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文化开的老文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oSoliton contact me: scwen@hnu.edu.cn

博文

为什么单靠“帽子”安抚不了顶级人才 精选

已有 6857 次阅读 2024-3-13 09:22 |个人分类:无所事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西游记》第四回的回目官封弼马心何足名注齐天意未宁”,真实写照了孙悟空对官位或“帽子”的内心感受。

悟空自认为有无穷的本事。如果说他对“没品”未入流”的“弼马温”一职“不觉心头火起,咬牙大怒”,乃至“直打出御马监,径至南天门”,情有可原,那么,玉帝后来遂了他的心愿——“今宣你做个‘齐天大圣’,官品极矣,但切不可胡为”——他为什么还是“意未宁”,还要“胡为”,甚至大闹天宫呢?

很多人可能跟玉帝一样,认为症结在悟空身上——他欲壑难填。但仔细分析,问题恰恰在天庭要么不懂人性科学,要么“因势利导”,换一种方式惩罚悟空。

太白金星给玉帝解释为什么封悟空“齐天大圣”:“名是齐天大圣,只不与他事管,不与他俸禄,且养在天壤之间,收他的邪心,使不生狂妄,庶乾坤安靖,海宇得清宁也。”

也就是说,“齐天大圣”是一个官品“帽子”齐天但无所事事的岗位

这种岗位属性,特别是无所事事,从根本上决定了,“齐天大圣”是一种酷刑。别说悟空是一只天然不安分的猴子,换作其他任何人都受不了这种酷刑,都不可能不生狂妄”。也就是说,任何人当“齐天大圣”,“胡为”都是必然的,只是早晚的事。

真正的无所事事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包括不玩手机、不交流、不娱乐等

老文上初中时就已刻骨铭心:是一种惩罚。

老文上初二后开始住校,英语老师的寝室办公室要从宿舍进出。一天深夜,老文跟两位同学估摸着老师和同学都睡了,便开始罩在一床臭哄哄的被子下,借着一只手电筒的光,干起“赌博”来“赌博”方式是猜三人手中硬币之和,猜中者赢得其他两位手中的硬币。只猜了两三个回合,被窝被掀开了,朦胧中,我们看到了英语老师的笑容。

老师惩罚我们的方式很特别。他不批评,不训斥,而是将我们叫起来,坐到寝室兼办公室,陪熬夜老师看书备课,我们只坐着,什么都不准干,也不准说话,天亮就走人,不用作检讨。

我们位同学都感觉那天晚上好漫长,虽然只是坐着,什么事情都没干,但比劳动改造还难受。

“齐天大圣”的无所事事跟老文经历的什么都不准干本质上没什么两样,因而也是一种处罚。不同的是,悟空是在一个至高无上的虚名之下遭受处罚,这种虚名有麻痹或延缓处罚痛苦的作用,就像一个小孩糖果吃,可以暂时安抚其不吵不闹。

泰勒·本-沙哈尔著《幸福的方法》(号称哈佛大学受欢迎的幸福课)中讲一个故事

一个冷血的歹徒被警察打死后,天使出现了,对他说可以答应他任何要求。

一开始歹徒对自己可以进入天堂感到难以置信,随后他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开始贪婪地提出各种要求,希望得到大笔金钱、山珍海味、美女,每次都能如愿以偿,他感觉好极了。

但是慢慢地,他的喜悦越来越少,这种不劳而获的生活让他感到无聊。于是,他向天使提出请求,他想要做一些有挑战性的工作,但天使回答:“这里什么都有,就是没有事情可做。”

在没有任何事情可做的情况下,歹徒越来越不开心。

终于,他向天使提出了离开天堂的请求。他说就算是去地狱,他也要离开。

忽然之间,天使变成了魔鬼的样子,笑着对歹徒说:“你早就在地狱里面了。”

回到悟空。玉帝采纳了太白金星意见,封悟空“齐天大圣”,并命张、鲁二班在蟠桃园右首,起一座齐天大圣府,府内设个二司:一名安静司,一名宁神司。司俱有仙吏,左右扶持。又差五斗星君送悟空去到任,外赐御酒二瓶,金花十朵,着他安心定志,再勿胡为。

玉帝对悟空的安排跟天使对歹徒的满足有区别吗?

所以,悟空沉醉在齐天大圣”的得瑟中时,他其实跟那个歹徒一样,早就在地狱里面了”。

玉帝为悟空特设的安静司”和“宁神司”,乍听本身就无异于地狱。

科学研究证明,没有人能承受长时间(具体时长因人而异)什么事情都不做。与其什么事情都不做,人们宁愿承担体力或脑力劳动。如果被迫什么事情都不做,人们可能选择自残或伤害别人,跟玉帝说的“胡为”意思差不多。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Raymond Wu等人发表在《实验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的一项研究对2311受试者进行了12项实验。在几乎所有的实验中,受试者都被反复要求在做特定的事情或什么都不做之间做出选择。

