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li50613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hli50613

博文

怒火中烧的小学女教师 精选

已有 5058 次阅读 2012-1-16 18:29 |个人分类:生活全纪录|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教师, class, 网上

 

新近,网上对老师,尤其是小学老师的批评甚嚣尘上,其中有些说法是否略嫌刻薄,不同的人应允许有不同的看法。借着这股"秋风",我也秀一下自己小学经历的一件往事。

小学五年级上学期,我们班转来一位姓陈的同学。瘦瘦小小的,为人略嫌拘谨老实。他和我不同组,但座位相隔很近,没过几天,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我家虽然也在城里,但离校较远,有一次我因故一天未能回家,头一天的两餐饭与第二天的早餐都没有吃,肚子饿极了。当时正值三年自然灾害刚过,粮食紧张,副食品奇缺,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小孩,我饿!这种无法抑制的饥饿状态很快为同学,包括那位姓陈的同学所解读。同坐的女生递给我半块像饼干一样的东西,这东西已经被她摆弄了三天以上了。我没要,不是讲卫生,是不忍心!

下第二节课的时候,陈同学抓住了我,告诉我他可以给我找吃的。不明就里的我向班长请了个小假(即课间外出假)后便跟着他走出学校。很快(不到3分钟),我们来到一个老式住宅天井边的小房,他十分熟悉地打开堂屋边上挂着的橱柜,很不幸,里面除了十多颗花生米外,什么也没有。吃过以后,仍旧没有解决问题。于是他敲门,没有回应,犹豫再三,他忽然下了定决心。

他叫我扶正了房间的门然后他在下面用力一托,中开的小门(两扇对开中间挂锁的老式门)的一则被从门臼中托起,门开了。我担心地问,谁的家?他说,不怕,我姐姐的。

进屋后,他打开煤炉的封门,在柜子上取下一个带柄的小铝锅,然后爬床上,在衣柜的顶部取下一个精巧的铁盒。里面装的是他刚出生的外侄女的口粮------一包白糖,以及大约四封奶糕。他没动糖,取出两块奶糕,放在铝锅中加水一泡,用汤瓢碾碎,再加上半锅水,在炉子上边烧边搅,一种当时婴儿的主食奶糕糊糊便很快做成了。

由于这次加餐纯系为我举行,食客自然主要是我。我礼让地请他先尝,他舔了一口,便叫我快吃。当我快吃完的时候,他有点忍不住了,取过我的碗,很仔细地吃尽剩余的糊糊。

意犹未尽,意犹未尽!当时的我们都太饿了!

实在控制不住,他又取出三块奶糕,并如法炮制。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加了一点糖。吃过以后,心情忐忑的我们,很快关好门,很快赶到学校,没事人似的继续我们的学业。

第二天,上午第二节,数学课。当课程进行到大约十分钟的时候,陈老师-------我们的班主任来了。满面怒容,毫不客气地走上讲坛,站了可能有一分钟,终于大声吼道:出来,你给我出来!满面春风的陈同学忽然像霜打了似的,畏畏缩缩地从座位上站起,缓慢地走到讲台边-------。接下来便是一顿结结实实地暴风骤雨!

陈老师一把扯住陈同学,迅速地将他他拖出教室,怒吼着,结结实实地狠狠地揍着我那可怜的陈同学。大约四五分钟后,我的同坐怯生生地站起来,说:候老师(我的数学老师),他的姐姐气急了------。数学老师此时也回过神来,迅速地跑出教室,跟在后边的还有几位比较活跃的班干部!-------

一头雾水的我事后终于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陈同学是陈老师的弟弟,本学期因故到我们学校借读。奶糕事件的恶果在于,我们撤退的时候忘记关煤炉,没有将奶糕铁盒收好盖上,当陈老师很晚回家时,炉子灭了,奶糕与糖让可恨的老鼠祸害的一沓糊涂(当时老鼠的生活估计也很惨)。面对刚出生三个月的女儿,没奶水的母亲度过的该是何等狼狈的一个晚上!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是,我与陈同学自此便失去了联系,其原因现在仍不清楚。

大约一周后的一天,数学老师派同学来叫我。进办公室后,发现我们的班主任,教语文的陈老师也在。候老师说:啊,数学成绩不错,下个星期来报名,去参加市里举行的数学竞赛!我腼腆地点点头。陈老师接着说,你呀,人很聪明,语文成绩也很好!就是做事要认真,别丢三落四的------。我的脸一红,赶紧站直了身子-----。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句话竟是,你走吧,下周一上午记得找候老师报名!

几个月后,我获得了整个学生时代唯一的一张奖状,校际数学竞赛第三名。

(当时我们的陈老师不到22岁)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588287-529462.html

上一篇:也谈知识分子过劳死
下一篇:蒋高明的博文,粮食卖多少钱一斤农民才安居家乡?
收藏 IP: 219.140.129.*| 热度|

13 李学宽 陈小润 武夷山 李小文 吕洪波 唐常杰 曹俊兴 徐耀 迟菲 苏德辰 王伟 tuner zhangcz07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2-8-9 04: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