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学不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ech 读万卷书,参非常道,书在手中,道在心中;行万里路,勘寻常物,路在脚下,物在眼下。https://www.researchgate.net/profile/Li-Qun_Chen

博文

纯教学年代的回眸—大学小说丛谈之《呓语》

已有 2090 次阅读 2017-8-24 09:15 |个人分类:休闲阅读|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大学小说,随感,札记| 随感, 大学小说, 札记

小说集《热狗》中,除了《梵歌》和《热狗》,还有篇描述大学青椒生活感受的中篇,《呓语》。最初发表在何处我不清楚。

小说用第一人称写青椒苏芃的内心独白。他初为人师,热爱教学。但上课言论尺度过大,被停了课。检讨反省后,重新上课,发现上课已经没有意思。参加些学术活动,发现所谓学术圈也是一地鸡毛。更有物质生活的困顿。这时候小说很突兀地写到主人公正在追求已婚留守的二外(英语,主人公一外学日语)老师。老师已经随丈夫到美国。苏芃也要追到美国,报班复习考托福,找担保人而不得,还没有晋升讲师。结果是老师给丈夫生孩子,终结了他们的婚外恋情。小说反映了九十年代初某些读书人的精神状态,“我拼命想抓住一丝能容我安身立命之物,可那广大无边的虚空却让我更加轻灵地浮游,轻得令我自己都难以承受,越是挣扎就越是徒劳。(p.274)”这一切,很有些《旧约·传道书》所谓“一切都是虚空,都是捕风。”的意思。

从大学小说的角度看,这篇小说反映了大学在九十年代前的历史,那时候教学是中心任务,研究只是可做可不做的个人爱好。现在许多没有经过那个时代的青椒,对那个时代似乎还心向往之。

当年上课回报还不错,或者说教师难以找到更好的回报。于是,“好”的课程,就是容易上而且酬金高的课程,是系主任教研室主任等的专属。看看小说中的系主任,“可是我们系主任实在太忙,除了承担本系的大部分课,还主动应邀到外洗去上课,另外还自己联系了校外的一个专业证书班的课,骑着辆破自行车从西城赶到东城,黑灯瞎火的赶回来第二天一大早又要讲系里的课,也怪可怜的。但这种想法也不过是杞人忧天,我们主任从不知道什么叫辛苦,讲课已经化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内容,他讲来讲去,讲出了家里的大件小件,讲得两个儿子毕了业娶了媳妇,又给八十多岁的老母体面地送了终。要是有一天也给我们主任停一停课试试,我想他肯定‘叭叽’一头栽倒在地生命完结了。另外他每年还要在学报上发表一篇洋洋万字的学生专题讨论纪要,然后依此作为科研成果,外加累计成天文数字的课时一步一步冲击升上副教授,并且又据此马上向正教授职称冲击。(p.241)

小说中青椒苏芃也做了努力。“为了把课讲好,我几乎是起五更爬半夜,废寝忘食,钻图书馆,跑资料室,借来导师的讲义反复研读,对着镜子练表情、打手势、对口型,把每节课都背得滚瓜烂熟,讲课时根本不用看讲稿,食指和中指间夹的‘万宝路’是为了增加风度用的,打手势时当空画出两道烟圈,产生烟雾缭绕的效果,借以创造深邃迷离的意境。(p.234)”“我爱学生如爱自己的兄弟姐妹,教他们治学方法,给他们开参考书目,督促他们多写文章练笔,考试前尽量把复习题范围缩得一小再小,以减轻学生的考试负担。(p.325)”主人公无疑非常努力,但“多少次实践都有力地证明,我越想把事情做好,就越是适得其反。(p.235)”事实上,教学真是“功夫在诗外”。认真准备,改进表演,不能说没有用,但效果很有限。

与大学小说相关的还有参加艺术沙龙、学术会议。虽然有些漫画化,也确实有几分传神。不过我们这里只关心当年教学,因此就不说了。

《呓语》还写到人们观察到的好学生对职业的不适应。“回想我的前半生,从小学考入中学考到大学直至读完研究生,基本上没遭受挫折,不假思索到时候就考,一考就中。人生是条直线,前边有需要考的我就顺着考,考上了就达到了目的。我习惯了听课做笔记考试放假的生涯,校园的几尺围墙给了我庇护感。(p.237)”这种人,在职场中容易碰壁。其中一个原因,“太以自我为中心,从未认真观察关心一下周围的人和事,不曾汲取过别人的长处,难怪要犯错误呢!(p.240)

徐坤与大学有关的中篇,陆陆续续说了3部,《梵歌》《热狗》和《呓语》。或许还有其他,但还是就此打住了。

附:有关大校小说的博文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长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短篇

忆来唯把旧书谈:王安忆笔下的校园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1

忆来唯把旧书谈:校园中读校园中篇2

校园小说《斯通纳》

《斯通纳》关于大学本质

《斯通纳》中的毒舌马斯特思

欲读书之大卫洛奇的教授小说

大学小说丛谈之概述

大学小说丛谈之《围城》

大学小说丛谈之当代大陆作品

大学小说丛谈之《活着之上》

大学小说丛谈之《未央歌》

大学小说丛谈之《海之角》

大学小说丛谈之《继续操练》

大学小说丛谈之《南渡记》

失聪教授生活片段

海外学子的艰难处境大学小说丛谈之《考验》

北美版的儒林情史大学小说丛谈之《在离去与道别之间》

昔日留学生的去留之间大学小说丛谈之《又见棕榈,又见棕榈》

拨乱反正中的大学校园—大学小说丛谈之《蓝眼睛·黑眼睛》

博士生生活的漫画大学小说丛谈之《梵歌

何谓大学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大学理想的幻灭历程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无用”学科的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不同时代的代表性小说—大学小说丛谈之《学院大厦》

学统的坍塌大学小说丛谈之《导师死了》

中年危机—大学小说丛谈之《热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20220-1072508.html

上一篇:明月本无心,行人自回首----1977年
下一篇:罗马圣彼得大教堂: 华盖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19 13: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