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军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engyongjun

博文

学生得了致命性传染病被隔离,你敢去探望吗?

已有 2718 次阅读 2020-1-28 11:17 |个人分类:闲言碎语|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新型冠状病毒, 防治疫情, 健康人文, 孔子, 论语

4344.png

【译文】

学生冉伯牛不幸染上致命性传染病,奄奄一息。孔老师听说后,不顾个人安危亲自登门前去探望。为预防疾病传染,他没有进屋去。孔老师从窗户把手伸进去,握住冉伯牛的手,喃喃自语道:“这孩子恐怕要不行了,这真是要人血命啊!这么优秀的孩子咋得这种病呢?咋得这种病呢?”


【感言】

  近期,一种由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传染性肺炎正在全国肆虐。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数字每天都在攀升。这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疫情,打破了鼠年春节祥和的气氛,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搞得全国人民寝食难安。目前,全国人民正上下同心、众志成城地抗击疫情。特别是广大医务工作者们,不顾个人安危,奋不顾身地奋战在抗疫第一线,为我们筑起一道安全之网。我坚信,天佑中华,小小病魔终将会被医学科学工作者们降服。

  疫情发生后,网上各种谣言四起,搞得人心惶惶。面对突发性重大传染病,焦虑、恐慌的情绪伴随发达的现代网络资讯,像滚雪球似的越滚越大,给大众蒙上一层心理阴影。有的地方对病源地的湖北人、武汉人胡乱贴标签,对他们冷嘲热讽、歧视排斥。一些从武汉返乡的大学生,被村里人视为毒蛇猛兽,躲之唯恐不及。他们的个人信息被随意的泄露。网上各种乡村版的花式防疫、硬核防疫小视频,更是刷爆了手机屏。他人即地狱。人类文明社会经过数千年所构筑的信任和友爱,霎那间被小小病毒击得粉碎。仿佛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草木借兵、人人自危世界末日的气氛。

  新型冠状病毒传染能力超强,万万不可大意。针对冠状病毒疫情,建立科学的防控措施是十分正确、十分必要的。然而,这种看起来十分“严格”的防控措施背后,使我隐隐感觉到貌似缺失一些细致的人文情怀。作为一名普通老师,爱护学生是我们的天职。我脑子里冒出一个问题:此时,假如你的学生得了致命性传染病被隔离,你敢去探望吗?然后就想起了《论语》里的这则故事:当学生冉伯牛不幸染上致命性传染病被隔离,孔老师不顾个人安危,亲自登门前去探望奄奄一息的弟子。孔老师的一声叹息,透露出圣者在天灾面前那种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

  新型冠状病毒固然是可怕,但是比病毒更可怕的是人们的恐慌、无知和冷漠。当遭遇这种突发性重大流行传染病的时候,除了全社会积极科学地防控疫情外,还须关注医学伦理和医学人文精神。这则《论语》故事告诉我们,在重大公共危机时刻,勿忘健康人文关怀。越是危机时刻越要信任社会、信任和关爱身边人。让我们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一起用科学和爱来打赢这场与病魔的战争。


相关阅读:

1、走大道还是走小道? 精选

2为什么成功人士都有“强迫症”

3、得人如渔

4、吃馒头撕皮,不是一般人

5、偷吃人家两个鸡蛋,你认为是小事吗?

6、出院送药方,孔老师为何点赞?

7、健康人文视域下的儒家贫困救助思想

8、一罐粥几条鱼,礼轻情谊重

看见导师摆谱,他实在忍不住了

10、一言噎死人,有诸?

11、跟着孔老师学穿衣:夏穿丝麻冬穿皮草

12、好谀恶直闻过不改,孔老师表示实在没招了

13、孔老师教你如何玩朋友圈

14、人生试错,为什么有的人成长有的人作死

15、孔老师说,不学习的后果很严重

16、孔老师的官场秘诀

17、孔老师教你如何伺候领导

18、到底是什么拉开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

19、邾文公的A面和B面

20、《相师之道》:孔子用仁爱点亮健康人文之光

21、孔子,春秋时代的“健康达人”

22、孔老师,学医好不好?

23、孔老师是不是在抖机灵?

24、孔老师不是善茬子

25、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

26、《曾子易箦》:儒家死亡观的医学伦理学解读

27、孟老师说,别瞎逼逼行不行呐!

28、中年油腻,人生没戏?

29、孔老师说,这三种人真的搞不懂

30、孔老师教你如何杜绝四种“病”

31、孔老师也信“年龄天花板”

32、论喝酒,我只服孔老师

33、养生漫谈

34、子曰:坏人走了狗屎运

35、如何长命百岁? 孔老师说的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37607-1215879.html

上一篇:谈中医,伤感情吗?
下一篇:吃两瓣大蒜杀杀毒

21 王启云 焦飞 王从彦 徐长庆 范振英 郭奕棣 刘炜 汪育才 姚伟 农绍庄 陈志飞 张晓良 周忠浩 赫荣乔 朱晓刚 周浙昆 杜学领 刘钢 刘全慧 张叔勇 刘光银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7 20: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