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美女脸盲症、女神崇拜情结及其性心理 精选

已有 12323 次阅读 2015-7-1 07:31 |个人分类:拾穗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情结

一、美女脸盲症

美女脸盲症的表现在,对女性难以定义长相上的美和丑。年少时,经常听见男同学谈论又见到一位美女之类,完全没有感受。现在,对美女最多的评价往往是,她右上第四颗是虎牙,或者这种肤色算得上冰肌玉骨,或者她的脸圆可中规,等等可以量度的事实。

土著婆认为土著对牙齿缺陷的鉴别能力极为钦佩,认为我没有学牙医是医学、美容诸界的重大损失。同时认为我对美女的鉴别力有待启蒙。她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把身边公认的美女领到家里来共进晚餐。好让我近距离观察什么是真正的美女。从头到脚,从皮肤到形体,从气质到才华,从谈吐举止到待人接物,等等。尽管我见识过她念研究生时班上的许多女同学,不过没有一个人因为长相而留下印象。

但是,我对美女有一种说话的方式几乎没有免疫力。总是受到这种语音、语调的强烈吸引。在内地偶尔也能碰到这种女人。在海外,含港台地区,用这种方式说话的女人较多。这种说话的典型特征是轻、缓、柔,清晰而温暖。如果这个女人对你有好感,这种说法的方式就富有穿透力。我把它归结为女人味在说话方式上的体现。201351日“锵锵三人行”的嘉宾杨采妮女士,说话就是这个样子,尽管她的音色其实有些沙哑。视频:http://v.ifeng.com/vblog/news/201305/b856640a-d8b2-429c-a709-357de8ada1a3.shtml不过,土著婆把这种说话的方式总结为“哼哼”,斥责我有“意淫癖”。

 

二、女神崇拜情结

十几岁的时候在湘潭上学。有一次男澡堂坏了,要去女澡堂洗澡。时间安排是:女生17:00-19:00,男生19:10-21:00。我在去洗澡的路上,碰到一位年纪稍长的同学,他很有经验地告诫我:“你晚点去。现在女生刚用过,遍地都是卫生纸,真脏!”女人是水做的骨肉,何脏之有? 30多年过去了,每次我看这位当年的男同学,感觉就是“真脏”。

与女神崇拜情结相伴的就是对女性受虐文字、图片、新闻、电影的极端恐惧,从来都是避而远之。也是在湘潭的时候,有一次在学校大操场看某一外国电影。电影刚开始就出现了女性受虐的镜头,立即心脏发紧,转身就离开了。20年前西方有一部电影说是某个后现代流派的代表作,充斥了男女性交的镜头。找来看了看,发现里面的男女根本就是机器,一见面就是啮合,一点美感也没有,真是禽兽不如!当时,我调动了我全部的知识和智力,也没有能理解这部电影到底想告诉人们什么事实或道理。难道工业化的后果之一,就是如此反人性我读过马克思1944年的那本小书,知道一点异化论

西方某个哲贤曾说,当你认识到异性的美,那你的人生就打开了一扇门。女神崇拜情结的一个表现是,能牵引男性“向上,向善,向往神性”。

 

三、女神崇拜情结中的性心理

相信绝大部分男女的性心理都是随着生长而自然获得的,所谓“食色性也”。十岁以前,和农村的一群大嫂大妈在棉花地里摘棉花,听她们谈论有关话题,基本上是外科医生的口吻。

中学时,听说有些男女同学周末玩累了就挤在一起睡觉。对其中的男同学来说,女同学不过是和男同学差不多的人类,吃饭、睡觉、如厕,虚荣、嫉妒、捉狭,…。

所有的所有,都没有能帮助我建立起对女性的作为人的意义。一有机会,我就会觉得她们是菩萨和观音姐姐,预言者和引路人。她们来到人世间是为了拯救受苦受难的人类,当然也包括迷途中的女人们。

在女神崇拜情结的男人看来,性不具备生理学的意义,不适合解剖学。她是人类进化过程中的一个图腾,是富饶的大地、茂盛的水草和风调雨顺的季节,是祭坛前一颗虔诚和圣洁的心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901870.html

上一篇:"几何动量"首次现身国际权威实验室论文题目
下一篇:刺破空间的势函数

45 陈小润 朱晓刚 吕喆 李学宽 曾泳春 戴德昌 武夷山 赵美娣 李天成 郭楠 杨正瓴 李泳 侯沉 李轻舟 刘立 罗帆 胡方云 薛宇 杨建军 陆绮 黄永义 姬扬 王春艳 赵宇 刘艳红 应行仁 罗德海 周洪 赵凤光 罗教明 高峡 魏焱明 李宇斌 陈湘明 曾新林 赵国求 侯吉旋 宁利中 xuexiyanjiu biofans yunmu dulizhi95 FuckHawkingAss straponFHawking FuckHawkingsAs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1 11: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