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溪阁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卫军英 博客原名整合营销传播研究。

博文

飘雪的日子融合诗与远方

已有 3192 次阅读 2018-12-12 16:23 |个人分类:诗词歌赋|系统分类:诗词雅集

节令大雪的那天是12月7日,杭州竟然飘起了几片微雪,不过那天有点忙,几乎没有关注过外面是否落雪。次日周六一早去了万松岭一趟,着实感受了一番纷纷扬扬的大雪景象,近午归来路上友人约午后去浴鹄湾踏雪,虽然近来疲累仍欣然有诺。我在家里说,看雪并不是根本目的,实际上享受的是要去看雪的心理,以及看雪的体验过程,这倒颇有点《世说新语》里王子猷雪夜访戴的味道了。我知道必须让自己从繁杂的工作中超脱点,看雪显然是一种很好的选择。这几天还发生了几件在网上纷纷扬扬的天下大事,其中有一件是加拿大应美国要求,拘捕了过境温哥华的中国华为公司副董事长兼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这个名字挺美的女士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的大女儿,于是在波诡云翳贸易战背景下又生出一番说法。当然,尽管此事网上很闹腾,其实与百姓个体的直接关联几乎没有。于是12月上旬的最后几天,今年杭州早来的飘雪就真成了这些日子的一种享受。

IMG_20181209_083606.jpg

〔欣慰老母亲的健康快乐〕2018.12.02.

周日有雨。看到母亲身体比前些日子健朗许多,感到很是欣慰。母亲是个热爱生活的老人,小园子里种了许多菜呀花呀,似乎一年四季都有绿色,这也为她的生活增添了许多的滋味。台阶边上看见一株苍劲有力的木本植物,蓦然间很是令人振奋。问母亲这是什么,母亲也说不上名字,只说是别人不要了给她的,我挺喜欢这株被别人遗弃了的花树,微信识花知是百合竹。联想到前天径山下,同事收留的那条被遗弃的小狗。母亲善良勤劳,尽量自己操持不给我增添麻烦,有精神了便打理院子里的菜菜花花,或者约小区里的大妈一起家里玩玩。她告诉我,这几天看了父亲生前留下的那个鼓鼓囊囊的包,里面有父亲年轻时的日记,记录了他一生引以自豪的戎装岁月,还有我出生时他的喜悦。这个包原本是要随父亲一起含烟归化,因事出偶然而存留下来,现在看来也许是种天意。我想也许有一天,自己也会去看那些日记,就像母亲一样在淡淡的梳理中,寻找岁月流落的痕迹。

1.jpg

〔平常的一天就是这样〕2018.12.04.

早上起来看看相关文章和书。今天比较有感触的,是陈志武教授的一个观点,他说:中国尚缺少一个一以贯之的“故事”。这位著名华人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终身教授,身兼北京大学特聘教授和香港大学讲席教授,恰好是10年前第一次看他的书,但是那篇极具预言性勾画出当今中国的《从2049看中国》,却是前段时间才看的。陈志武带来的启发就是,我们没有讲好故事,似乎并不是简单的传播问题,也不是单纯的文化和意识形态问题,而是缺少一个能贯穿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各方面,始终如一而又完整自洽的价值和制度体系。办公室中不能再思考这些,于是边处理办公室公务边做杂事,同时跟博士生谈答辩的事。这时候课题组老师来谈课题,随之再电话另一方进行课题交流。中午有学校领导牵头,一起跟一位央视小哥校友吃饭,最大的收获是提议搞个工作室,这个创意还真不错。然后下午是学院的党委会,好像议题很多,我就是说了个很具体的问题,支部堡垒具体到学院中起什么作用,怎么发挥才实在有效地对学校发展起作用。会后看几位应聘博士的简历都很不错。北大那个只能放弃,我们的中文系已经满员啦。下班路上脑子还一直在转建立工作室的事儿,跟相关老师聊得马上推进。直接开车到了汽修厂,自己的那辆老爷车放在那里修了八天,总算是修好了心里很愉快。晚上整理书柜,发现好些本书买来没有看,或者看了一半就搁置了。这不是我年轻时候的习惯,早些年曾自豪的跟朋友说到过,虽然我买书不勤,但是书架上买来的书都看过。现在看书速度很慢,而且看过往往记不住。读书不行但手艺活还可以,晚上处理好了两件事:一是近一两个月手机网络信号很差,这个百度多人遇到束手无策的技术问题,终于被咱自力更生给解决了。另一个是粗活,挺好挺洁白的抽水马桶,为什么好长时间盖子总是那么松松的,摸了好几次螺丝也不明白,今天决心认真对待一下,拆掉拔出重整,拿来一大堆工具只用了一件便解决了。看来只要仔细琢磨、认真对待、动手去做,问题总能解决。同样道理,这些书只要认真对待,自然也是会读完的。

