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vg9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fvg9

博文

《詩經》筆記:1國風5衞風4氓·總58

已有 1200 次阅读 2023-3-4 19:02 |个人分类:读书-科研笔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最是公侯難有情,

東蜂惹花西蟬鳴。

男歡女愛無老處,

桑黃葉隕聽怨聲。*

*和楊萬里《初秋行圃》韻:

落日無情最有情,偏催萬樹暮蟬鳴。

聽來咫尺無尋處,尋到旁邊卻不聲。

楊萬里(1127-1206),字廷秀,號誠齋,南宋江西吉水人。27歲中進士,官至寶謨閣學士。 詩與尤袤、范成大、陸遊齊名。一生作詩兩萬多首,傳世不多,有《誠齋集》。

目次:一、原詩  二、氓·小序  三、章字詞解  四、譯詩

一、原詩

共六章,每章十句。

·氓之蚩蚩(chī),抱布貿絲。匪来貿絲,来即我謀(méi)。送子涉淇,至于頓丘(qī)。匪我愆(qiān)期,子無良媒。将(qiáng)子無怒,秋以爲期。

·乘彼垝(guǐ)垣,以望复闗。不见复闗,泣涕漣漣。既見复闗,載笑載言。爾卜爾筮,軆無咎言。以爾車来,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xū)嗟鳩兮!無食桑葚葚(shèn)(xū)嗟女兮!無與士耽(chén)。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隕。自我徂(cú)爾,三岁食貧。淇水湯湯(shāng),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háng)。士也罔極,二三其德(dì)。

·三歳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xì)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xí)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jí)!

二、氓·小序

序》:“《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别,遂相奔誘。華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同諷)焉。美反正,刺淫泆也。”

陸音義:“氓,莫耕反,民也。《韓詩》云:‘美貌’。”

*衞宣公】衞宣公(?-前700)衛晉,姬姓衞氏,衞莊公之子,衞國第十五任國君。《小序》說“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别,遂相奔誘”,實是衞宣公上樑不正下樑歪。《邶風·雄雉·序》說:“《雄雉》,刺衛宣公也。淫亂不恤國事”。《邶風·匏有苦葉·序》說:“《匏有苦葉》,刺衛宣公也。公與夫人並為淫亂。” 衞宣公如何淫亂呢?

一、與庶母通姦,取庶母為妻生太子。夷姜是莊公妾、即宣公庶母,按《左傳·桓公十六年》(晋杜預注,唐孔颖逹疏)記:“初,衛宣公烝於夷姜,生急(*伋)子(注:夷姜,宣公之庶母也。上淫曰烝)。(疏:……淫母而謂之烝,知烝是上淫。蓋訓烝爲進,言自進與之淫也。……夷姜縊(注:失寵而自縊死)”。又《左傳》孔疏:“宣公由上烝父妾,悖亂人倫,故謂之亂也。《君子偕老》(*《鄘風》)、《桑中》(*《鄘風》)皆云:‘淫亂’者謂宣公上烝夷姜,下納宣姜(*伋之未入門妻)”。

二、奪太子伋之妻為己妻,並令強盜殺太子。宣公與夷姜生子伋被立為太子。按《史記·衛康叔世家 》記:“太子取齊女,未入室,而宣公見所欲為太子婦者好,說而自取之(*是為宣姜),更為太子取他女。……太子伋母(*夷姜)死,宣公正夫人與朔(*宣公另一子)共讒惡太子伋。宣公自以其奪太子妻也,心惡太子,欲廢之。及聞其惡,大怒,乃使太子伋於齊而令盗遮界上殺之(《左傳》云:“衛宣公使太子伋之齊,使盗待諸華將殺之。”杜預云:華,衛地)。……盗并殺太子伋,以報宣公。”《邶風·新臺·序》說:“《新臺》,刺衛宣公也。納伋之妻,作新臺于河上而要之。國人惡之而作是詩也。”《邶風·二子乘舟》毛傳也說:“宣公為伋娶於齊女而美,公奪之……公令伋之(*往)齊,使賊先待於隘而殺之。”

孔疏:“言‘男女無别’者,若外言不入於閫(*kǔ康典第1325頁:《廣韻》門限也。《集韻》門橛也),内言不出於閫’,是有别也。今交見往來是無别也。奔誘者,謂男子誘之,婦人奔之也。‘華落’、‘色衰’一也,言顔色之衰如華之落也。‘或乃困而自悔’者,言當時皆相誘,色衰乃相棄,其中或有困而自悔棄,‘喪其妃耦’者,故叙此自悔之事,以風刺其時焉。‘美’者,美此婦人反正自悔,所以刺當時之淫泆也。‘復相棄背’以上,總言當時一國之事。‘或乃困而自悔’以下,叙此經所陳者,是困而自悔之辭也。上二章說女初奔男之事,下四章言困而自悔也。‘言既遂矣,至於暴矣’(*第五章第五、六句),是其困也。‘躬自悼矣’(第五章末句),盡‘亦已焉哉’(*末章末句),是自悔也。”

