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uyishan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博导

博文

忆与杰出科学计量学家路特.莱兹多夫交往的二三事 精选

已有 6011 次阅读 2023-3-14 06:47 |个人分类:科林散叶|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忆与杰出科学计量学家路特.莱兹多夫交往的二三事

武夷山

 

昨天闻知噩耗,杰出的荷兰科学计量学家、普赖斯奖得主Loet Leydesdorff(路特.莱兹多夫)于3月13日去世了,享年75岁。熟悉的朋友们都叫他Loet,下文中我也以“路特”称呼他吧。关于他的学术生平,我会转发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张琳教授的一篇文字。下面只回忆我与Loet交往的二三事。

我1993年与路特初识,迄今30年了。那是1993年9月,我去柏林出席科学计量学与信息计量学国际大会时,首遇路特。两人虽是初次见面,但立刻就像老朋友一样攀谈起来。他得知我来自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就不失时机地与我讨论信息的概念。当我告诉他,information这个词在汉语中有“信息”和“情报”两种译法时,他极其感兴趣,立刻让我用中文写下这两个词,因为他觉得,“情报”与其心目中的information更为吻合。也许由于我俩的讨论给他带来了一些启发吧,他后来居然把我书写的这两个中文词影印在他的《科学计量学的挑战》一书中。

从初次见面以后,路特只要出了科学计量学方面的新书,就第一时间寄一本给我或是告诉我出版消息。

2001年,The Challenge of Scientometrics: The Development, Measurement, and Self-Organization of Scientific Communications的第二版问世,路特给我寄了一本。我拿到新书浏览之后,告诉他,我想组织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的同事将此书译为中文,请他帮我们先联系一下出版社,看看如何向出版社支付中文版的版税。他立刻回答说:“这本书的版权归我个人,不属于出版社,我将版权免费给你们好了”。于是,我们翻译了此书。中文版为《科学计量学的挑战:科学交流的发展、测度和自组织》,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2003年出版。

2006年,他出版了The Knowledge-Based Economy:Modeled, Measured, Simulated。他照例寄给我一本书。我很快写了一篇评介此书的文章,发表于《中国科技论坛》2007年第1期,题为“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之基础研究——《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之建模、测度与模拟》述评”,即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43507.html

2021年1月,施普林格出版社出版了路特的著作(他生前的最后一部著作),The Evolutionary Dynamics of Discursive Knowledge:Communication-Theoretical Perspectives on an Empirical Philosophy of Science(交流互证知识之演化动力学:观察一种经验性科学哲学之交流理论视角)。路特迅速通知了我,但没有寄书,因为出版社提供此书的开放获取版本(下载网址https://www.springer.com/gp/book/9783030599508)。本书是路特学术思想的集大成之作,由此书可窥见他的学术探索心路历程。由于该书分量太重,我没有精力读完全书再写书评了,就写了几篇介绍此书点滴内容的博文,其中第一篇在2021年1月6日就发在科学网博客上了: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65865.html

几天前,我发现有英国学者评论了该书,就赶紧将其书评的摘要介绍出来,即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79524.html。我在这篇博文的最后写道:“我国很多学者只知道莱兹多夫是杰出的科学计量学家,不知道他涉猎的学科面有多宽,他的学术雄心有多大。事实上。如果只具备数学技能和计算机技能,而不具备社会学、控制论等学科的理论功底,莱兹多夫也不可能成为如此卓越的学者。”

我为什么“赶紧”?因为我知道路特的身体相当不好,已经无奈地停止科研了。他这一辈子最爱的就是科研,没有什么其他爱好。由于健康原因而不得不停止科研,对于他是多么伤心的事啊。但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与科学计量学的同行们永诀了。

我知道,在路特心里,我算是他的一个学术知音。我们没有发表过任何我们两人合著的论文,但我还是与他合著过论文的,是三人合著。这是什么情况呢?原来,在与中国两位学者分别合著论文的过程中,他主动对中方合作伙伴提出:要让武夷山也参与进来,并成为本文的共同作者。这两篇三人合著论文是:

中国科技期刊引文环境的可视化,周萍, Loet Leydesdorff, 武夷山,中国科技期刊研究 . 2005, (6): 773 -780 

三螺旋模型及其量化分析方法研讨,叶鹰,鲁特•莱兹多夫,武夷山,中国软科学,2014年第11期

外国著名学者把我拽进合著作者名单(当然我是做出了一点实际贡献的,并非挂名),这件事只发生过这么两次。

顺便说一件小事:我们在翻译《科学计量学的挑战》时,将作者名字译为“洛埃特.雷迭斯多夫”。后来叶鹰教授说,按照荷兰语发音,应该译为“鲁特•莱兹多夫”才准确。这就是《中国软科学》那篇文章中的译法。不过我觉得,大家称呼Loet时的发音与中文的“路特”的发音更接近,所以我更愿意将他的名字译为“路特.莱兹多夫”。

路特,您安息吧,国际科学计量学界的很多人都在怀念您,包括您的中国知音之一Yishan。

 

相关阅读

Loet Leydesdorff教授的理论思考从未停歇,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09012.html

莱兹多夫认为,马克思有初步的知识经济观,https://wap.sciencenet.cn/blog-1557-1065341.html

莱兹多夫谈基于文献计量学指标的科研评价,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059439.html

西方国家科技政策的发端(Loet Leydesdorff集大成著作之1.2节),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66631.html

科学元勘之社会学视角:Loet Leydesdorff的集大成著作(3),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68524.html

Loet Leydesdorff的集大成著作之1.10——预期系统,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272362.html

Loet Leydesdorff教授的新探索,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01250.html

看外国学者打笔仗,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8730.html,该文中的“中国的科学影响力”一篇是路特写的。

赵勇,武夷山,追根溯源:优秀科学计量学家引用的重要文献识别及引用内容特征研究https://www.leydesdorff.net/istic/tracing_origins.pdf

Loet Leydesdorff提出的I 3 指标产生意外的评价结果,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676724.html

赵星,应武夷山老师关于Loet等I3指数的讨论,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898-677047.html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1557-1380252.html

上一篇:关于“科学革命”概念由来的新说
下一篇:深切缅怀著名科学计量学家Loet Leydesdorff教授(张琳)
收藏 IP: 219.143.174.*| 热度|

22 宁利中 魏瑞斌 许培扬 尤明庆 籍利平 杨思洛 李杰 杨学祥 杨正瓴 俞立平 刘立 吴超 胡泽春 王涛 宁笔 王启云 任胜利 赵凤光 周忠浩 张晓良 李学宽 何应林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2-27 02: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