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新时代减肥药仍面临两个障碍 精选

已有 4123 次阅读 2022-5-3 16:20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减肥药的新时代

新一代索马鲁肽减肥药物效果显著,且只需要一周一针的使用,亚洲人的研究数据也表明效果和欧洲裔同样理想。可惜的是,这种药物和所有减肥方法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就是控制好体重,如果停止使用药物,脂肪依然会再次回到身体。这种新药物存在一定比例的恶心呕吐等短期不良作用,长期的不良效应并不了解,且许多国家没有被医疗保险覆盖,终生用药的经济负担也是一个难点。

许多患者的健康问题与严重的肥胖有关,包括糖尿病、脂肪肝、高血压、多囊卵巢综合征、睡眠呼吸暂停和关节关节炎疼痛。一些人寻求医生的帮助,医生可以利用各种饮食锻炼方案健康跟踪app、甚至胃分流手术,体重控制往往能取得理想效果,减轻了几十磅。不幸的是,让减肥者失望的是,大部分人后来体重又恢复了。这也曾经是困扰帮助患者减肥的内分泌学家多米尼克·鲁比诺(Domenica Rubino)的问题。

弗吉尼亚州阿灵顿的华盛顿体重管理与研究中心主任鲁比诺(Rubino)说,多年来,她能帮助人们减肥的工具相对较少。随着最近直接针对调节食欲的脑肠轴药物的出现,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我们终于能够帮助人们在减轻肥胖并发症的范围内减肥,鲁比诺说。

最令人兴奋的药物是一种每周注射的药物,叫做索马鲁肽(商标:Wegovy)。该药物于20216月获得批准,用于治疗身体质量指数在肥胖范围内或略低于该范围,但存在与体重相关的健康问题的人。2021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的一项涉及1961名患者的研究发现,服用西莫肽的人在68周内平均减轻了14.9%的初始体重,而接受安慰剂注射的一组仅减轻了2.4%。这项研究的主要研究者之一、西北大学的罗伯特·库什纳(Robert Kushner)说,这样的效果大约是以前减肥药效果的两倍。来自试验的证据表明,随着体重减轻,血压、血糖和不健康的脂质以及c反应蛋白(一种衡量炎症的指标)也会降低。

库什纳强调,这种药物不仅可以减肥,还可以降低患慢性疾病的相关风险。我们想要确保我们的病人变得更健康,而不仅仅是更瘦,他说。

人们普遍认为,索马鲁肽是一项体重控制药物的突破正如库什纳所说,它是激素治疗肥胖的新范式。这种药物作用类似于一种叫做胰高血糖素样肽-1 (GLP-1)的肠道激素,GLP-1作用于胰腺以增加胰岛素的分泌,作用于胃以减缓排空,作用于大脑以降低食欲并发出饱腹的信号。病人可以少吃,不受饥饿和渴望的困扰。还有一些药物正在研发中,它们结合了与食欲有关的两到三种激素。

让人不容易接受的是,这些药物必须终生使用,就像糖尿病药物一样,否则药效就会消失。事实上,鲁比诺领导的一项2021年的研究发现,服用索马鲁肽的人在停药后体重会反弹。这种治疗的前提是,严重的肥胖不是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主要与行为和环境因素有关的短暂状态。在美国NIH和美国医学协会看来,肥胖是一种慢性的、反复发作的疾病,是一种破坏多种生理系统的疾病。

每周注射一次来维持体重的前景提出了许多问题,首先是安全性。任何改变新陈代谢和能量平衡等基本功能的行为都会产生显著的副作用。例如,现在被禁用的减肥药芬芬(Fen-Phen)会造成心脏瓣膜损伤。大多数服用索马鲁肽的人会出现恶心和腹泻,但这些症状通常通过低剂量开始缓解。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项研究中,只有4.5%的接受西莫肽的人因为胃肠道症状而退出。库什纳还指出,一种低剂量的索马鲁肽,也就是市场上的Ozempic,已经被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超过4年,而且安全性很好。但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服用更高剂量可能是另一回事。

对于这种减肥药来说,成本也是一个问题,对于类似药物来说也可能是一个问题。价格是每月1349美元。保险覆盖范围参差不齐,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不支付。然而,需求如此强劲,制药商诺和诺德(Novo Nordisk)无法跟上。

人们急于接受一种终生注射的药物,这让一些肥胖研究人员感到紧张。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营养学教授克里斯塔·瓦拉迪(Krista Varady)说。作为一个研究生活方式干预的人,我觉得我们的医疗保健系统只关注治疗而不是预防,我们只是等着人们生病,这样我们就可以卖给他们类似毒品之类的东西。

毫无疑问,预防会更好,Rubino同意,但她的许多病人已经生病了。她说,她的团队总是提倡更健康的饮食和更多的锻炼,药物为这些变化提供了生理支持。

New Antiobesity Drugs Help People Shed Dozens of Pounds, but They Must Be Taken for a Lifetime - Scientific American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1336819.html

上一篇:系统性红斑狼疮发生新机制新疗法研究
下一篇:细菌合作还是竞争?这是个问题

4 周忠浩 陈新平 郑永军 孔玲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7-3 13: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