朱熹《詩序辯說》:“此非刺時,宣公未有考,故《序》其事以下亦非是。其曰:‘美反正’者,尤無理。”

三、章字詞解

第一章:氓之蚩蚩(chī),抱布貿絲。匪来貿絲,来即我謀(méi)。送子涉淇,至于頓丘(qī)。匪我愆(qiān)期,子無良媒。将(qiáng)子無怒,秋以爲期。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氓】毛傳:“氓,民也。”

孔疏:傳“氓,民……”,“氓,民之一名,對文則異,故《遂人》(*《周禮·地官》)注云:‘變民言氓,異内外也。氓,猶懵懵無知貌。’是其别也。其實通,故下箋云:‘言民誘已’,是也。《論語》及《靈臺》(*《大雅·文王之什》)注皆云‘民者,冥也’。此婦人見棄,乃追本男子誘已之時,已所未識,故以悠悠天下之民言之,不取於冥與無知。既求謀已與之相識,故以男子之通稱言之,‘送子涉淇’、‘將子無怒’是也。既因有亷恥之心,以君子所近而託號之,‘以望復關’是也。以婦人號夫為君子,是其常稱,故傳曰:‘復關,君子之所近。’又因男子告已云‘爾卜爾筮’,已亦答之云‘以爾車來’也。三章言士、女者,時賢者所言,非男女相謂也。士者亦男子之大號,因賢者所言,故四章言‘士貳其行’也。以‘蚩蚩’言民之狀,故云‘敦厚貌’,謂顔色敦厚,已所以悦之。”

朱傳:“氓,民也,蓋男子而不知其誰何之稱也。”

蚩蚩(chī)】毛傳:“蚩蚩者,敦厚之貌。” 陸音義:“蚩,尺之反。”朱傳:“蚩音癡(*同痴)……蚩蚩,無知之貌,蓋怨而鄙之也。”

】毛傳:“布,幣也。” 孔疏:傳“布,幣”,“《外府》(*《周禮·天官》“外府掌邦布之入出,以共百物,而待邦之用”)注云‘布,泉也。其藏曰泉,其行曰布,取名於水泉,其流行無不徧(*遍)。’《檀弓》(*《禮記·檀弓上》)(*鄭玄)注云:‘古者謂錢為泉布,所以通布貨財。泉亦為布也。’知此布非泉,而言幣者,以言抱之則宜為幣,泉則不宜抱之也。《載師》(*《周禮·地官》)鄭司農云:‘里布者,布參印書,廣二寸,長二尺,以為幣貿易物。’引《詩》云“抱布貿絲”,抱此布也。’司農之言事無所出,故鄭(*玄)易之云‘罰以一里二十五家之泉’也。此布幣謂絲麻布帛之布。幣者,布帛之名。故《鹿鳴》云‘實幣帛筐篚’,是也。”

朱傳:“布幣貿,買也。貿絲,蓋初夏之時也。”

*【商周幣製:布,泉】《禮記·檀弓上》孔穎達疏:“‘古者謂錢為泉布者’,解布名也。言古者謂錢為泉布,所以然者,言其通流有如水泉而徧,布貨買天下貨財也。而鄭注《周禮》云:‘藏曰泉,其行曰布,取名於水泉,其流行無不徧(*遍)也。’鄭又云:‘泉始蓋一品,周景王鑄大泉而有二品,後數變易,不復識本制,至漢唯有五銖久行。案鄭此旨云五銖者,其重五銖。凡十黍為一參,十(北大一)參為一銖,二十四銖為一兩,故錢邊作‘五銖’字也。鄭又云:‘王莽改貨而異作泉布,多至十品。今存於民間多者,有貨布、大泉、貨泉。貨布長二寸五分,廣寸,首長八分有奇,廣八分,其圜好徑二分半,足枝長八分,其右文曰貨,左文曰布,重二十五銖,直貨泉二十五。大泉徑一寸二分,重十二銖,文曰大泉,直十五貨泉。貨泉徑一寸,重五銖,右文曰貨,左曰泉,直一也。’案《食貨志》云今世謂之笇(北大笮)錢是也。邊猶為貨泉之字,大泉卽今大四文錢也。四邊並有文也。貨布之形,今世難識,世人或耕地猶有得者,古時一箇準二十五錢也。然古又有刀。刀有二種,一是契刀,一是錯刀也。契刀直五百,錯刀直一千。契刀無鏤,而錯刀用金鏤之。刀形如錢,而邊作刀字形也,故世猶呼錢為錢刀也”。

