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渐渐远去的文学情怀 精选

已有 4263 次阅读 2013-1-18 17:1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normal, office, center, xml

渐渐远去的文学情怀

 

写这篇博文其实是有感而发,有感于张教授的这篇博文(http://bbs.sciencenet.cn/blog-299-654109.html )。这里先表个态:我是非常支持张教授这种呐喊,这种对中国语文教育误入歧途的大声疾呼,因为国人整体语文水平,说句不好听的话,是一代不如一代。科学网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越是比较年长的博主,驾驭文字的能力越强,反之,则是越来越差。当然这只是大体上的一个感觉,没有统计数据,这里并不是否认科学网上还是有不少很“文艺”的青年才俊,思维敏捷,见解深刻,妙笔生花,但整体上就是这么趋势,这也无法回避。科学网如此,现实生活更是如此。翻开中国文学史,如果说我们的祖先创造了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那么我们当代的主要文学表现形式是什么呢?思来想去,尤其是最近这些年,能拿得出手的也只有“手机段子”了。 虽说有的手机段子写得也确实不错,但把这些段子放在文学史上,总是难登大雅之堂吧!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窘境呢?有人说是高考的指挥棒抹杀了学生的“文艺”热情;有人说是中国的整个大环境急功近利,一切向钱看,文学其实被边缘化了,如此等等。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论题,三言两语是说不清楚的。我不太喜欢摆事实,讲道理,甚至不喜欢辩论,我只讲一些我经历的记忆中的小故事,聊以慰藉自己所谓的“文艺”情结。

我有个外甥女,很小的时候我就发现她对文学很感兴趣,并在小学,初中的时候有强烈的愿望要给某著名文学杂志投稿。我姐姐是极力反对,认为中小学搞这些都是“外武行”,考上名牌大学才是真格的。今年外甥女已经是高二了,省重点中学。但有一次,我把我写的篇博文-又是一年中秋月(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618134.html ),这是我自我感觉很得意的一篇散文,也很适合中学生看。于是,我让外甥女谈谈读后感。鉴于我的威严,她还是认真看了一遍,读后感是:老,现在我都高二了,老师早就不让我们写记叙文,散文了,高考主要考议论文。外甥女看我有点失望,还是就我的博文,“点评”了几句:该文全是真情实感,通过拟人的手法,把月光比作父亲的琴声,母亲的手,读后很让人感动。。。。。。看着外甥女答考题般程式化的“阅读理解”,别的不敢说,至少小时候她那种灵性已经被磨蚀地差不多了。后来,我接着问她,议论文你们怎么写?她回答说,老师早就给了我们写议论的套路,早就背熟了常用的句式,开头写什么,中间写什么,最后写什么,考试的时候只要按照这个大的框架,往里添东西就可以了。听到这里,我不由感叹,我们的家长,老师想干什么?一定要把所有的孩子培养成同一个模子出来的产品才心甘吗?还记得一次小学语文考试,有一个题目是:雪融化了变成了什么?标准答案是:雪融化了变成了水。但有一个小学生给出的答案是:雪融化了变成了春天。结果可想而知,这个很有想像的答案被判是错误的,一个可塑的诗人可能就这样夭折了。

说起语文,这个从小学到高中一直都上的重要课程,平心而论,我也是用了很大精力去认真学习的。有时我在回忆,语文课,一上就十几年,倒底给我留下了什么?我努力地回忆,很惭愧,我实在记不起太多这些语文课对我语文水平的提高有多大帮助。客观地说,真正对我作文水平提高有点帮助的是看了很多闲书,比如说《少年文艺》,《故事会》,《童话大王》啊什么的。高中时候百忙之中我认真读了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有时候,我真得觉得语文课本里精选的课文,当然大都是文学名著,这是无可非议的,但问题是少有我们的语文老师能达到课文作者那种文艺高度,老师本身对课文的理解都有限,所以就只能照本宣科,硬生地塞给学生这篇课文的中心思想是什么?哪些精彩的段落需要背诵,因为这些都是“考点”。我的理解是,如果没有课文作者相同的经历,不了解他们那个年代的真实背景,就硬要升华作者文章的高度,很多时候我都感到好笑(怀疑),老师是怎么知道作者有那么崇高的思想境界?当然,我并不是要否认所有的语文老师的工作,但这确是我中学时代,很长一段时间真实的叛逆想法。叛逆归叛逆,其实老师也有老师的难处,因为高考指挥棒在那悬着呢。这么说吧,我们的中小学语文教学考试主要考察的是学生的记忆背诵能力,跟文学关系不大。即使这样,真正有水平的老师,对学生的影响是深远的。我的高一语文老师(就教了我一年,一个老太太,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很有范儿,讲起课来让人感觉很享受。我清楚地记得她给我们讲《雨中登泰山》。她首先问我们,你们去过泰山吗?看着大家茫然的样子,她笑了笑说,年轻的时候她去过,泰山真得很美啊,但不是雨天。雨中的泰山会是什么样子呢?《雨中登泰山》这篇散文在她眼里就像她自己写的,娓娓道来,我们都听入迷了,真的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老师说她最喜欢这两句“这时天上下起雨,不像落在地上,倒像落在心里。。。”。你们看这两句心情的描写多么细腻!还有这句“雨停了,很好的太阳!”,你们可以想像一下作者当时的心情,就这么一句,就能这么简洁,就这么随意地把他微妙的心情变化表达地淋漓尽致!我希望你们以后写作文的时候,也要有这个范儿,这就是文学!

