观能动性很大、社会环境变化极其迅速,等等。

   ②这一点与①密切相关:自然选择的进化论所确定的人体所适应的是史前远古的自然环境,而不是与之差异很大的现代环境。所以大量可以称为广义的“文明病”起源于这种失配带来的不适应,肥胖症、糖尿病、近视眼、过敏症、抑郁症,等等,不一而足。文明世界有文化、科技等非自然进化的强大支配力量,如果没有医药卫生,人体与新环境之间的失配就根本无法得到补偿,人类就会处于极端危险悲惨的境地,这对人类的繁衍绝无好处。

   ③好坏是平衡的,至少可以说,有得就有失,好东西都有代价。比如,有种基因变异可以抵抗恶性疟疾,但会导致地中海贫血症和镰刀形细胞贫血症。因此也有如下可能:有些人像著名物理学家霍金那样有种(基因)缺陷,靠医药(或科技)的弥补才得以存活、繁衍后代,但他们可能有一些其他方面的长处。另一些人无此缺陷,不需医药的弥补,但很可能要为此付出其他方面的代价。如上所述,那些在众多方面都很优秀,但因先天缺陷而会身患绝症死去之人,一旦现代医学攻克了这些绝症,就会“转弱为强”,可以有功于人类。所以,即便单单从自然+医药的环境来说,医药也未必会使人种素质下降,也可能反而因此增加多样性,有利于人类的存活繁衍。

教:您说得有理,但您这么说,我觉得其实就等于说进化论失效了。

李:对于人来说,的确可以说自然选择的进化论并不完全有效。因为人有意识和自我意识,人除了大自然之外,还有社会、科技等。人类的群居机制、医药卫生、相互关爱、精神生活、科技发展等突破了纯自然选择的法则限制。在人类社会,非绝症患者并非被淘汰者,即使绝症患者当前不可医治,未来却未必不可医治,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按照你所说的逻辑,战争可能也不利于优质人种的延续,因为战争往往是强者之间的你死我活。还有,现代社会的诸多科技行为和后果,例如工业污染、农药、臭氧层电离层受损等环境破坏、化学药物、放射性诊疗、核试验,等等,也都明显增大了人体接受的毒素和放射性,并会增高人类基因的突变率,而突变大都是负面或不利的。这是人种退化问题。比如上述《钟形曲线》说,美国人的平均智商有整体下滑的压力。技术主义者说,只有靠优生和科技,才能反制这个退化,这给优生强有力的辩护。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谈几个方面。

  先说其立论基础的问题。这个说法的立论基础比较接近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起源早于达尔文《物种起源》的发表,它得到了达尔文生物进化论的大力推动,在进化论被广泛接受后曾广泛流行了好几十年。它把生物界的进化论、特别是丛林法则移用于人类社会,把全部生活缩减为单纯维持生存的挣扎,把精神生活归为物质存在的附属,强调适者生存。并认为人类掌控生物圈之后,最强大的对手只可能来自人类内部,所以部落种族之间的战争就成了一大进化因素。这为帝国主义、强权政治和强盗逻辑辩护,为优生运动提供了动力和支持。比如,优生学的创立者高尔顿及其弟子、现代统计学的开山大师皮尔逊(Karl Pearson)都是信徒3。皮尔逊甚至认为,世界需要竞争乃至战争,才能淘汰差种劣族弱国。社会达尔文主义的鼻祖斯宾塞开创了“最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这一说法,他竭力为殖民侵略辩护,声称4低劣人种的心智甚至连中等程度的复杂关系都无法应对”,并认为,穷人因其穷已证明其不适于生存,不该得到救济,不该生育,社会应该听任其死亡。在这样的人看来,医学乃至“文明是人类遗传素质的毒素”,人种退化问题是个悖论, 其破除有赖于优生。

  面对人类社会,社会达尔文主义仍强调丛林法则的自然选择,眼里充满了你死我活的竞争和残酷的适者生存,重视基因等先天作用,轻视后天的教育、文化和习俗等社会作用,更缺乏人与人之间应有的同情关爱等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的善良人性——良心。“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假如人真的只是没有良心的无情物种,缺乏爱心,缺乏合作,那么,纵然寿命更长、身体更好、更聪明,人生又有什么意义,又有多大幸福?人类的发展不超越这种进化观,人类就没有真正超越动物。

  更进一步,依我之见,心理精神上的进步比物质进步重要得多。从本质上来说,这种或那种条件的改善,甚至能力的提高,未必是真正的进步,离开了情感生活的丰富、社会文化的和谐、利他意识的增强、道德水平的提高、物我关系的改善、精神境界的升华,就未必是真正的进步。越是超越了狭隘的物质进化,越是接近身心和谐、人际融洽、物我交融,才越是进步。正是在这个本质意义上,由野蛮进入文明,废除陪葬和活人献祭,废奴,男女平等,反对种族、男女、残疾歧视,反对战争罪行,由同情关爱家人、亲属进而族人、民族同胞再到所有他人,由讲人权进而也讲社群之权、动物之权和自然之权,是真正的进步。而单纯的经济发展、科技腾飞甚至智力提高,都未必是真正的进步。现代的物质发展和腾飞,不少有相当大的精神道德代价,所以未必是真正的进步。当然,为了全人类的幸福,在确保精神丰富、道德水平的前提下,我们的确应该发展经济和科技。我说的这种进步观和现代流行的进步观有本质不同。