鄭箋:“幣者,所以貿買物也。季春始蠶,孟夏賣絲。”

孔疏:箋 “季春……賣絲”,“《月令》季春云:‘后妃齋戒以勸蠶事’,是季春始蠶。孟夏云:‘蠶事既畢,分繭稱絲’,是孟夏有絲賣之也。欲明此婦人見誘之時節,故言賣絲之早晚。以男子既欲為近期,女子請之至秋,明近期不過夏末,則賣絲是孟夏也。”

匪來貿絲,來即我謀(méi)

】鄭箋:“匪,非。”

】鄭箋:“即,就也。此民非來買絲,但來就我,欲與我謀為室家也。”

】朱傳:“愆,過也。”

謀(méi)】朱傳:“謀,叶謨悲反。”顧炎武《詩本音》卷二:“謀音媒”。康典第1148頁:“méi又叶謨悲切,音眉。《詩·衞風》氓之蚩蚩,抱布貿絲。匪來貿絲,來卽我謀。”

【送子涉淇,至于頓丘(qī)】毛傳:“丘,一成為頓丘。” 孔疏:傳“丘一成為頓丘”,“《釋丘》云:‘丘一成為敦丘,再成為陶丘,三成為崑崙丘。’孫炎曰:‘形如覆敦。敦器似盂。’郭璞曰:‘成猶重也。’《周禮》曰:‘為壇三成’。又云‘如覆敦者敦丘’。孫炎曰:‘丘一成之形象也’。郭璞曰:‘敦,盂也,音頓。’與此字異音同。”

丘(qī)】朱傳:“丘,叶袪奇反。……頓丘,地名。”陳第《毛詩古音攷》卷二:“丘音欺”。顧炎武《詩本音》卷二:“丘,去其反”。康典第3頁:“丘qī又《韻補》叶祛其切,音欺。《詩·衞風》送子涉淇,至于頓丘。叶下媒期。”

鄭箋:“子者,男子之通稱。言民誘己,巳乃送之,涉淇水至此頓丘,定室家之謀,且為會期。”

孔疏:箋“子者……会期”,“子者,有德之名。此男子非能有德,直以子者男子之通稱,故謂之為子也。上云‘來即我謀’,男就女來與之謀也。今此送之,故知至此頓丘定室家之謀。又下云‘匪我愆期’,則男子於此與之設期也,故知且為會期。言且者,兼二事也。”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méi)】

】毛傳:“愆,過也。”鄭箋:“良,善也。非我以欲過子之期,子無善媒來告期時。”陸音義:“愆,起虔反,字又作諐。”

媒(mí)】朱傳:“媒,叶謨悲反。”陳第《毛詩古音攷》卷二:“媒音迷”。H4垣【音延】

【將(qiáng)子無怒,秋以為期】

【將(qiáng)】毛傳:“將,願也。”陸音義:“將,七羊反。”

鄭箋:“將,請也。民欲為近期,故語之曰:請子無怒,秋以與子為期。”朱傳:“將音槍……將,願也,請也。”。

章解:

孔疏:“氓之……為期”。“毛以為,此婦人言已本見誘之時,有一民之善,蚩蚩然,顔色敦厚,抱布而來,云當買絲。此民於時本心非為來買絲,但來就我欲謀為室家之道,以買絲為辭,以來誘已。我時為男子所誘,即送此子涉淇水至於頓丘之地,與之定謀,且為會期。男子欲即於夏中以為期,已即謂之。非我欲得過子之期,但子無善媒來告其期時,近恐難可會,故願子無怒於我,與子秋以為期。鄭唯以‘將為’、‘請為’異,其以時對面與之言,官為請。”

*朱熹凡見男女之事,稍有不順,多怪罪女性,污衊云“淫婦”:

朱傳:“此淫婦為人所棄,而自叙其事,以道其悔恨之意也。夫既與之謀而不遂往,又責所無以難其事。再為之約,以堅其志,此其計亦狡矣。以御蚩蚩之氓,宜其有餘而不免於見棄,蓋一失其身,人所賤惡,始雖以欲而迷,後必以時而悟,是以無往而不困耳。士君子立身,一敗而萬事瓦裂者,何以異此,可不戒哉。”

第二章:乘彼垝(guǐ)垣,以望复闗。不见复闗,泣涕漣漣。既見复闗,載笑載言。爾卜爾筮,軆無咎言。以爾車来,以我賄遷。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