那么,文学对于一个人,确切地说一个科研工作者有没有用呢?说起这个问题,我一下想起了我的硕士导师。导师绝对是一个文艺青年,也是回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据说当年考大学的时候报得是美术系,后来莫名其妙地被采矿系给录取了。导师的文学修养从他知青下乡时写的那部中篇小说《插队》,以及后来去英国帝国理工做博士后期间写的散文集《英格兰随想》可见一斑。有时,我们师兄弟私下聊天,说导师不愧是能写小说,搞起科研来都有一种作家的浪漫情怀。说起这种特殊的气质,表现在他搞科研思路非常飘逸,联想非常丰富,我们这些学生经常跟不上节奏。尤其对很复杂的科学问题的思考角度总是让人眼前一亮,不拘一格。导师有一个习惯,听别人说话,讨论问题的时候,总习惯地说“啊”,这个“啊”传递的信息是一种鼓励,鼓励你一直 说下去,他很欣赏,所以跟他交谈总是有一种很兴奋,很自由,又很紧张的感觉,老师和学生的灵感就在这样的交谈,碰撞中产生了。说到写作,即使写科技论文,无论中文还是英文,导师都很喜欢引用一些中英文的诗词,这让文章一下子看起来很有灵性。当然这些引用的诗词,并不是为了附庸风雅,导师能从这些诗词句中找到与他研究的问题之间的科学联系,而且很是顺理成章,这一点不得不让人佩服。文艺跟科研结合,能让科研变得更加美丽,更有灵性。

最近这些年文学在中国不是很受待敬,这是事实,尤其是市场经济年代,如果说谁谁是作家,诗人,都有一种嘲笑不是正常人的感觉。要不是莫言及时拿了个诺奖,作家,诗人这些往昔崇高的称谓会很快被浮躁的人们所扭曲。因为大家会问作家能挣多少钱,写首诗能卖怎么个价钱?除了钱,我们就不能有点别的追求了吗?这个不好说,也许真要等到哪天我们的生活水平高到了一定的水准,才能有心情重拾那久违的文学梦?

在澳洲,我们的大老板是世界级的学术大牛。有一次,我们组团去开会。飞机上老头随身带了一部很厚的小说,一路上他一直在认真看,还不时勾勾画画,在边上写些心得,一副很享受的样子。一哥们说,做学问就要做到老板这种境界,你还别说,澳洲人还真有读书的习惯,美国也是,你看地铁,火车上无论男女,老少,经常看见他们手里捧着一本小说细细地读,咱们何时有这种耐心啊!我说这是因为他们早就解决了温饱问题,才有时间搞这些闲情逸致。哥们儿说,也不见得,读书,文学是一个民族的气质,习惯,未必跟经济条件有关。老板看我们聊天,问我在聊什么?我说在聊您手中的小说,开完会我也去买一本。老头一下笑了,很满足的样子。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654416.html

上一篇:家乡的豆腐-淡淡的乡愁
下一篇:你吃了吗?= How are you?

32 吴国清 李学宽 曹聪 陈小润 武夷山 王春光 李伟钢 戎可 张海霞 陈冬生 陆俊茜 郭胜锋 崔小云 曾新林 李土荣 张鹏举 郑永军 唐凌峰 蔡庆华 陈永金 廖少明 李宇斌 王浩 张婷婷 贾伟 陈沐 王桂颖 lbjman czyzsu anran123 seeker99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1-17 0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