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挥别埃及:河海千秋一飞鸿

已有 831 次阅读 2023-12-13 11:13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挥别还得从昨天说起。农历九月九是中国传统的重阳节,异乡客途,王维的“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几乎成为重阳登高的标配,所以尽管游兴欢乐,思乡之情也在所难免。因为所住酒店濒临红海,傍晚的时候特意海边远眺。暮色来临海边人影渐稀,天色也暗了下来。独自坐在海边,举目半轮秋月挂在海空之上,似乎有种独拥大海之感。

image.png

    重阳情怀,回到房间趁心思闲暇,打算来点诗词。尼罗河是埃及的人文地理符号,金字塔和神庙是古埃及文明的象征。于是便选了个词牌《河渎神》,这是唐代教坊曲,最早填这个词牌的应该是花间词鼻祖温庭筠:河上望丛祠。庙前春雨来时。楚山无限鸟飞迟。兰棹空伤别离。// 何处杜鹃啼不歇。艳红开尽如血。蝉鬓美人愁绝。百花芳草佳节。

image.png

按照南宋黄升《花庵词选》所说,此调“唐词多缘题所赋”以咏祠庙为主。这倒很合乎我打算写金字塔和神庙之意,便索性用温庭筠原韵填了一首。进入创作状态,因小令一曲尚不能尽意,于是再填一曲。第二首却是由尼罗河来到了红海。

image.png

  

  ​《河渎神》二首

           其一
高塔耸云祠。五千年日神时。
繁华抛散恨何迟。庙台可奈别离。


尼罗河水几曾歇。古国残阳如血。
法老云烟空绝。徒留凭吊丹节。

image.png

    第一首写尼罗河边的金字塔与神庙。日神即太阳神,乃古埃及人所崇拜诸神之首。金字塔和方尖碑的尖顶,以及诸多的图腾造像和象形文字,最高的敬仰和向往都指向了太阳神。法老们运用了各种各样的形式,耗费大量的财宝立塔建庙,但终究还是遗恨千秋,只留下一片古迹和传说给后人凭吊。丹节即红色的符节,中国古代喻指显赫的权位。

image.png

         其二
西奈海边风。万里遥望空明。
远帆云影正飞鸿。渺渺寄怀长空。

碧波浩荡千秋月。涌浪重叠如雪。
苍发重阳时节。短歌还共谁说。

image.png

    第二首由古及今,只写眼前景象,起首便直说凭海临风于西奈半岛南端,看海空明月,远帆云影,况若飞鸿。借鸿比兴,既是形象的描写,更有萍踪雪泥飞鸿的隐喻。月涌沧波浪如雪,宛然苏东坡大江东去之意象。这意绪和重阳节相关,华发异乡正重阳,短歌思怀更与何人说。

image.png

从五千年古埃及说到眼前,前几天曾经说到思接天地之时,那种超越感何止五千年。我试图把古埃及的史思,转化为人生永恒的观照,于是小令便在中国化过程中达成了某种超越,这或许就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普遍性。

image.png

今天清早起来,因为上午要离开沙姆沙伊赫飞回开罗,特意再去海边走了一圈。在红海边轻松度过了两个晚上,没有古老文明的浑厚,也不拘泥于思考的深邃甚至沉重,这是生命自然的节奏,一张一弛放松也很重要。来到海边时,刘组长和童老已经下海游泳了。原本前些年几乎每年都要下海游一下的,但疫情后失却了这个传统。

image.png

只是在岸边观看,站在伸向海中的浮桥上,海水中投下了长长的倒影。把影子留给红海,然后挥手作别,人去影无。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想到始于庄子而大畅于魏晋玄学的一个著名命题:客问乐令旨不至者,乐亦不复剖析文句,直以麈尾柄确几曰:至不?客曰:至。乐因又举麈尾曰:若至者,那得去?于是客乃悟服。玄学式的体味,与佛禅的领悟具有微妙的相似性。

image.png

    然后去吃早餐,餐厅里王诗人对我说:求你陪我去看海。他用了一个求字,看他假装不知酒店就连着海滩的样子,我也不去戳穿,两人相视而笑尽在不言中。在海边我说你要留下一张照片,他有本诗集名字便是《把骰子投向大海》,所以也得把身影抛向红海。尽管人去影无,但我们依然执着于过程,这便是我们这些俗世的人。

image.png

    下午回到开罗,直接去了开罗老城。老城便是古代的开罗所在处,城中到处可见阿拉伯古建筑,随便看看都是千儿八百年的历史。我们的地接范迪王告诫说,手机拿好包要放在前面,商业街里面的东西95%都来自中国义乌。然后直接带我们去喝阿拉伯咖啡,而且在这里必须要抽阿拉伯水烟。范迪王说这是阿拉伯苏丹的享受。于是大家聚在一起抽,水烟里有股香味,古代阿拉伯人善于做香料。我们靠在阿拉伯坐榻上,那样子宛然是阿拉伯酋长们正在讨论地缘政治问题。

image.png

    离开埃及前的最后一个节目,是晚上的尼罗河游轮。从古城出来遇到堵车,仅仅相差五分钟时间,游轮已经开走。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众人疑惑之间,旁边有快艇靠近,原来是乘快艇追赶游轮。这倒好,不仅不误游轮,而且还多了个节目。

image.png

游轮上跳肚皮舞的舞娘,和埃及艺人的表演,不断带来喝彩声。今夜将告别尼罗河,不知今后记忆里还有多少如此欢快的笑声。

image.pngimage.png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413667.html

上一篇:卢克索与西奈:从河岸到海岸
收藏 IP: 58.100.36.*| 热度|

3 尤明庆 武夷山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4-23 11: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