垝(guǐ)】毛傳:“垝,毁也。” 垣,墻。陸音義:“垝,俱毁反。垣音袁。”朱傳:“垝音鬼……垝,毁垣牆也。”康典第160頁:垝 “guǐ《廣韻》過委切…音詭。《說文》毀也。垣墉圯壤,皆曰垝。《詩·衞風》乗彼垝垣。”

垣(yuán)】墻。朱傳:“垣音袁”。

【復關】毛傳:“復關,君子所近也。” 陸音義:“近,附近之近。”朱傳:“關,叶圭員反。復關,男子之所居也,不敢顯言其人,故託言之耳。”陳第《毛詩古音攷》卷二:“關音堅”。

孔疏:傳 “复關,君子所近”,“復關者,非人之名號,而婦人望之,故知君子所近之地。箋又申之猶有亷恥之心,故因其近復關以託號此民,故下云‘不見復關’,‘既見復關’,皆號此民為復關。又知此時始秋者,上云‘秋以為期。’下四章‘桑之落矣’為季秋。三章‘桑之未落’為仲秋,故知此時始秋也。”

鄭箋:“前既與民以秋為期,期至,故登毁垣,鄉其所近而望之,猶有亷恥之心,故因復關以託號民,云此時始秋也。”

不見復關,泣涕漣漣】毛傳:“言其有一心乎君子,故能自悔。”鄭箋:“用心專者怨必深。”

【既見復關,載笑載言】鄭箋:“則笑則言,喜之甚。”陸音義:“漣音連,泣貌。”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毛傳:“龜曰卜,蓍曰筮。體,兆卦之體。” 朱傳同。

孔疏:傳“體,兆卦之體”,箋“兆卦……定之”,“以經卜、筮並言,故兼云‘兆卦之體’謂龜兆、筮卦也。《左傳》曰:‘其繇曰:“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是龜之繇。《易》曰:‘困于石,據于蒺藜。’是卦之繇也。二者皆有繇辭。此男子實不卜筮,而言皆吉無凶咎者,又誘以定之。前因貿絲以誘之,今復言卜筮以誘之,故言又也。”

鄭箋:“爾,女也。復關既見此婦人,告之曰:‘我卜女筮,女宜為室家矣。兆卦之,無凶咎之辭’。言其皆吉,又誘定之。”陸音義:“筮,市制反。……蓍音尸。”陸音義:“繇,直又反,卦兆之辭也。”

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毛傳:“賄,財。遷,徙也。”朱傳同。

鄭箋:“女,女復關也。信其卜筮皆吉,故答之曰:徑以女車來迎我,我以所有財遷徙就女也。”

章解:

朱傳:“與之期矣,故及期而乘垝垣以望之。既見之矣,於是問其卜筮所得卦兆之體,若無凶咎之言,則以爾之車來迎,當以我之賄往遷也。”

第三章: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xū)嗟鳩兮!無食桑葚(shèn)。于(xū)嗟女兮!無與士耽(chén)。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于(xū)嗟鳩兮,無食桑葚(shèn)。于(xū)嗟女兮,無與士耽(chén)】

】毛傳:“桑,女功之所起。” 孔疏:傳“桑女……”,“言桑者,女功之所起,故此女取桑落與未落,以興已色之盛衰。毛氏之說,詩未有為記時者,明此以為興也。”

沃若】毛傳:“沃若,猶沃沃然。” 陸音義:“沃如字,徐於縛反。”朱傳:“沃若,潤澤貌。”

于(xū)】朱傳:“于音吁(xū),下同”。

】毛傳:“鳩,鶻鳩也。食桑葚過則醉而傷其性,”朱傳:“鳩鶻,鳩也。似山雀而小,短尾,青黑色,多聲。……食葚多則致醉。”

孔疏:“言‘鴆,鶻(*hú隼)鳩’者,《釋鳥》云:‘鶌(*qū小鳩)鳩,鶻鵃(*小鸠zhōu,diǎo)。’某氏曰:‘《春秋》云“鶻鳩氏司事”,春來冬去。’孫炎曰:‘一名鳴鳩。’《月令》云:‘鳴鳩拂其羽。’郭璞曰‘似山鵲而小,短尾,青黑色,多聲。’‘宛彼鳴鳩’,亦此鳩也。’陸璣云:‘班鳩也。’《爾雅》鳩類非一,知此是鶻鳩者,以鶻鳩冬始,去今秋見之,以為喻,故知非餘鳩也。鳩食葚過時者,謂食之過多,故醉而傷其性。”