1066377986.jpg

〔菩萨蛮闻声鬓云欲度香腮雪〕2018.12.07.

晨起微群有闻唱温庭筠之《菩萨蛮》。此词如人物静态描摹,极为细腻。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是那种极为绮艳的写法,委婉折射女主的心境。年轻时候觉得前两句很美,有动感而且充满诱惑,后面下半阙则写的繁琐了一些。想来《菩萨蛮》此调却是未曾填过,他日也当填上一阕,隐约有种欲与温飞卿比对一下的意思。

IMG_20181208_154043.jpg

下面这首《菩萨蛮》却是两天之后(2018.12.07)所作。诸位海外校友相互诗词,外语77级的雨文见在美国华府,写了花堪折时直须折的句子,大家便纷纷诗词打趣。这与几天后所讲的翠莲故事一般,那也是跟圣地亚哥的校友金兄调侃,其实古人很多诗词也是在写去中写出来的。不过如果读了后来翠莲的词和文章,就知道这写的一点也不虚妄啦。

3.jpg

    《菩萨蛮》


红颜一抹人清绝,天涯有意闻飞雪。

往事却回眸,寄情娇且羞。


可怜花惹蝶,空把花枝折。

飘絮去无痕,寒风织雨文。

IMG_20181208_162456.jpg

〔世界这样文明冲突必将战争吗〕2018.12.06.

先是参加一个小型论证会,讨论浙江大花园建设,相关的几条文化诗路问题。亚里士多德说,人是逻格斯的动物,诗路文化说到底还是讲故事。困眠醒来,见热点还是孟晚舟被捕、张首晟突然去世、荷兰最新光刻机焚毁。而那天正好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有一场举世瞩目的晚餐。于是刚刚放松一下的毛衣站又成了议论热点。看微群争论和很多网文在瞎呗呗,费功夫从书架上找到20年前买的一本书重翻翻:《外交与威慑:美国对华战略》。这是我唯一看过的中美外交著作,美国传统基金会当年对华府的政策建议。那时候我曾经跟朋友说:中美之间必有一战。当然说的是热战。后来渐渐的感觉,全球化和技术发展,终将跨越和弥合文化的鸿沟,也许毛衣站就是这一战的具体形态吧。但是现在却有点将信将疑,修昔底德陷阱的耐心,会等到技术架构大同世界那天吗?实际上多年来美国人一直没有改变政策基调,无知的是瞎掰掰的国人和砖家们。想到先前谈及文化,文化是所有呈现的灵魂,国家强权也有其对灵魂的表达方式。细思恐极。我坚持自己的预言: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存在时间,最迟不会超过这个世纪末。距库茨维尔所说的奇点还有20多年,奇点之后又如何?

IMG_20181208_151826.jpg

〔场景导入的诗和远方〕2018.12.07.

虽说两头不能兼顾,今天两件事仍旧颇为萦心。场景导入实践教学模式,是我大力在学院推广的,为此还特意从个人的经费中拿出几万元,作为配比支持几位老师做。虽然说学院不差钱,但我总觉得自己拿出一些经费,可能更有激励性吧。第一次远程同步,虽然设备调试不流畅,但开端良好。在另一个场子里,是学院和文化厅艺术研究院合办的会议,文化与旅游融合研讨会,匆匆忙忙发言也是随兴想到的,此事恰好跟昨日座谈的几条文化诗路衔接。中国作为国际旅游目的地形象,是以文化为主、景观为辅,杭州更气如此。归来又是一批杭大遗老们续说诗词。今日节令大雪,据说外面飘过雪,群里也曾有作《菩萨蛮》。

IMG_20181207_184101.jpg

〔踏雪浴鹄湾留一个作业〕2018.12.08.

