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科学编辑isechina的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isechina

博文

COVID-19期间的出版实践:加速出版还是仅仅是早鸟效应?

已有 1898 次阅读 2022-8-23 10:50 |个人分类:百家争鸣|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编者按

COVID-19带来了一个科学交流的新时代。本研究探讨了与SARS-CoV-2相关论文的出版实践的演变,即被PubMed收录的同行评审期刊和综述文章及其在bioRxiv和medRxiv预印本服务器上发布的相关预印本共4031篇。作者Yulia V. Sevryugina和Andrew J. Dicks对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期间的各种出版延迟的评估揭示了早鸟效应,它超出了任何出版商政策行动的参与范围,并与“热门”科学主题的新兴本质直接相关。


4.png

导读:
·一件新兴的事件开始时,在关于新的和“热门”主题的科研文章极短的发表延迟中,体现了早鸟效应。
·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初期,早鸟效应催生了一种短暂的全球科学出版热的感觉。
·与大流行前相比,对SARS-CoV-2相关研究论文只显示出略微加快的传播速度;在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3月31日期间,同行评审和论文生产阶段的延迟的中位数分别为66天和15天。
·早鸟效应和数据的不完整性都是出版数据的内在特征,在解释出版数据时应将其考虑在内。

研究背景

自2019年12月30日新型冠状病毒被首次报道以来,科学界的反应非常突出:1月份,第一批研究报告已经以预印本、临床试验和期刊文章的形式出现。2020年1月31日,各期刊出版商和研究组织签署了《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的数据共享声明》,重申了快速获取与COVID-19疫情相关的研究数据和刊物的原则。在疫情爆发后的几个月内,期刊出版商部分或完全降低了有关共享SARS-CoV-2相关研究的付费门槛,支持并鼓励通过预印本进行科学交流,并加速COVID-19文章的同行评审程序。这些强化了的出版政策,加上越来越多的预印本,表明在COVID-19的推动下,科学交流的新时代出现了。

科学交流的紧迫性和透明度在大流行初期受到了公众和科学界强烈而真诚的欢迎,但与此同时,前所未有的研究量危及了先前建立的同行评审和出版政策的标准例如,eLife宣布在审查SARS-CoV-2文章时减少了对额外实验的要求。而对与COVID-19稿件相关的出版实践的分析报告显示,同行评审时间的中位数仅为6天,这与其过去30年间保持在100天左右的标准同行评审时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外,在各大服务器上发布的COVID-19预印本急剧增加,其中许多对早期大流行期间的公共卫生决策产生了强烈的影响。随后的文章撤稿潮唤起了人们最初的担忧,即COVID-19作品的快速发表可能不符合严格的同行评审程序,并导致破坏科学传播的完整性。

为了保持审查COVID-19研究的高质量标准,2020年4月,欧洲科学编辑协会EASE鼓励所有编辑对作者执行之前制定的准则,并要求明确声明其研究的局限性。在大流行的第一年,一些编辑团队进一步重申了在这样一个大规模的公共卫生紧急情况下保持严格的同行评审过程的重要性。仅举几例,JAMA的编辑警告说:“忙中发表,如有错误,则最终会破坏公众对科学的信任”Thorax的编辑强调:“...期刊简化,但保持高质量的同行评审过程是至关重要的”The Lancet Global Health编辑呼吁“需要放慢脚步,抵制来自研究人员及其机构要求加快每一个步骤的压力”,因为“当研究、写作和同行评审流程都很匆忙时,后果可能是有害的”。

随后的分析表明,随着大流行病的发展,COVID-19稿件的出版延迟时间持续增长,从这一点来看,这些担忧似乎得到了解决。例如,在大流行的早期,从2020年1月至4月,COVID-19稿件的同行评审时间的中位数为6天,COVID-19预印本的中位时间,即预印本转化为同行评审期刊文章的时间,是22.5天。但在大流行的后期,2020年10月份的数据显示,这些中位数分别延长到37天和57天;而在一个月内,后者延长到68天。本研究想要确定在新冠大流行的前15个月(2020年1月至2021年3月)是否保持了同样的趋势,因此探索了这一时期内出版实践的演变。该研究基于在2021年5月4日收集的数据,其中包括被PubMed收录的同行评审期刊和综述文章,以及在bioRxiv和medRxiv服务器上发布的相关预印本共4031篇。

研究结果

2020年1月1日之前,不存在关于COVID-19的出版物,早鸟类稿件于是成为了出版界的主流;在2020年4月,审稿时间少于一周的COVID-19相关稿件的数量为59%,但到2020年底降为4%。顺着这一思路,研究人员认为,在大流行初期,COVID-19稿件的延迟时间缩短主要是由早鸟稿件带来的潜在偏见造成的,即早鸟效应。这将是出版界的一个永久特征,因为早期的COVID-19稿件将永远是大流行初期几个月内唯一的出版实体。

早鸟效应并非新冠病毒大流行所独有,而是与任何新鲜热门的话题均有关。比如,在寨卡病毒爆发初期(2016年2月至4月期间平均少于54天),同寨卡病毒流行的随后18个月(平均66-182天)相比,与该病毒相关的文章发表得更快。

研究显示,由于大流行几个月后推出的各种举措,COVID-19稿件的出版延迟有所改善,但这种进步只是渐进的。在大流行初期报告的令人震惊的出版时长是早鸟效应的结果,这是一种未被认识到的出版数据偏差;在大流行的头两个月,快速跟踪的稿件主导了出版领域。但是这些延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代表整个冠状病毒大流行时期,也不能反映整个已发表的COVID-19研究文章集的出版延迟情况。我们敦促科学计量学研究人员在分析出版数据时考虑早鸟效应和数据的完整性。

撰文 | Yulia V. Sevryugina,Andrew J. Dicks
翻译 | Yulia
校对 | HB

参考资料:
http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full/10.1002/leap.1483




https://blog.sciencenet.cn/blog-3387871-1352283.html

上一篇:CVIA期刊,明年6月将获首个影响因子!
下一篇:计算机视觉方向IET老牌期刊,CCF-C类,中科院4区,认可度高
收藏 IP: 114.216.223.*| 热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4-7-20 20: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