葚(shèn)】陸音義:“葚,本又作椹,音甚,桑實也。”朱傳:“葚音甚,叶知林反……葚,桑實也。”。康典第1013頁:“shèn《集韻》時鴆切,音甚。《玉篇》桑實也。…又《韻補》叶如林切,音𡜟(康熙字典标点版第213页:同妊)rèn。《詩·衞風》于嗟鳩兮,無食桑葚。叶下耽字韻。”

耽(chén)】毛傳:“耽,樂也。士與女耽則傷禮義。” 陸音義:“鶻音骨。樂音洛。”朱傳:“,耽,相樂也。”

孔疏:“經直言‘無食桑葚’,而言‘過時’者,以‘與士耽’相對。耽者過禮之樂,則如食桑葚過時矣。女與士耽以過禮,故為傷禮義。則時賢者戒女之過禮,謂己為君子所寵過度,不謂非禮之嫁為耽也。”

鄭箋:“桑之未落,謂其時仲秋也。於是時,國之賢者刺此婦人見誘,故于嗟而戒之。鳩以非時食葚,猶女子嫁不以禮,耽非禮之樂。”

孔疏:箋“桑之……之樂”, “以上章初秋云‘以爾車來’,始令男子取車,下章季秋云‘漸車帷裳’,謂始適夫家,則桑之未落為仲秋明矣。言‘士’、‘女’則非自相謂之辭,故知國之賢者刺其見誘而戒之。其時仲秋則無葚,賢者禁鳩食之,由當時無也。假有而食之,為非時。以非時之食葚,以興非禮之行嫁,故云‘耽非禮之樂’。《鄭志》張逸問:‘箋云“耽非禮之樂”,《小雅》云“和樂且耽”。何謂也?’答曰:‘禮樂者,五聲八音之謂也。《小雅》亦言過禮之盛,和樂,遇禮之言也。燕樂嘉賓過厚,賢也。不以禮耽者,非禮之名,故此禁女為之。《小雅》論燕樂,言作樂過禮,以見厚意,故亦言耽,而文連和樂也’”。

士之耽(chén)兮,猶可說也。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眈(chén)】陸音義:“耽,都南反。下同。”朱傳:“眈,持林反。” 陳第《毛詩古音攷》卷二:眈音沉(chén)。顧炎武《詩本音》卷二:“耽,二十二覃”。

】鄭箋:“說,解也。”朱傳同。鄭箋:“士有百行,可以功過相除,至於婦人無外事,維以貞信為節。”

孔疏:箋“士有……為莭”,“士有大功則掩小過,故云可以功過相除。齊桓、晉文皆殺親戚簒國而立,終能建立高勲於周世,是以功除過也。”*常說“功過相抵”,其實不然,是有大功可抵小過。

章解:

孔疏:“桑之……不可说”,“毛以為,桑之未落之時,其葉則沃沃然,盛以興已色未衰之時,其貌亦灼灼然美。君子則好樂於己,巳與之耽樂,時賢者見已為夫所寵,非禮耽樂,故吁嗟而戒已。言‘吁嗟鳩兮,無食桑葚’,猶‘吁嗟女兮,無與士耽’。然鳩食桑葚過時則醉而傷其性,女與士耽過度則淫而傷禮義。然耽雖士、女所同,而女思於男,故言士之耽兮,尚可解說,女之耽兮則不可解說。已時為夫所寵,不聼其言,今見棄背,乃思而自悔。鄭以為男子既秋來見己,巳使之取車。男子既去,當桑之未落,其葉沃若,仲秋之時。國之賢者刺已見誘,故言:吁嗟鳩兮,無得非時食葚;吁嗟女兮,無得非禮與士耽。士之耽兮,尚可解說,女之耽兮,則不可解說。已時不用其言,至季秋棄車而從之,故今思而自悔。”

朱傳:“言桑之潤澤,以比已之容色光麗。然又念其不可恃此而從欲忘反,故遂戒鳩無食桑葚,以興下句,戒女無與士耽也。士猶可說,而女不可說者。婦人被棄之後,深自愧悔之辭。主言婦人無外事,唯以貞信為節,一失其正,則餘無足觀爾。不可便謂士之耽惑,實無所妨也。”

第四章:桑之落矣,其黄而隕。自我徂爾,三岁食貧。淇水湯湯(shāng),漸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贰其行(háng)。士也罔極,二三其德(dì)。

桑之落矣,其黄而隕。自我徂(cú)爾,三歲食貧。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毛傳:“隕,隋也。”朱傳同,又“隕,叶于貧反”。 陸音義:“隋字又作堕,唐果反。”

徂(cú)】朱傳:“徂,往也。”

湯湯】毛傳:“湯湯,水盛貌。” 陸音義:“湯音傷。”朱傳:“湯音傷……湯湯、水盛貌。”