今年的第一场雪来的比较早。上午在外办事,雨伞放在车里,飘雪纷纷扬扬如飞絮般落在身上,着实是感受了一番。久而便感到脚下寒冷。近午归来时,却见友人相约午后浴鹄湾踏雪,于是欣然响应。至家中乃谓,看雪原本不在于目的本身,而在起意看雪的过程体验,这本身就是一种充满诗意的感觉。暮色来临,吃饭之间与朋友相约,同填《摸鱼儿》。此调因稼轩名作,是我早期最为熟悉的词牌之一,但多年来却未曾染指,留待明日研究生答辩后,沉吟一番看能否写点新意。

IMG_20181208_150848.jpg

〔便把心思都付予湖山飞雪〕2018.12.09.

昨日浴鹄湾踏雪归来,夜眠不知飘雪寒宵,醒来时却见小区里有积雪倒树。今日上午到得西溪校区,教学主楼十二楼最东边及十一楼最西边,都曾是我当年的办公室,两处驰望一派尽茫茫,归时瞥了眼八幢研究生宿舍想想年轻时光。人生往事总是期期觅觅,何况那浴鹄湾四季经年,也是常去的地方。所有的约会,说到底都是内心的期许。因想王子遒居山阴,夜雪访戴,乘兴而来,兴尽而返,一如雪舫闻箫,抑或也是人生极致。因作《摸鱼儿》,用辛弃疾原韵:

IMG_20181208_152751.jpg

    《摸鱼儿》(踏雪浴鹄湾)


正寒琼、雪凝轻雨,飘飘将欲何去?

临风浴鹄湾前树,潇洒苇花无数。

留不住。但寄许、一池碧水当时路。

曾谁与语?看野草围栏,连廊婉转,乱玉落如絮。


还吩咐,休把心思再误。任他月恨云妒。

轻舟访戴堪乘兴,夜雪更无人诉。

松竹舞。海棠下、残红几片沾泥土。

归怀寂苦。问缥缈箫声,狂歌一曲,得极致佳处。

IMG_20181208_152948.jpg

〔南加望天山翠莲桥上思友元〕2018.12.11.

杭州城西原本是广袤的湿地,古来谓之西溪。此处多河港,就家近旁有河从西溪河源起,南北径流至余杭塘河,此河似名莲花港河。细说来这河一定是有文化的,北边西溪源流沿山河,南边余杭塘河是苕溪支流汇入大运河。河上有桥,名曰翠莲桥。这翠莲联想到近日老校友的趣事,昨日竟雪雨之中拍张照片经当事人允诺把这段故事给写出来。话说这翠莲见在中国天山脚下,和美国圣地亚哥的金兄,原本有段凄艳的故事,照片发到杭大校友群中,却真真是一番热闹。不说诸位诗词甚多,单说今日金兄传来翠莲妹子一首《人月圆》,一看之下方知众人所说之事非虚,当年杭大读研时,金兄果然与翠莲妹子有一手。不料此后劳燕分飞,一个在美国加州圣地亚哥,一个在中国新疆乌鲁木齐。几十年相思,妾意郎情长挂念,有翠莲【人月圆 • 叹姻缘】词为证:“雨帘轻启西溪夜,双燕驭风飞。阑珊灯火,婆娑树影,两向依依。蹉跎岁月,人生含恨,情意何归?锦书虽在,山盟难再,对坐唏唏!”读之甚为感慨,特依其韵,也作一首:

IMG_20181210_085540.jpg

    《人月圆》(翠莲桥)


翠莲桥上愁思起,遥忆燕双飞。

天涯一别,重洋万里,难再相依。


巫山梦断,君行何处,妾向谁归。

夜阑灯影,鸿书尺素,唯有嘘唏。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28418-1151175.html

上一篇:宅心仁厚老来偏爱最是山
下一篇:冬至之日,大道自然心与物同

8 武夷山 钟炳 李颖业 李月辉 邱趖 柏舟 郑永军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5 23: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