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明庆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umingqing 何苦来哉?心不忍耳!

博文

从殷商的五次月食说干支纪日的连续

已有 1597 次阅读 2022-7-28 16:31 |个人分类:商周历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基于《春秋》所记鲁隐公三年二月己巳即BC720.2.22日食及其后日食、月食的记载,可以判断干支纪日至宣统三年即公元1911年没有间断——民国使用公历,但能否上推至殷商不得而知。学界认为干支纪日应该连续,并在此假设下研究青铜器铭文和甲骨卜辞的历日。笔者曾说,受命元年元旦为丁亥日,而元年八月丁亥的师旦鼎或为周公在成王元年作器;吉日丁亥可为干支纪日连续提供些许佐证”,但力度较弱

宾组甲骨有五次月食记载,其发生日期已有四十组以上的结果;断代工程采纳了夏含夷先生和张培瑜先生的意见,但乙酉夕月食为八月、己未夕皿庚申月食为十二月,四个月仅相差32天,岁首由儒略历121日退后到418日,即11年有个7闰月。断代工程报告[1]所说“这按当时的历法水平是可能出现的(P221)不能成立。此外,BC1192.12.27 月食的食甚时刻为己未22:51,庚申0:23复圆,只能说己未夕月食,与庚申无关。 

JD.jpg

笔者设想三千二百多年前殷人知道月食的过程,但未必理解月食的机理,或许将BC1259.8.22 庚申日微缺而出的圆月看成是前夜(己未夕)月食的继续:食分0.55,食甚18:39,复圆19:56,而安阳约19:16日落。岁首朔BC1260.9.16,年底有闰而次年岁首朔BC1259.10.5殷历岁首似尚未确定[2-4],或许一月相当于夏历八月前后(参见博文)。如此,从五次月食大致可以确认干支纪日没有象“儒略历转为格里历”那样出现间断。

1    乙酉月食发生在殷历八月,如果纪日干支曾出现间断,那么月食发生日就不是乙酉夜晚至丙戌天明之前,但总是在八月。在BC1289~BC1180 110年间发生于儒略历4.10~6.4的月食如下,相当于岁首在儒略历9.1~10.25,已考虑到失闰之后闰14月的补救。 

JD B1.jpg

请注意,发生在子夜之后的月食也要算在前一日名下。据此可以得到干支向前移动的序数D。如乙酉(22) 向前移动44 变为己巳(6)BC1281.4.29 上推干支为庚午(7),但食甚时刻256 的月食仍属于己巳(6)

2     己未夕皿庚申月食为十二月,该次月食的时间含义不够明确。笔者觉得可有两种解释(1) 月食始于己未深夜,达到或至少接近庚申日黎明;(2) 庚申月亮带残食而出,先民误以为前夜月食之继续。总而言之,该次月食的食甚时刻都在庚申日。相应于殷历十二月即儒略历8.8~10.2的月食如下,其中部分不符合上述含义而不予考虑。又,No.9 复圆时刻1901在日落之前,属于安阳不可见

JD B2.jpg

3   假设干支纪日出现间断,上述两次月食向前移动的序数D应该相同,仅有20 和53 的两种可能。干支移动53 ,对应于乙酉月食为BC1236.5.11、己未夕皿庚申月食为BC1289.9.21;因卜辞都有贞人,相差53年似不太可能。干支向前移动20的假设下,110年间五次月食的可能时间如下表所示。BC1278.8.22 月食的食甚时刻18:46,复圆20:32,而安阳日落时刻约19:16,作为己未夕皿庚申月食尚可。 JD A.jpg

上述分析尚未完全排除纪日干支间断的可能性。不过,断代工程[1]特别进行了五次月食卜辞的分组即先后排序(下表,P220)。断代工程所选五次月食相差21依据卜辞字体和分布而排出先后,未必绝对可靠;但癸未夕月食最早、乙酉夕月食最晚,想来不会在同一年。这两次月食己未夕庚申月食的卜辞都为贞人争,将乙酉夕月食选为BC1225.04.10,则三次月食相距53年,似乎可能性不大。贞人的地位颇高,且需要较高的技艺[8],或许不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所能担任。

JD C.jpg

4   殷商武丁时期至清朝宣统年间,干支纪日使用三千二百年出现间断的可能性不大——只要癸未夕和乙酉夕月食不在同一年即可确认。这是值得自豪的中华文化啊。 

[1]  专家组. 夏商周断代工程报告. 科学出版社, 2022.

