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固执于虚妄—大学小说丛谈之《饶舌的哑巴》

已有 1852 次阅读 2017-10-11 14:22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大学,小说,读后| 大学, 读后, 小说

过去说过篇李洱的小说《导师死了》,这里再说一篇,《饶舌的哑巴》,发表于《大家》1995年第4期。我读的是山东文艺版《午后的诗学》352-366页。故事有些老套,但写法确实是先锋小说。

主人公的形象很鲜明,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寓意深刻。主人公费定是在大学里讲授现代汉语的讲师,三十五岁左右。自称“喜欢教书,喜欢站在讲台上和学生交流经验(p. 355)”喜欢教书也就罢了,还非要人家听,甚至要帮忙送他到学校的邮递员也听他的课,“或许对你益处(p. 359)”他精心准备,连上四节课。开始还有学生发出嘘声,后来学生已经懒得嘘叫了。点名叫学生也不回答问题。斗嘴还斗不过学生。在大学里教过书的人都知道,课堂其实完全失控了。终于他被调到资料室了,尽管他不情愿。“他早就被学生告到教务处了。学生们要求换掉他。起初,学生们还能忍受他在课堂上啰嗦,后来,大家发现只有他在坚持着上够四节课,而且还喜欢提问学生,这就让人难以忍受了,只好将之轰下讲台。(p. 361)他最大的毛病,简直让人难以忍受,就是“好为人师”,总是喋喋不休地讲呀讲。这本质上是自以为是。自己有些专门知识,还在修订补充《汉语辞格大辞典》,就想让人家也掌握,全然不管别人是否感兴趣。传统上,这种不知变通的教师还被认为优秀,但现实中会到处碰壁。这是20多年前的小说,据我观察,这种教师越来越少了。

小说的故事其实很简单,结构上的别致之处,是引入邮递员“我”作为观察者和叙述者。邮递员看到费定给以前也讲现代汉语的妻子范梨花寄信,甚至看到信的内容。与平时说话一样,滔滔不绝但不得要领。或许这就是小说标题所谓饶舌的哑巴。范梨花先是寄刀片警告,再写信有人用刀片割开他喉管。后来干脆不收他的信。费定仍然不肯罢手。以请邮递员吃饭为名,到范梨花工作的酒店去,还一定要使自己相信是邮递员要去的。小说没有明确说明,因为邮递员无法知道,两人是否现在仍是夫妻。从常理推测,费定似乎是在骚扰前妻。

缺乏语用学常识的语言学家,往往就是饶舌的哑巴。他们说了很多,但旁人什么也没有听到。更为重要的是,小说以非常有限的篇幅,展示种对固执于虚妄的病态。费定无论是对学生还是对前妻(),都是自我中心。他已经被学生赶进了资料室而不再讲课,可以预计,在前妻面前也会继续碰壁。从历史上看,任何物种,不论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还是社会学意义上的,缺乏适应性,终将灭绝。

附:有关大校小说的博文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短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王安忆笔下的校园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1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2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大学小说丛谈之《继续操练》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博士生生活的漫画大学小说丛谈之《梵歌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学统的坍塌大学小说丛谈之《导师死了》

中年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热狗》

纯教学年代的回眸大学小说丛谈之《呓语》

戏谑的严肃大学小说丛谈之《凉州词

分合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初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80179.html

上一篇:纽约曼哈顿遥望
下一篇:深圳红树林路远眺

1 姬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4 07:2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