  丛林法则是自然界的法则。而且,即使在自然界也到处都是互助合作。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丛林法则的适用范围越来越小,这也是明显的进步。丛林法则最先不适用的是家庭内部,随后是家族内部,进而是部落内部、部落联盟内部,直至今天的民族、国家内部。当今世界,大概可以说只有国家之间的关系在本质上仍然受制于丛林法则。我相信,如上所述,在一个世务政廷妥善运行之后,丛林法则才会在国际政治中真正失效,这方面的进步才会达到顶点。

教:您是说,我们应该超越生物界关于自然选择的进化论。

李:正是。上述说法的基础是生物界自然选择的进化论。我说,人类社会应该且已经超越了它。上述退化论还有其他毛病。

教:归根到底,您是说,这些不适者的子女未必不适。如果这成立,进化论不就不成立吗?这不与进化论相矛盾吗?

李:进化论的核心是自然选择,其适用对象是生物,是相对于大自然来说的。生物的外界环境主要就是大自然。人的外界环境却有两大部分:人类社会和大自然,而且两者中人类社会的相对比重随着人类发展而持续上升。自然选择的进化论显然不适用于人类社会,就连社会选择的进化论也未必适用于人类社会,比如因为个体的社会适应性未必会遗传。例如,对于适应人类现代社会来说,穷人弱者无疑不如富人强者,但对于人类适应大自然而言,也如此吗?他们的先天遗传素质也有如此差异吗?两种适应虽然相关但大有不同,而后者才是进化论的关键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Plato, The Republic (tr. by Benjamin Jowett, Cleveland: Fine Books, 1945), book III, p. 126: And God proclaims as a first principle to the rulers, and above all else, that there is nothing which they should so anxiously guard, or of which they are to be such good guardians, as of the purity of the race.

2. Auschwitz physician Fritz Klein declared: Of course I am a doctor and I wan to preserve life. And out of respect for human life, I would remove a gangrenous appendix from a diseased body. The Jew is the gangrenous appendix in the body of mankind. Quoted in Robert Jay Lifton, The Nazi Doctors: A Study in the Psychology of Evil (London: MacMillan. 1986), p. 16. Also quoted in John Cornwell, Hitler’s Scientists: Science, War and the Devil’s Pact (New York: Viking, 2003), p. 25.

3. 附带说一下,在历史上,优生学发展的需求对统计学的早期发展居功至伟。比如,统计学中的回归和相关分析,就是高尔顿为了优生学的研究需要而开创的,现代统计学的开山大师皮尔逊的统计学研究,也是以优生学为旨趣的。更进一步,概率论和统计学,对于科学因果观和哲学以及人们的确定论观念的现代演变,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4. Herbert Spence: …the minds of the inferior human races cannot respond to relations of even moderate complexity.


正在出的博文系列:

与师生谈现代化之弊

1:崛起的代价     2:发展必好无疑?    3:发展的恶果      4:科技进步果真进步?      5:科技的罪责 

6:开发进步善哉恶哉?7:现代化恶果之因    8:现代化恶果之因2    9:资本主义与个人主义     10:资本主义的修正与回潮

11:全球化的好歹   12:全球化的好歹     13:西化、现代化、全球化 14:现代化的本质        15:文化全球化?

16:妈的奶贼腥     17:多元优越     18:四大主义        19:“化私为公”的隐形手   20:进步的魔咒

21:进步的陷阱     22:进步的后果     23.成功的反噬       24:进步的残酷          25:进步到恶神末日

26:自造成恶神     27.不贪科技       28.求知的贪欲        29.善人科技与强人科技     30. 全球管控

31.世务政廷       32.优生学         33.人种优劣        34.人种优劣2           35.人种优劣3——多样性

36. 再谈优生学


谈人工智能:

1.智乎哉?                      2. 奢求精确之误                3.精确定义之病            4.图灵测试     5.强人工智能

6. 能而欠智                      7.深度学习的短板       8.深度学习对老牌AI         9.深度学习的实质 10.与外界交互

11. 环境之复杂                 12系统≠内部元素及联系     13. 总影响≠直接影响+间接影响      14总体≠部分之和   15. 分析还原的威力

16. 还原论科学的威力所在   17. 宇宙的本性                         18. 实验:超实?欠实?               19. 技术的威力      20. 现代人造的新主人?

21. 递归的威力                  22. 递归主义                       23. 逻辑的克星——莫氏环带       24. 悖论的克星:同质律


已出博文系列:

与师生谈科学之弊

1:线式因果思维1      2:线式因果思维2     3:线式因果思维3        4:螺环之奇妙                 5:幻化的因果 

6:不牢靠的因果推理        7:分析还原病       8:还原论教条                   9:基因未必基因       10:割根裂本

11:强拆硬分        12:科学的领地       13:科学的致命伤        14:科学的致命伤2           15:逻辑之可错

16:逻辑可错之源          17:“脚踏实地”的逻辑?    18:逻辑:真理焉?宗教焉?   19:想不清原理        20:想不清原理2

21:逻辑教的改革     22:逻辑教的改革2      23:精确性的终结        24:科学哲学                   25:务外逐物 

26:科学六弊             27:科学之弊总结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87793-1360164.html

上一篇:谈现代化35:人种优劣3——多样性
收藏 IP: 98.163.251.*| 热度|

1 chaoligroup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7 15: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