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土著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qhliu 理论物理博士,湖南大学教授。

博文

学生还钱的故事 精选

已有 17851 次阅读 2023-3-2 16:06 |个人分类:大学教育|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十五年前,我班上有位学生陷入困顿一日三餐难以为继,家庭又突生变故无力支持他的日常生活。走投无路之际,他在网上发布一则求助信息,希望借到一笔钱渡过难关,但是很久都没有任何回应。一个偶然的原因我看到了这则消息,决定帮他一把。我和他本无个人交往,当时就对他个人印象不深。现在,除了知道他是一位男生,高矮胖瘦几何完全没有记忆。毫无疑问,我的帮助对他来说是久旱甘霖。他千恩万谢之后,说好两年后归还。实际上,他毕业后彻底忘记了这件事!七年后,我写了一封邮件提醒他这里有个借条没有兑现,他十分茫然。我们在邮件上沟通了几次,他终于回忆起来,我曾经帮助过他。

时间又过去了八年,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估计他毕业后回过母校或者来过长沙,也从来没有联系过我。

现在,我把这封信隐去个人信息后公布出来,其目的有二:第一,即使有人对你有过救命之恩,你也会彻底忘记;第二,自忖我也是这样的人,这封信可以警醒自己。

————

刘全慧老师:

您好!

首先我必须向您郑重道歉!对不起!如果不是您这封邮件,我已经不记得我还欠您钱这事了,或者说不是不记得,而是在脑子深处,深到很难自己想起来。对不起!

再次,感谢您在您的邮件一开始关心的是我,我的家人,而不是我欠您钱这事。谢谢您!我一直知道您是一个有师德,更有专业学术能力的老师,所以当初才会冒昧找您借钱,谢谢您坚定了我内心对这个社会依然美好,人们依然善良的一贯看法。这样的世界观,我觉得对一个人年轻人来说很重要。

 2012年4月我从南京A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就留在南京的一家研究所工作了,(略掉两行)从事设计工作。工作还好,待遇不算好,也不算坏,是那种当下很大众的:就那样吧。

我家的变化,不大,我姐姐早我一年工作,在B单位工作,我弟弟现在B城市读研究生,学D专业。其他的,除了我们姐弟三人长了几岁,我的爸妈又老去几岁之外,没什么值得说。

经济状况,肯定没有以前困难了,不再需要每顿舍不得吃多吃好,也不必纠结能够找谁去借钱,不用再明明身无分文,却告诉爸妈“还有钱,别担心”的时候内心的煎熬……但是宽裕依然说不上,依然不太舍得花钱,不敢太放肆在假期里去各地走走看看,不敢花钱在自己很喜欢很喜欢的兴趣上……经济宽裕这个词,对于像我这样的人,可能还需要再多十年的修炼和努力吧。目前我在每个季度按时偿还本科时的国家助学贷款,另一方面,也在努力存钱。房子,车子,然后结婚,成家,这是我这个年纪的人,下一个人生阶段,也是父母在拼了命供完我们读书后,唯一的期盼了吧。

收到您这封邮件的时候,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很害怕,很惶恐,原来我忘记了我还欠人这么多钱的事,而且是这么多年了。在之前的邮件中,我还信誓旦旦地请您放心,说我不会忘记欠您的钱,但我没有做到……我挺怕因为我,让您心凉,让您不再去帮助下一个像当年的我那样的人。另一方面,也很纠结。E块钱,对您应该不算多,但是对我而言,还是不少的一笔。我喜欢打斯诺克台球,特别喜欢,但是我的球杆的盒子坏了很久很久,盒子只能平平端着,不然球杆就会掉出来,即便是这样,我依然舍不得花200块钱去买个新的。收到您邮件的时候,我甚至有想过,假装没看到,假装这个邮箱我早已经不再使用了,可是我做不到这么视而不见,做不到每天忍受自己内心的愧疚,让自己从此生活在阴影下面……

          …………

刘老师,请确认您的汇款账号,我收到您的回复邮件后就给您汇过去,利息我准备按照7年期定期存款利率4.55%给您计算,不知您意下如何?

  祝您  

  工作顺利

         身体健康                                                                                

学生    XX

---------------------------------------------

XX你好!

E元钱将借给下一位学生:

XXXX

还本就行。如果可能,你可以用利息給自己买个球杆盒,权当我送你的新年礼物。

这几天gmail不很正常,迟复了。

祝好!

全慧

 ---------------------------------------------

我下重手资助过的学生,肯定不少。如果这些学生即使记得依然视而不见或者借口邮箱早已经不再使用无法联系上我,我也不大会继续追究。

我对学生们最大的担忧是,他们安身立命比我们这一代要困难。我教过的学生中,的确有极个别达到院士水平。但是,以四十岁及其以上的学生们的业务能力和见识作为观测点,和我四十岁时的高度进行比较,达到和超过我的学生人数百分比,不超过10%。而我,仅仅是一位平庸的大学教授,并没有达到社会对大学教授的期待。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77-1378613.html

上一篇:给王善勇教授博文《误入一个群》配图
下一篇:数之道、学之道和数学之道
收藏 IP: 58.20.30.*| 热度|

43 刁承泰 陈安 李昆 吕秀齐 杨辉 宁利中 杜学领 蔡宁 李学宽 杨正瓴 武夷山 赵美娣 王启云 马兴红 史晓雷 王伟周 王安良 岳东晓 崔锦华 季明烁 王恪铭 夏辉 吴雷 郑强 郑永军 谢钢 尤明庆 张永刚 周忠浩 庞峰 王飞 鲍海飞 梁洪泽 吴嗣泽 孙颉 李东风 滕厚强 冯新 许培扬 李璐 王德华 wwyamxmas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4 05: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