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淡淡岁月中淡漠了的人文精神

已有 3270 次阅读 2014-8-15 16:19 |个人分类:校园内外|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这几天都在看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虽然也有一些细节不真实,但是总体上比较符合当时现实的。这两天看到的是恢复高考那一段,这对我这样的1977级大学生来说,都连带着深刻的个人体验。而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有这么深切的感受。下面一张照片是1979年邓小平为我们杭州大学的同学的学生证上题写了签名。

1.jpg

邓小平决议恢复高考那年我17岁。此前我高中没有读完就去了农村,所以没有高中毕业证书。更前面也没有正式读完初中,就跟随父亲所在部队移防了,所以也没有初中毕业证书,而小学是文革期间读的也没有证书。多年后曾经庆幸自己,也曾经有点后怕:如果不是后来读了大学,我简直就成了个“三无青年”。好在是农村干了一年之后,跑回杭州参加高考,很顺利地考入杭州大学。此后终于有了大学本科硕士博士的证书。所以1978年的春天,走进大学校门,分组讨论会上,我由衷地说:感谢邓小平给我们上大学的机会。

那时候我们杭州大学中文系在校本部外面,在西溪河边的上宁桥附近,河边的路比较窄狭,往南是文三街虽然比较冷落,但有通向市中心的10路车站;往北是文二街则略显繁华。文二街上有家露天电影院,还有个新华书店。这两处成了我们课余时间最常光顾的地方,白天去书店晚上去电影场。第一次看大家书店门口通宵排队,是在1978年的春天,那次我买了胡云翼的《宋词选》,此后大约用了一年时间,我可以把这本书给背下来了,熟读能背。那些日子我还从图书馆借了周密的《绝妙好词》,工工整整地抄了一个手抄本。往事如烟啊,第二次排队买书,似乎是在本部书店,我买了一本小说《牛虻》,还有一本斯宾诺莎的《伦理学》。这之后就再也没有过排队买书的经历了。

现在想想我大学时候是很幸运的。刚读大学时候全国科学大会召开不久,学校召开了一个“杭州大学科学大会”,请了一大批各学科的专家:苏步青、王淦昌、谭其骧、谈家桢好多好多,我们中文方面的前后也来了不少大人物,现代作家就有诸如曹禺、谢铁骊、卞之琳、戈宝权啊等等。那些大科学家来并不一定讲专业,他们大都在台上给我们讲各种故事,我每场都去听。比如学中文的,开始还不知道王淦昌是什么人物,后来知道原来那么那么了不得的人物啊。最敬佩的是苏步青先生,讲到兴头上,即席赋诗一首赞颂杭州大学:“屹立东南第一州,人才江山共悠悠。”可惜这么多年过去,我只记得前面两句,后面两句曾想到苏老的诗集中查,但是没有查到。估计即兴赋诗没有记录下来,后来也就没有收入。想到我也常常即兴有诗,也一样没记录。虽然赶不上苏老那么伟大,但是这事儿还都是一个套路(聊且一笑)。曹禺先生来讲,讲的是跟《雷雨》有关的故事,但他讲的记不清楚了。不过曹禺那时候好像新娶了李玉茹,京剧名旦上海京剧院长,陪曹禺一起来。曹禺讲着讲着,就讲到李玉茹,便说叫她给大家唱段把,于是旁边的李玉茹莞尔一笑,移过来麦克风,清清嗓子唱了一段。唱什么忘记了,但是这情景却至今犹然在目。

回想那个时代给予我们的人文情操,很多都是在这种交融的氛围中自然形成的。想到前几天在浙大紫金港校区走路锻炼,我指着才建了10来年便显得点破败的教学楼,跟同行的浙大传媒学院院长吴飞教授说,你看这楼比起老校区那些60多年前的青砖建筑,显得是多么浅薄多么陈旧,一种毫无文化沉淀的陆离感。顺着这个话题说到了学校太大了,老师和学生接触太少太多疏离感。又说到现在大学人文素质差这要怪体制和教育,我们这一代走进大学接受教育,主要不是从我们的上辈身上传承,更多的是对民国时期那些大师精神的继承。所以我们这一代老师还残留了一些文化精神,而更年轻一代博士教授们,则基本上都是在工具理性主义制度下进入的,他们似乎更淡漠了人文精神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819781.html

上一篇:影院真的是妓院的延伸吗?
下一篇:笑骂自由之,诗词且为乐

33 陈小润 彭思龙 柳林涛 孙平 王春艳 徐晓 陈楷翰 宋泽阳 杨正瓴 吕乃基 武夷山 余昕 刘旭霞 孟津 李笑月 王善勇 陈湘明 钟炳 虞左俊 王芳 逄焕东 柏舟 李学宽 庄世宇 雷栗 韦玉程 蒋永华 刘杰 蔡庆华 王锟 鲍博 白图格吉扎布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2: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