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n56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yn568

博文

知识分子应有社会担当 精选

已有 4858 次阅读 2012-12-14 21:0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研, 担当

还得从今年二三月份(忘了具体日期)参加的一次装备制造技术论坛说起,这次论坛参与者有广东省科技厅,西安交通大学机械学院约七八位老师,顺德区经济促进局,顺德区相关企业代表。会议第一位发言者(除主持人外)是广东省科技厅一位领导(忘了他的名字),我潜意识里领导发言都是满口官话,一副外交辞令,言之无物的,这位领导出乎了我的意料。结合他个人读博士做科研及后续在企业和政府部门工作经历,阐述了科研,教育,科技创新之间的关系,说明了企业是造福社会,造福人类的细胞;科研不应关起门来玩过家家,应该为造福人类服务,并指出目前我们的科研显然还没做到这一点。结合他自己读博士选题的经历,说:“科研选题上网一查文献,哦,这里还有一块空白,还存在不足,我来做,然后大量读文献,写论文,答辩一完,文章枕之高搁,无人问津”。接下来有西安交通大学多位老师上台发言,其中有一位老师上台做了自我检讨,说:“某某领导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让我醍醐灌顶,我们科研人员应该有社会担当……”。

我们很多科研人员会拿出很有道理的话来反击,典型的有:“科研不会立竿见影,许多科研成果当时没有用,若干年后却有用”;“基础研究为明天,应用研究为今天”。这些道理上都讲得通,并且很容易举出实例来证明。但我要说的是,这些有道理的话用来自我安慰可以,不要太当真,太当真就是书呆子。我建立了如下一“数学模型”:

v=fat

其中v表示价值,a表示科研成果,t表示时间,上述表达式有如下极限:

t→∞,v=f(a,t)=0

 “疲劳试验”表明:上述“数学模型”与我们许多(不是全部)“科研成果”很吻合。

许多理论研究者认为“横向课题”身价低了一截,没有技术水平,事实上产业界有广阔的科研题目,难度甚至不比纯理论研究低,只是我们许多研究人员没有好好地去接触产业,去钻研,去实施,只是做个“技术顾问”,或者从来就没有接触过,学校到学校。以为理论一推导,原理讲得通就万事大吉,想当然,不求实证的思想很严重。说到这里还要扯远点,我是从事流体传动与控制行业的,世界上高校当中在该领域最牛的可能当属德国亚深工业大学,该校有一个流体技术传动和控制研究所,目前掌门人已传到第二代,这两代掌门人有非常丰富的产业实践经验,第一代是巴克教授,掌门时间1968-1994,巴克教授1959年获博士学位,随后在一机床制造厂工作,做到研发部主任,1968年回到学校组建该所。第二人掌门人是穆任霍夫(H.Murrenhoff),穆任霍夫1983年获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到美国一航空技术公司和德国一著名电子机械公司工作,做过技术总裁和营销总裁等职,在产业界工作了11年,于1994年回到学校接替巴克教授的职位。像穆任霍夫这样的在中国一些知识分子眼里可能不适合做教师,这样的商人怎么能做为人师表的教师?他们指导学生做的科研要实在得多,比如,用动量定理计算液压阀的液动力,这条公式我国文革前教科书上都有(至今也在用),似乎是天经地义的公理,然而,亚深工大流体技术传动和控制研究所2004年还安排研究生设计试验台,验证这条公式,可见人家如何做到不迷信理论,崇尚实证的。在中国这样“无价值的研究”一定会被嗤之以鼻。

我国目前工业总体水平还是大而不强,自主创新太少,产业界有许多科研题目。尽管看完此文会有人骂我,但我还是希望有更多的知识分子能走出书斋,把身价“降低一点”,到产业界去寻找科研题目,少搞一些自欺欺人的研究。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85553-642711.html

上一篇:教育的第一要义是教人谋生
下一篇:从“领导都是对的”看科技创新的艰难

30 蔣勁松 陈安 喻海軍 牛凤岐 李学宽 肖振亚 曹聪 余海涛 陈冬生 吴浩宇 张玉秀 张骥 李宇斌 李志红 徐大彬 段庆伟 唐常杰 吕宝亮 关法春 张鹏举 庄世宇 韩枫 ahmen geminigxl cly85 fansg yqf0711 hacherboy hanlexiao Xuexing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8 08: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