】陸音義:“漸,子亷反,注同,漬也,溼也。”朱傳同。

帷裳】毛傳:“帷裳,婦人之車也。” 孔疏:傳“帷裳,婦人之車”,“傳以大夫之車立乘,有盖無帷裳。此言帷裳者,婦人之車故也。傳於上章,以桑為女功所起為興此,桑落黄隕亦興也。其黄而隕既興顔色之衰,則食貧在已衰之後。言自我徂爾,三歲食貧,謂至夫家三歲之後,始貧乏於衣食,漸不得志,乃追悔本冒漸車之難而來也。故王肅曰:‘言其色黄而隕墜也。’婦人不慎其行,至於色衰無以自託。我往之汝家,從華落色衰以來,三歲食貧矣。貧者乏食,飢而不充,喻不得志也。”朱傳:“帷裳、車飾。亦名童容。婦人之車則有之。”

鄭箋:“桑之落矣,謂其時季秋也。復關以此時車來迎已。徂,往也。我自是往之女家。女家乏穀食已三歲,貧矣。言此者,明已之悔,不以女今貧故也。幃裳,童容也。我乃渡深水至漸車童容,猶冒此難而往,又明已專心於女。”

孔疏:箋“桑之……于女”,“《月令》季秋草木黄落,故知桑之落矣,其黄而隕,其時季秋也。上使‘以爾車來’,不見其迎之事,此言漸車涉水,是始往夫家,故知復關以此時車來迎已也。此始嚮夫家。已言‘自我徂爾,三歲食貧’,故以為自我往之汝家之時,汝家乏穀食已三歲,貧矣,我猶渡水而來。此婦人但當悔其來耳,而言穀食先貧者,於時君子家貧,恩意之情遇已漸薄,已遭困苦,所以悔。言已先知此貧而來,明已之悔不以汝今貧乏故,直以二三其德,恩意疏薄故耳。幃裳,一名童容,故《巾車》(*《周禮·春官》巾車,官名,“掌公車之政令”)云‘重翟、厭翟、安車皆有容盖。’鄭司農云:‘容謂襜車,山東謂之裳韋或曰童容。’以幃障車之傍,如裳以為容飾,故或謂之幃裳,或謂之童容。其上有盖,四傍垂而下,謂之襜,故《雜記》(*《禮記》)曰:‘其輤有裧’。注云:‘裧謂鼈甲邊緣’是也。然則童容與襜别。司農云:‘謂襜車者,以有童容,上必有襜,故謂之為襜車也。’此唯婦人之車飾為然,故《士昏禮》(*《儀禮》)云‘婦車亦如之,有襜’是也。幃裳在傍,渡水則溼,言已雖知汝貧,猶尚冒此深水漸車之難而來,明已專心於汝,故責復關有二意也。”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háng)

】毛傳:“爽,差也。”朱傳同,又“爽,叶師莊反”。鄭箋:“我心於女,故無差貳,而復關之行有二意。”康典第643頁:“音霜”。

【行(háng)】朱傳:“行,去聲,叶戶郎反”。

士也罔極,二三其德(dì)

】康典第910頁:“又《爾雅·釋言》罔,無也。”

】《毛傳》:“極,中也。”朱傳:“極、至也。”

德(dì)】陳第《毛詩古音攷》卷二:“音的(dì)” 

章解

孔疏:“桑之……其德”,“毛以為,桑之落矣之時,其葉黄而隕墜,以興婦人年之老矣之時,其色衰而彫落。時君子則棄已,使無以自託,故追說見薄之漸。言自我往爾男子之家三歲之後,貧於衣食而見困苦,已不得其志,悔己本為所見誘,涉湯湯之淇水,而漸車之帷裳而往,今乃見棄,所以自悔也。既追悔本之見誘,而又怨之,言我心於汝男子也不為差貳,而士何謂二三其行於己也?士也行無中正,故二三其德,及年老而棄已,所以怨也。鄭以為,婦人言已本桑之落矣,其黄而隕之時,當季秋之月,我往之爾家,自我往汝家時,已聞汝家三歲以來乏於穀食已貧矣。我不以汝貧之故,猶涉此湯湯之淇水,漸車之帷裳,冒難而來。言已專心於汝如是,今而見棄,所以悔也。餘同。”

朱傳:“言桑之黃落以比已之容色凋謝。遂言自我往之爾家,而値爾之貧,於是見棄,復乘車而渡水以歸。復自言其過不在此,而在彼也。”

