氢分子医学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孙学军 对氢气生物学效应感兴趣者。可合作研究:sunxjk@hotmail.com 微信 hydrogen_thinker

博文

猪心时代将要来临!

已有 849 次阅读 2024-5-21 08:37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2年内先后3名患者接受了猪的心脏和肾脏移植,虽然遗憾的是三名患者都没有活过2月,但这已经是人类医疗技术上取得的辉煌成绩的标志,因为这意味着这种策略是可行的,虽然仍然需要解决长期存活的问题,就好像1962年美国J.E.默里(199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第一次进行人体肾移植获得长期存活,器官移植作为医疗手段,才成为现实。人类首次成功开展肾脏移植到现在才60年,这种技术早就已经成为常规临床技术。那么可以预见,移植猪等非人类器官进入临床应用的时代会非常快速到来。人类可能会因为这一技术的应用让平均预期年龄大幅度提高。

 

上周,第一个从猪身上接受肾脏的活人死了,就在他移植后不到两个月,比他的医生预期的要早。但时间与第一批接受猪心脏的人一致,他们都在移植后两个月左右死亡。

 

所有三位接受者的生存时间都相对较短,这表明这些开创性的跨物种移植“并没有像灵长类动物研究所预测的那样取得巨大成功”,纽约市纽约大学(NYU)的移植外科医生罗伯特·蒙哥马利(Robert Montgomery)说。

 

但是,这三种手术为那些已经没有选择的绝望病人带来了希望。研究人员表示,他们从第一次猪器官移植到人类身上学到了宝贵的经验教训,从接受者需要的药物类型到猪器官必须接受的测试量。“这不是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蒙哥马利说。“我感到鼓舞的是,我们走得这么远。”

 

《自然》杂志采访了异种移植外科医生,了解了他们迄今为止所学到的知识,以及他们如何看待该领域的发展。

 

缓解短缺

在人类身上使用其他物种的器官,称为异种移植,长期以来一直是外科医生的梦想,因为长期缺乏合适的人体器官。研究人员将猪作为供体物种,部分原因是它们的器官大小和解剖结构与人类相似。

 

来自接受猪器官的非人类灵长类动物的数据很有希望:一项研究12023 年发表的报道称,五只猴子在接受移植猪肾后每只存活了一年多。

2022 年,57 岁的大卫·贝内特 (David Bennett) 接受了猪心脏移植,并在手术后存活了 60 天。第二名男子劳伦斯·福塞特(Lawrence Faucette)在2023年接受了猪心脏,并存活了40天。

巴尔的摩马里兰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的外科医生穆罕默德·莫希丁(Muhammad Mohiuddin)是两次猪心移植手术的护理团队成员,他列举了贝内特死亡的几种可能解释。在他去世前的几周里,贝内特感染了,所以医生给了他一种免疫增强疗法,由来自数千名捐赠者的汇总抗体组成。科学家后来发现,一些抗体对猪器官有反应2,这意味着这种治疗可能会加剧贝内特的病情。从那时起,Mohiuddin一直与当地血库合作,开发筛查反应性抗体的方法。

贝内特存活率有限的另一种可能解释是移植的心脏被一种叫做猪巨细胞病毒的病原体潜伏感染,这种病原体可能已被激活,然后伤害了心脏。Mohiuddin说,这种病毒是在Bennett去世后在器官中发现的,但在移植前的测试中被遗漏了,这表明必须使用更敏感的测试来筛查器官。

同情使用

所有异种移植到活人体内都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的“同情使用”批准,在极少数情况下,一个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并且没有其他治疗方法可用。Mohiuddin说,以这种理由接受治疗的人往往比移植等待名单上的普通人病情要严重得多,因此很难确定不利的结果是手术的结果还是接受者的健康状况不佳。这就是为什么一些研究人员一直在推动FDA开始对该程序进行临床试验,这将允许对其性能进行系统评估。

例如,潜在的健康状况不佳可能导致理查德·斯莱曼(Richard Slayman)于5月7日死亡,他是第一位活着的猪肾接受者。在波士顿马萨诸塞州总医院进行移植手术的外科医生之一Tatsuo Kawai告诉《自然》杂志,Slayman的肾脏在他去世前一天功能良好,他的死亡原因与移植无关。在手术前一年,Slayman患上了充血性心力衰竭。

图片1.png

猪肾接受者理查德·斯莱曼(Richard Slayman)(坐着)与他的伴侣和医生在一起。图片来源:Michelle Rose/马萨诸塞州总医院

研究人员还在试验移植前可以做些什么来最好地防止器官排斥。蒙哥马利说,一种技术是对供体猪进行基因改造,但避免排斥反应所需的基因编辑数量远未确定。

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eGenesis培育了用于Slayman手术的猪,该公司生产的猪经过创纪录的69次编辑,既避免了排斥反应,又降低了潜伏在器官中的病毒感染受体的风险。与此同时,位于弗吉尼亚州布莱克斯堡的Revivicor公司选择了大约十种基因编辑。

在第四次也是最新的人异种移植中,蒙哥马利和他的团队尝试了一种使用胸腺的新方法,胸腺是一种免疫相关器官,可以帮助教导接受者的免疫系统识别猪器官。他们将源猪的胸腺移植到肾脏上,然后在4月12日将两者移植到54岁的丽莎·皮萨诺(Lisa Pisano)体内。蒙哥马利说,他们使用了一种只有单一基因改造的猪,这可以使猪器官的生产更容易。他补充说,皮萨诺在医院的病情稳定。

他说,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在一项即将进行的研究和今天发表在《自然医学》上的一项研究中3蒙哥马利和他的同事分析了两个在接受猪心脏之前被宣布合法死亡的人的组织样本,发现在细胞水平上,异种移植器官的排斥看起来与从人类供体移植的器官“非常不同”,蒙哥马利说。他补充说,这些发现可以帮助研究人员预测排斥反应,并为未来的手术开发量身定制的免疫抑制剂方案。

Integrative multi-omics profiling in human decedents receiving pig heart xenografts | Nature Medicine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1434939.html

上一篇:某些精神疾病是自身免疫性疾病!
下一篇:为什么植物会影响大脑?
收藏 IP: 124.207.101.*| 热度|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6-14 07: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