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携一点香泽西行万里

已有 941 次阅读 2023-12-12 12:03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临行埃及希腊的当天(10月18日),但思归来杭州桂花还在否。昨日午间路路招呼在宝石山下行前小聚,无非是大家谈笑说些什么,我只记得回来路上买了点榨菜带上。餐后便依原来打算去寺院一趟,保俶路径直驱车到西湖边,沿北山路连接灵隐路。许久没行车西湖边了,颇有流连一番的意思,看驻车不便加上外面人多天热,很快又放弃了这个想法。

image.png

前两天便拿定主意,出行前必须再去看看山寺桂花。只是没有想到,今年的桂花似乎来得迟去得早,繁簇的桂影已经凋零了许多,不过依旧残留着丝缕淡香。去年寺院觅桂的日子,比今年迟了一天,那天桂影尚浓,大雄宝殿后面的桂花格外沁人心肺。从午后流连到夜间,归来曾填词《天香》,看来今年还得再填一首,留待明天同一个日子。于是便有了今天这首。

image.png

 

 《天香》


萧散清馨,凋零桂影,熙攘更与谁语。

冷落残烟,斜阳寺晚,任是花飞商暮。

夜凉风露。念缭绕、廊台檐步。

但有芳魂缥缈,常伴梵音禅鼓。


别来思怀如故。问泉亭、正深情处。

莫道经行远迈,不携俦侣。

霑得余香数缕。便潇洒、凭君且回顾。

纵使天涯,空观与汝。

image.png

临行前寻桂云林禅院,也有祈福之意。从正殿一直拜到最上面,药师佛前默然诵怀。而这词中的意蕴,便是把融桂香于佛陀之空观,道此番远行常为相伴。“不携”即不离不弃之意。话说前两天,闻得小区里晚桂飘香,寻思不知这是不是今年的最后一波,但肯定是我今年闻到的最后一波。想到不日将远行,寻思归来时应该已经桂落香尽。而今年还没有看到过寺院的桂花,临行前也许得跟寺院桂花说声再见。当时随吟白居易写给韬光禅师的诗:一山门作两山门,两寺原从一寺分。涧水流西涧水,南山云起北山云。前台花发后台见,上界钟声下界闻。遥想吾师行道处,天香桂子落纷纷。我最喜欢的是他的尾联,以前也次韵过,今日(10月15日)再为次韵。

image.png


疏慵久未入山门,不觉秋深剩几分。

净水澄凝泉水冷,梵香缥缈桂香云。

落花只作空花看,客里乡思梦里闻。

便向吾师行道处,欲行万里远尘纷。


image.png

因为出行第一站便是中东的埃及,要看看相关的书籍,恰是这段时间那边烽烟骤起,于是想到那本《耶路撒冷三千年》。前几年它在我办公室的书柜里寂寞的躺了好几年,原以为这本书不会拆开塑封去读了,去年的这个时候把它装到纸箱里搬出办公室,纸箱又搬到远离书房的小和山空房中,和许多其他书一样被封存起来。我当时曾思忖,纸箱和纸箱里的东西余生也许再也不会打开了,那些书自然也不会去读了。不成想最近巴以之事热闹起来,倒是激发了读耶路撒冷的兴趣。五天前(10月13日)特意去找这本书后来看。

image.png

类真是个自造孽的物种,我对犹两家都没啥好感按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原本都是亚伯拉罕的后代。亚伯拉罕的正房撒莱不能生育,便和侍妾夏甲生了以实玛利,而伊S兰教的创始人默罕默德就是他的后代。不过后来撒莱又生了以撒,以撒之子雅各又名以色列,便是如今以色列人的祖先。如此说来阿拉伯人和犹太人追踪溯源,还是同父异母的兄弟。看他们现在这样你死我活的,真让人扼腕叹息啊。

image.png

其实人类就是这样的,若论最初的起源,好像只有一个共同的母亲。就不断的繁衍,然后彼此不断争夺。我有点纳闷,犹太这个苦难的民族,历史上为什么总是流离失所?而且历史上欧洲的基督徒一向都虐犹,直到二战前都这样,持续两千多年。莎士比亚名剧《威尼斯商人》里面,就特别丑化犹太商人夏洛克。回顾古老的传说,如今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的争夺,似乎揭示了人类彼此间永远轮回的劫数,觅食与争夺生存空间。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会如此。犹太人流浪千年,看似偶然的历史总有它的必然性,不知以后还会重演吗?

image.png

回到昨日交流看老同学悦所赠译著,恰有劳伦斯所著《特鲁里亚人的灵魂,以及关于埃及法老的故事,倒是和我这次出行有点关联很赞赏劳伦斯的观点,我们的文明只是起源于同样伟大的文明的终结,而不是源于野蛮或者幼稚的人类童年时代。这和我们早年读马克思的书,所谓希腊神话是人类童年时代不可企及范本之说完全不同。过去不加思考便认同老马的说法,现在的观点则和劳伦斯如出一辙,古老文明并非现代人想象的那么原始一致,而且他说的更合逻辑。在那种文明形态中,包含着与我们今天迥然不同的宇宙意识,生活方式和生存智慧,他们比我们更有悟性。

image.png

想到中午和他们几个人碰头时,我说起史前文明有点遥远,古埃及文明在埃及艳后克里奥佩特拉之后便已经结束。而克里奥佩特拉与凯撒和安东尼的缠绵故事,加上此前亚历山大对埃及的征服,正好是西方文明的开始。王诗人听我提到埃及艳后,顿觉神采飞扬更显诗人本色。我又说不大喜欢多看金字塔那样的古墓,虽然那是另一种文明的象征。后来我们又说到计划中的华夏文明探古,据说君有意组团要去石峁遗址,算了一下加上我和老江还有个谁,至少四个人了吧。早前还说要去安阳看文王演周易的羑里,我的意思是11月份便可前往,路路说得放到明年了。顺着这个话题我便说起周文王不仅是早期的智者,而且他那时候比我们更加接近自然,更能体会到天人之际。是我中年以后保持不变的历史观和宇宙观,和前面所引劳伦斯观点甚是吻合。吃饭就是吹牛侃山,可以恣肆汪漾。

【原文作于:2023年10月18日】

image.png

image.pn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413525.html

上一篇:司空见惯的前生今世
下一篇:漫步金字塔:历史如约而至
收藏 IP: 58.100.36.*| 热度|

2 尤明庆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3 13: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