第五章:三歳為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兄弟不知,咥(xì)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鄭箋:“靡,無也。無居室之勞,言不以婦事見困苦。有舅姑曰婦。”*舅姑,古指公婆。孔疏:箋“有舅姑曰婦”,“《公羊傳》曰‘稱婦有姑之辭’。傳以國君無父,故云有姑,其實婦亦對舅。故《士昏禮》云:‘贊見婦于舅姑’,是也。”

【婦】顧炎武《詩本音》卷二:“婦,古音房”。

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夙興】朱傳:早起。

】朱傳:“靡,不。”鄭箋:“無有朝者,常早起夜臥,非一朝然。言已亦不解惰。” 陸音義:“解音懈。”

】朱傳:“朝,叶直豪反”。

言既遂矣,至於暴矣

【言】我。鄭箋:“言,我也。遂猶久也。我既久矣,謂三歲之後,見遇浸薄,乃至見酷暴。” 陸音義:“浸,子鴆反。”

兄弟不知,咥(xì)其笑矣】毛傳:“咥咥然,笑。”鄭箋:“兄弟在家不知我之見酷暴,若其知之,則咥咥然笑我。” 陸音義:“咥,許意反,又音熙,笑也,又一音,許四反,《說文》云:大笑也,虚記反,又大結反。”朱傳:“咥音戲……咥,笑貌”。

康典第113頁:咥“xì…許旣切,音欷。《說文》大笑也。《詩·衞風》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毛傳:“悼,傷也。”鄭箋:“静,安。躬,身也。我安思君子之遇已無終,則身自哀傷。”

章解:

孔疏:“三岁……悼矣”,“婦人追說已初至夫家,三歲為婦之時,顔色未衰,為夫所愛,無室家之勞,謂夫不以室家婦事以勞於己。時夫雖如此,已猶不恃寵自安,常自早起夜卧,無有一朝一夕而自解惰。我已三歲之後,在夫家久矣,漸見疏薄,乃至於酷暴矣。我兄弟不知我之見遇如此,若其知之,則咥咥然其笑我矣。我既本為夫所誘,遇已不終安,静而思之,身自哀傷矣。”

朱傳:“言我三歲為婦,盡心竭力,不以室家之務為勞,早起夜卧,無有朝旦之暇。與爾始相謀約之,言既遂而爾,遽以暴戾加我。兄弟見我之歸,不知其然,但咥然其笑而已。蓋淫奔從人,不為兄弟所齒,故其見棄而歸,亦不為兄弟。所恤理固有必然者,亦何所歸咎哉,但自痛悼而已。”

第六章: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xí)則有泮。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jí)!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

】鄭箋:“及,與也。我欲與女俱至於老,老乎汝反薄我,使我怨也。”

孔疏:箋“我欲……我怨”,“以下云‘不思其反’,責其不念前言,則男子之初與婦人有期約矣,則此‘及爾偕老’,男子之辭,故箋述之云:我欲與汝俱至於老,老乎汝反薄我使我怨也。言反薄我,明‘及爾偕老’,男子之言也。老者以華落色衰為老,未必大老也。”

淇則有岸,隰(xí)則有泮

】朱傳:“岸,,叶魚戰反”。

隰(xí)】康熙字典戌集中阜部标点版14画第1350页。:“xí…席入切,音習。《爾雅·釋地》下濕曰隰。”*濕地,沼澤地。

】毛傳:“泮,坡也。”鄭箋:“泮,讀為畔。畔,涯也。言淇與隰皆有厓岸,以自拱持。今君子放恣心意,曾無所拘制。”朱傳:“泮音畔,叶匹見反……泮,涯也。高下之判也”。

 孔疏:傳“泮,坡”, 箋“泮讀……拘制”,“以隰者下濕,猶如澤,故以泮為陂。《澤陂》傳云‘陂,澤障’,是也。箋以泮不訓為陂,故讀為畔,以申傳也。但毛氏於《詩》無易字者,故箋易之,其義猶不異於傳也。畔者,水厓之名,以經云‘有岸’、‘有泮’,明君子之無也,故云今君子放恣心意,曾無所拘制,則非君子。

陸音義:“泮音判,坡,本亦作‘陂’,北皮反。《澤陂》(*《陳風》)《詩》傳云:‘障也’。呂忱北髲反,云:‘陂,阪(*bǎn薄田)也,亦所以為隰之限域也’,本或作‘破’字,未詳。觀王述意,似作‘陂’。”

總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

總角】毛傳:“總角,結髪也。” 朱傳:“總角,女子未許嫁則未筓,但結髮為飾也。”