[2]  常玉芝. 殷商历法研究. 吉林文史出版社,1998

[3]  常玉芝. 殷代的日始. 殷都学刊, 1999,(2):33-41

[4]  冯时. 殷历岁首研究. 考古学报, 1990,(1):19-42

[5]  冯时. 殷卜辞月食资料的整理与研究. 古籍整理研究学刊, 2002,(6):8-19.

[6]  张培瑜. 日月食卜辞的证认与殷商年代. 中国社会科学, 1999,(5):172-197

[7]  赵却民. 甲骨文中的日月食. 南京大学学报, 1963,(9):35-46

[8]  朱桢. 贞人非卜辞契刻者. 殷都学刊, 1986,(4):19-23

殷商的五次月食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45379.html 

从从乙酉月食说殷商历法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45689.html 

从一版甲骨的气象记录说殷商的岁首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46376.html 

补1:大龟四版之四即《合集》11546,基于十二月癸酉(10)、十三月癸巳(30)和二月癸酉可知十三月和一月共有五癸,岁首只能是癸卯(40) 或甲辰(41)。岁首朔的合理选择是 BC1238.10.13 壬寅

倘若干支有序位20的前移,则岁首癸亥(60) 或甲子(1),朔日则可能是辛酉(58)、壬戌(59)、癸亥。因有闰十三月而非十四月,故而岁首在儒略历9.25 ~10.15,有如下选择。

BC1257.10.12壬戌,BC1231.9.25辛酉,BC1221.10.4癸亥,BC1200.10.13壬戌

贞人有争、宾、古等五人,岁首朔的合理选择是BC1257.10.12 壬戌。甲午夕月食卜辞的贞人为宾,乙酉月食则是 争和古。这限制了月食年代的选择。

若能确认五次月食以及大龟四版之四的分期,与文中年代明显不符,即可断定纪日干支没有间断。但甲骨分期并不容易令人信服:贞人并非卜辞契刻者[8],而同一时期总有多位契刻者,风格可能不同呢。

补2:甲午夕月食同版有"己丑卜,宾贞:黍烝于祖乙" 的卜辞,据此冯时先生认为甲午夕月食应为一月望[4]黍烝当在收获之后,但是否为一月,似乎并不能肯定。笔者所定甲午夕月食BC1229.12.17 为三月(岁首朔10.2),己丑为三月上旬的儒略历12月12日,约相当于现在公历的12月2日,距收获季节不远。若干支前移序位20,甲午夕月食只能选择 BC1242.03.20,已远离收获季节,似可以否认;另两个选项则与贞人宾出现在前述大龟四版之四的年代BC1257有些相违。当然,这还不能算作过硬的证据。

笔者尚不能完全否定干支前移序位20的可能性,只是认为其可能性极小。

又及,断代工程所选五次月食有明显的欠缺,笔者所选五次月食日期虽然与建正相符,但年代与甲骨分期不能协调。断代工程结束后的二十年前,冯时先生在文[5]最后说

yueshi 4.jp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75648-1349106.html

上一篇:《回天》对孔子生年的论证无效
下一篇:再说殷商月食的年代和干支纪日的连续
收藏 IP: 202.102.253.*| 热度|

19 杨正瓴 郑永军 孙颉 李宏翰 程少堂 史晓雷 杨学祥 郭战胜 刘炜 李学宽 宁利中 张晓良 代恒伟 谢钢 史永文 范振英 马鸣 许培扬 周少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0-4 19: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