结果表明,尽管不断做事情使人倾向于不做任何事情来逃避努力——因为不断做事情使事情本身可能变得枯燥乏味——然而,总体而言,受试者并没有选择避免努力而不做任何事情有趣的是,他们选择努力远多于选择什么都不做这说明,尽管不断做事跟什么都不做令人厌恶,但如果在两者之间择其一,人们宁愿选择不断做事

如果让人没有选择,只能无所事事,人会怎样?研究发现,人们不会“坐以待毙”,而是主动“自毙”——选择给自己电击。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大学Chantal Nederkoorn等人发表在《精神病学研究》(Psychiatry Research)的一项研究发现,学生参与者在被激发感到无聊(一种消极的、低唤醒状态)时,比被激发感到悲伤(一种负面的、高唤醒状态,意味着这是不愉快但刺激的状态)时更倾向于给自己不愉快的电击。

所事事的人不仅会给自己电击,如果有机会的话,还可能伤害他人丹麦奥胡斯大学Stefan Pfatheicher及其同事在《个性与社会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上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在没有其他事情可做的情况下,伤害自己的意愿会延伸到伤害他人(A willingness to harm when there’s nothing else to do extends to hurting other people, too即使是那些在虐待狂程度上得分较低的人也是如此。

上述研究与其说是发现,不如说证明了中国的一人闲是非多百忙解千愁

“帽子”(齐天大圣)、房子(齐天大圣府)和金子(金花十朵,都不仅没有消除,反而创造了更多“人闲”,因此更不可能使悟空不生狂妄”或“切胡为”。

天庭似乎只有一个叫许旌阳真人听说了这句古话并洞察到了这一点。他在一日早朝中向玉帝俯囟启奏:“今有齐天大圣,无事闲游,结交天上众星宿,不论高低,俱称朋友。恐后闲中生事,不若与他一件事管,庶免别生事端。”

扪心自问:如果你当齐天大圣,你会长时间、多长时间老老实实呆在齐天大圣府安心定志,再勿胡为”?看新冠疫情期间有人就是不能老老实实宅家里,就明白了许真人并非杞人忧天

玉帝马上任命悟空掌管蟠桃园。

悟空人闲生事的隐患已经消除。他后来为什么还要“胡为”,甚至大闹天宫呢?这就无关无所事事了。众所周知,诱因是他不能参加蟠桃大会。

有心理学家指出,从,人们羡慕那些有很多空闲时间的人,特别是那些拥有足够的财富和地位而不必工作的人。现在,情况正好相反:们把紧张的日程看作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此外,那些把时间花在工作上而不是从事休闲活动的人,被认为更重要和令人仰慕

这意味着,搁现在,如果缺乏事业或有挑战性的工作安抚悟空那样的顶级人才——按孔子的分类,大圣属顶级人才。“人有五仪:有庸人,有士,有君子,有贤人,有大圣……所谓大圣者,知通乎大道,应变而不穷,辨乎万物之情性者也”——“帽子”更不好使,哪怕再附加房子金子管用。

于长沙-北京旅途

 

科学看西游——

[1] 至少20年不过时的研究方向在哪里?

[2] 什么样的大学教育最有成效?唐僧师徒有真经

[3] 大神们帮你是因为跟你关系好?

[4] 朋友圈里哪些朋友是你的朋友?

[5] 猪八戒为什么老想散伙?

[6] 莫让科研成果成为“人参果”

[7] 从物理角度看“四圣试禅心”

[8] 孙悟空靠什么从石猴成长为“大圣” 

[9] 如何拆穿神仙的胡扯?

[10] 取得科学成就最难度的关是什么

[11] 如何判断大学有没有大师

[12] 读研,你选菩提祖师还是唐僧作导师?

[13] 读《西游记》,一卷破万卷

[14] 你的成就可否被总结成一句话?

[15] “一无所知”何以胜过“无所不知” 

[16] 长生不老的路子只有一条

[17] 作为老师,您更愿教悟空还是八戒?

[18] 宝贝太好太多如何导致脑子不好使?

[19] 团队若是一伙,战力不抵一人

[20] 带团队最要分得清“有人”和“无人”

[21] 自己看清还要让别人看清

[22] 眼见为实不等于眼见为真

[23] 课外功夫对成就一流人才有多重要

[24] “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有多难

[25] 学术最牛为啥还要武器最牛

[26] 什么样的硕导博导在拉学生扣学生

[27] 最牛导师凭啥断定最牛研究生定生不良?

[28] 最牛读研是否一入学就定方向做课题?

[29] 最牛导师为什么对最牛研究生最绝情

[30] 最牛读研说走就走放弃了皇帝般生活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1425126.html

上一篇:龙年最想读一本可助己助人更幸福的书
下一篇:读研,拜有问题而非有答案的人为师
收藏 IP: 119.39.93.*| 热度|

19 郑永军 崔锦华 王涛 李建国 宁利中 刁承泰 冯兆东 张林 梁洪泽 雷宏江 吴永福 籍利平 周忠浩 王成玉 吴超 武夷山 谢钢 谌群芳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5-22 20: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