孔疏:傳 “總角……”,“《甫田》(*《小雅·甫田之什》)云:‘總角丱兮,未幾見兮,突而弁兮’,是男子總角未冠。則婦人總角未笄也。故箋云‘我為童女未笄(guàn,kuàng,年幼,儿童两只角辫)’,《内則》(*《禮記》)亦云:‘男女未冠笄者,總角,衿纓。’以無笄,直結其髪聚之為兩角,故《内則》注云:‘收髪結之’。《甫田》傳云:‘總角,聚兩髦也。’”

晏晏】毛傳:“晏晏,和柔也。”朱傳同。孔疏:“《釋訓》云:‘晏晏,柔也’。故此云‘晏晏,和柔’。”

 鄭箋:“我為童女未笄結髪晏然之時,汝與我言笑晏晏然而和柔”。孔疏:“箋言結髪晏然之時,解經‘總角之宴’。經有作‘丱’者,因《甫田》‘總角丱兮’,而誤也。定本作‘宴’”。

信誓旦旦】毛傳:“信誓旦旦然。” 鄭箋:“我其以信,相誓旦旦耳,言其懇惻欵誠。” 孔疏:“傳直云‘信誓旦旦然’,不解旦旦之義,故箋申之言,旦旦者,言懇惻為信誓,以盡已欵誠也。”朱傳:“旦,叶得絹反】”朱傳:“旦旦,明也言”。

孔疏:“又曰:‘晏晏,旦旦,悔爽忒也。’謂此婦人恨夫差貳其心,變本言信,故言此晏晏、旦旦而自悔。解言此之意,非訓此字也。定本云‘旦旦’猶‘怛怛’。”

陸音義:“旦,《說文》作“𢘇。”康典第325頁:𢘇同怛《說文》怛或从心,在旦下爲𢘇。引《詩》信誓𢘇𢘇,本作怛。或書作。通作旦。

不思其反】鄭箋:“反,復也。今老而使我怨,曾不念復其前言。” 孔疏:箋“曾不復念其前言”,“今定本云‘曾不念復其前言’,俗本多誤。‘復其前言’者,謂前要誓之言,守而不忘,使可反覆。今乃違棄,是不思念復其前言也。”

【反】陳第《毛詩古音攷》卷二:“反音販”。朱傳:“反,叶孚絢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jí)】鄭箋:“已焉哉,謂此不可奈何,死生自决之辭。”朱傳:“哉,叶將黎反”。康典第116頁:哉“又叶將其切,音貲(zī)。《詩·邶風》已焉哉。天實爲之,謂之何哉。又《王風》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陸音義:“拱,俱勇反,本又作共,音同。宴如字,本或作‘丱’者,非。

 章解:

孔疏:“及爾……已焉哉”,“言男子本謂已云:與汝為夫婦,俱至於老不相棄背。何謂今我既老反薄我,使我怨?何不念其前言也?然淇則有岸,隰則有泮,以自拱持。今君子反薄而棄已,放恣心意,曾無所拘制。言淇隰之不如。本我總角之宴然幼穉之時,君子與已言笑晏晏然和柔而相親,與已為信誓,許偕至於老耄,旦旦然懇側欵誠如是。及今,老而使我怨,是曾不思念復其前言,而棄薄我。我反復是君子不思前言之事,則我亦已焉哉,無可奈何。”標點

朱傳:“我與汝本期偕老,不知老而見棄,如此徒使我怨也。淇則有岸矣,隰則有泮矣,而我總角之時,與爾宴樂言笑成此信誓,曾不思其反復以至於此也。此則興也,旣不思其反復而至此矣,則亦如之何哉。亦已而已矣。傳曰:思其終也,思其復也,思其反之謂也。 ”

四、譯詩

良民抱布以買絲,借口買絲與我會。送子涉淇頓丘地,延期因子無良媒,請子息怒秋為期。

我登毁垣望你還,不见你還泣涕漣。既見你還則笑言,你說卜筮有吉言,財隨車来你我伴。

桑树乃青葉澤潤,哎呀鳩鳥不食葚。哎呀女人男勿近。男享歡樂無人説,女享歡樂有人說。

桑葉衰黄而落隕,我去你家三年貧。淇水漾漾濕車裳,我無過錯你騖旁,你無中正德已喪。

三年為婦無不勞,早起晚睡非一朝。我苦已久遭家暴,兄弟若知必笑嘲。我静思之自傷悼。

與你偕老使我怨,淇水有岸澤有畔。結髮舉宴我笑顏,信誓旦旦忘前言,不思其反奈何焉。


2023年2月20日星期一。2023年3月4日星期六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246608-1378901.html

上一篇:《詩經》筆記:1國風5衞風3碩人·總57
下一篇:《詩經》筆記:1國風5衞風5竹竿·總59
收藏 IP: 27.19.158.*|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3-9-23 18: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